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人不花大代价,真心难以攻破抱犊寨的防守。这是徐烈对过去抱犊寨的判断。但是,这并不表示清军就攻不上来。

此前的所有设计,都是建立在冷兵器或火枪基础上的,没有考虑火炮。

如果进攻方使用火炮,哪怕老式的实心弹火炮,抱犊寨也会有危险。而徐烈可以断定,这个时代的清军绿营,如果有火炮,一定是开花弹,虽然也是老式火炮,威胁有限,但也不是凡躯**能够抵挡的。

当然,清军有火炮也未必就一定能攻上来,因为实际上还是涉及到成本问题,炮弹也是要钱的,清军一次性进剿,炮弹肯定是有数的,譬如每炮预先准备30发或50发炮弹,打完了就没了,如果还要打,那就等到下一批炮弹运来之后再打吧。

此外还有清军火炮攻击的效果问题,在山的下面,其实是看不清上面的情形的,所以炮弹到底炸着人没有?炮弹是否将对方的防守工事给炸了?这些问题,只有一边用火炮攻击,一边用人力往上冲,惟有人力冲锋,才是检验火炮炮击效果的办法。

这种检验,就是用人去堆。

当然,说穿了这还是过去。现在是拥有后世装备的特种兵在主持守卫。清军的火炮能够建多大的功,真心不好说。

……

徐烈有些后悔。

因为从县城出发的清军,有如蚂蚁的速度一般。一直在前沿阵地守着的徐烈,已经去厕所放了两次水,这清军距离山脚下都还有五里路。

“报告司令:沂州府方向出现一支清军!”就在徐烈都要睡着了时,观察哨又发来消息。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徐烈大惊,一路清军都没搞定,又来一路?

“徐司令,这清军出兵剿匪,向来是省上一股,州府一股,县上一股,三股合一,组成大军。所以,他们是一伙的。”站在徐烈身边的一排长王长江说道。

“马达,原来是这样,真吓了我一跳!”徐烈故作害怕的样子。实际上,他也是在拉近与士兵之间的距离,不能做得太像一个老贼啊,那样的人生肯定不太好玩呢。

约下午两点,清军两路人马,汇聚于鲵儿庄前,开始安营扎寨。

从望远镜中望到这一切,徐烈知道自己高看了清军,这群疲懒的清军,安营扎寨之后,怕是要吃喝一番,而要开始发起对山寨的攻击,会是什么时候呢?

“一排留下一个班警戒,其他各部队原地休息!”徐烈只得郁闷地发布这个命令。

果然,清军下午没有攻山。

天黑后,徐烈为了让士兵晚上眼个好觉,自己潜到半山腰,安装了两颗以报警为主要目的的诡雷。

同样,除了值班警戒的人以外,要求大家早睡,明日一早,清军肯定攻山。

而就在徐烈百无聊赖的这个下午,清军将军毓贤通过对附近村民的询问与审查,得到了一个新的消息:那就是抱犊山,此时已经不是百人左右,而是有千人左右了!乡民们说,最近抱犊寨的少当家,用了很多银两到处买人,每送一个人到山上,抱犊寨就会给十两银子外加五十斤精面。

与清军勾连的乡民,自然不会是穷人,而是所谓的乡绅、士绅等。数千年来,这群以研究儒学为己任的家伙,一直是龙国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在他们的心中,那是绝对看不得穷棒子吃得起饭的。如果穷棒子都过上了有酒有肉的日子,那他们儒门正统又算什么呢?

所以,这个时代的阶级对立与阶级斗争,是真实存在的,绝不是后世某些人的胡乱说道。

“通匪!”听到乡民的报告,毓贤当即做出了判断。

“将军,我们可以把乡民抓起来,逼他们交银子!”毓贤手下一幕僚出主意道。

“笨蛋,山下的银子如此分散,你能抓到几人?既然那个少匪徐烈那么有钱,我们把他抓住,难道还担心榨不出钱么?”

虽然毓贤以酷吏著称,但并不是无脑子之人。如果他敢让手下去逼村民,且不说能逼出多少银子,手下人一分散,不但不知会搞出什么事情,还极有可能给抱犊寨众匪以可乘之机,这样的蠢事,怎么能干呢。即便要从乡民中搜刮银两,也得把抱犊寨的土匪剿灭之后才能动手。

“大人高明!”周围的人马屁拍上。

“晚上各部加强警戒,不要让土匪给袭了营!”毓贤没忘了叮嘱一句。

“大人,晚上我们派人去偷袭山寨么?”有个属下问道。

“蠢蛋,我大军旌旗招展来到鲵儿庄,难道山上的土匪是瞎子?要知道,我们是客军,土匪是主军,这一带,我们并不熟悉地形。”毓贤真还有两把刷子,连客军与主军都说出来了。

“大人,根据情报,土匪势力不小,我们的兵力似乎并不占优啊!”从沂州方面过来的守备熊亮关切地问道。

这个守备,就是孙起才的上官。

“土匪不是势力不小,只能说人数不少。”毓贤这话,气势十足。在他看来,土匪的人数不足为虑。

“大人,那抱犊寨山匪,有一支黑色怪枪,枪口可吐火舌,我们不得不防啊!”又一个助手担忧地说道。

“子不曰怪力乱神,神马黑色怪枪,能比西洋人的火枪火炮更怪么?当年西夷的机动船在大海上无帆而行,后来弄清楚也不过那么一回事罢了!”毓贤肯定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史载,毓贤属于少有的清官,死后山西老家为其建祠纪念。其能成为酷吏,且敢于大肆杀人之人,没两下很容易被他人给弹赅下来的。

只是,清军所做的一切,在徐烈看来,无异于找死。

当然,如果往好的方面说,这样的用兵或许颇有古风,大军开到一个地方,扎好营地,吃饭喝足,再睡一觉,养精蓄锐,于次日再战可否?

可否?不可?可?

徐烈如果不是要练兵,只需要几颗手雷,就能让这些清军晚上炸营,但徐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也不需要一个人来战斗。用句很牛13的话,他是有使命在身的人,他的使命就是教会这个民族去战斗,去唤醒这个民族血脉深处的噬血因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