总之吧,因为各种因素,虽然蒙山军对清廷的战略目标明确,而且手段也狠,但清廷并不了解蒙山军详情。

至于各路土匪,除主动来投的,徐烈以优厚条件收下,但对不愿意来投效的,徐烈也没为难他们,甚至还偶尔补助一些土匪的钱粮,惟一的是想要武器没有。

这是蒙山军为了更大的目的而将自己隐藏于江湖的手段。

但让徐烈没想到的是,蒙山军这种隐忍,反而被一些土匪势力软弱可欺的表现,而蒙山军在武器装备上的“吝啬”,又让蒙山军背上了“不顾江湖道义”、“只想吃独食”等名声,而鳌头山的陈鹞子就是这股声讨逆流中的主力。

毕竟,徐烈的毫不知趣,让陈鹞子两次丢失面子,这就是连续打脸啊,虽然事实上啥事也没发生,但以江湖规则来看,徐烈与陈鹞子之间已经结下了生死大仇!

“你想怎么办?”袁勇在听完王启年第二次原原本本的讲述后,出声问道。

“剿灭!不只是鳌头山,而是蒙阴境内所有的土匪,都必须剿灭!”徐烈恨恨地说道。两百多平民的生命啊,这在后世,绝对会让世界头号强国密西西国举起反恐大旗的。虽然这个时代,人命贱如狗,但只要徐烈力所能及,就一定要灭了这些践踏人类尊严的畜牲!

“是不是发一个通告?”徐德问道。徐德的意思是发一个江湖通知,我要来打你了,快跑吧。

“不,这些畜牲如果逃到其他地界,一样要糟蹋百姓,就让他们死在蒙队地界吧!”徐烈狠狠地说道。

徐烈内心很疼痛,为他的一厢情愿的大意而疼痛,同样也为了这个时代某些人的自私而疼痛。

徐烈占领县城之后,本来是要驻兵各乡镇的,但遭到了各乡镇地主乡绅的集体抵制,说这“史无先例”,大军驻于乡镇,将“严重扰民”。徐烈知道这些当惯了地头蛇的人不愿意有人去挑战他们的权威,而徐烈为了稳定乡镇也就放弃了驻军的打算。

灯洼儿镇的谭家,就是反对乡镇驻军的急先锋。

“战术上,你想怎样安排?”袁勇问道。他是参谋长,这是他正该出力的地方。

“我准备由南向北横扫,鳌头山算是第一仗。”徐烈在决定剿灭陈鹞子时,就在思考作战计划:“传我命令,立即让各营连长以上来司令部开会!”

“司令,怎么回事?”众人看到王启年在场,有些心惊。最近,王启年的阴险愈益显现出来,因为他们的部队里,竟然有低级军官想带兵带枪逃走,他们作为军事主官的人还不知道,可王启年已经来抓人了。毛啊,这做过大清军机处密探的家伙,真的太让人害怕了。

“王部长,你先通报情况!”徐烈安排的会议室,有点类似于电影里常凯申的那种会议室,长方形条桌,正上方坐三个人,徐烈、袁勇、徐德,两边一边是作战部队负责人,一边是蒙山军机关处室及直属侦察、警卫、炮兵三个连的负责人,这三人的职务,本就是高靠一级,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此外,蒙阴县长杨澍,也有列席军事会议的资格。

王启年很快就将灯洼儿镇发生的惨案进行了通报。

“司令,打!那陈鹞子,我早就看不顺眼了!”二营营长唐战,在其他人还没表态之前就开始吼道。

他这一声吼之后,发现众人都盯着他,突然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徐烈内心里叹了一口气,自己这六个便宜兄弟,真的难以成长起来。猪腰子山谷伏击战,打得比较好的,也就王野的第五营,其他人,表现平平。特别是唐战,更无特色,真是浪费了他的名字。

所以,在接下来的安排中,唐战只会提升到“副团”职位,而王野则可上升为团长。即便娄明在警卫连,其真正能干的是副连长**,只不过娄明更忠诚一些罢了。至于贾非,此前因为四营长任航打得好,让他也沾了点光,在即将进行的整编扩编中将出任营长。

兄弟之间,到是杜宁的参谋处长表现得可圈可点,甚至跟着王启年学习的韩冰也相当不错。

唐战这一声吼,让徐烈的几个兄弟都若有所思。

“根据以往贯例,请机关各部门各作战部队发表意见。”袁勇见会议有些诡异,立即出声引导道。

“唐战,你可以先说说,这个世界,你还有哪些人看不顺眼,我成全你,一并打了!”突然,徐烈决定在会议上好好地教育一下自己的几位兄弟,如果再不清醒,真的可能落伍了。

“司令,我……”

“一个营长,竟然意气用事,我真怀疑你能否带好一个营的士兵!看不顺眼你就要打,那去打列强啊,莱茵国人去年占了青岛,蛇国人现在占着台湾,怎么不见你去打?”徐烈的话可谓毫不留情。

“司令,我错了。”唐战立即承认道。

“你错了,还有贾非你们几个,每次遇到这事,你们都错了;可是,就不见你们哪天不犯错误!”贾非突然遭到无妄之灾。

“司令,我们还是开会吧,他们还年轻呢。”袁勇劝道。

“我看胡文辉也很年轻,任航的年龄也不大。”徐烈竟然连袁勇的面子也不给。

当然,袁勇也知道,这不是徐烈不给他面子,而是要借此机会好好敲打敲打这几个不成气候的家伙。

“南方,开会吧。下来我说说他们几个。”徐德突然出声道。

徐德此时也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原本他以为,把抱犊山交给徐烈,把六兄弟交给徐烈,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但显然他这个想法同样过于简单。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贾非等六人,除了杜宁稍好一点外,其他人都没认识到他们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这个错误就是“恃宠而骄”!

如果几人不改掉这个毛病,不要说是否进步,恐怕最终还会与徐烈分道扬镳。如果真的出现那样的情况,不要说徐烈不好受,就是徐德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