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一点也没这么想!

因为慈禧说了四个字:顺利平息!

朝廷将其三支精锐的百分之七十都送进了蒙阴巨匪口中,连聂士成、董福祥、袁世凯这新老两代战将都落于敌手,这是能够顺利平息的吗?

只要是个头脑稍为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觉得朝廷有实力“顺利平息”!是的,朝廷已经没有实力了,能战之兵,基本上都已折于蒙阴巨匪之手。

所以,这是一个炭圆,谁接烫谁。

当然,慈禧做出这种表态,也并不是完全绝望,她只是目前还没有想好办法,再加上事情太过突然,她没什么准备。于是她便让光绪在前台顶着,在看光绪如何做的时候,她亦可在后台想想办法。

光绪虽然知道这是个特麻烦的事,要不他也不会装疯卖傻了。现在,慈禧表示对山东之事无能为力,这正是他收回权力的最好机会,同时,这也不正是他施展才华的机会么?虽然光绪知道这个机会有如在刀尖上跳舞,但作了几十年傀儡皇帝的光绪,不要说刀尖上跳舞,哪怕刀山火海他也敢闯一下。

“诸位爱卿,刚才朕去太后那儿,太后说,山东之事以后就交给朕了。朕说你们讨论了一天,可已找到良策?”众人刚刚请安完毕,光绪就急切地说道。

“臣等确实想到一些办法,但这些办法却还需要皇上定夺!”这话,是由礼亲王世铎说的,实际上也只能由世铎说,因为他官儿最大,因为世铎是皇亲国戚。

“都有什么办法?”听说还有“一些办法”,光绪也是龙颜大悦。

感觉到皇上的情绪不错,礼亲王世铎便将众人讨论的内容,原原本本地讲给了光绪听,谁说的什么谁如何反对等,都一清二楚,这不但让光绪颇为满意,就是各位大臣,也觉得这个礼亲王此事做得不偏不倚。

只是,惟有满人才会明白,山东之事,对于满人来说几属灭顶之灾,如果不处理好,这若大的国家,以后绝对没满人之事。所以礼亲王在此关键时刻,哪还会耍手段啊,他巴不得有人能够力挽狂澜呢。

而汉人大臣,却没这么铭心刻骨的体验。甚至,改朝换代之后,汉人大臣一样当他们的官,而满人的皇亲国戚,难道还会有地位?

改朝换代后,汉人大臣照样可以当他们的官,这种情形,几乎是龙国历朝历代更替之必然,如果说有意外,好像这个意外出在南宋,最后是皇帝与十万民众与大臣一起跳海。

这种情形,亦属“家天下”之必然,虽然其他朝代没主子与奴才的说法,但实际上却有主子与奴才的分野。

礼亲王世铎说得得并快,因为他要给皇上一个思考的时间,礼亲王其实也属于太后一系的人,但此时太后既然表态将山东之事交给皇上处理,礼亲王自然不敢怠慢,其要害已如前所述,弄得不好满人政权都要来了,谁还敢玩朝堂政治啊。

礼亲王说完,光绪目光盯住一个地方,好久不转动,几乎让大臣们以为皇上又出问题时,光绪才突然目光一转:“康爱卿不愧为朕的股肱之臣啊,其所建言派人去蒙阴以探虚实一法,实属老成谋国之言!至于接下来朝廷采取何种策略,真还得看蒙阴巨匪的反应。不过,诸位爱卿,谁能替朝廷走一遭呢?”

“皇上,如蒙不弃,臣愿替皇上走一遭蒙阴!”众人都在思考,谁适合去蒙阴,梁启超便主动请缨道。

梁启超这样做,一来在场他年轻,二来康有为是他的老师,老师的主意,弟子自当力行之。

“好,那就由梁爱卿替朝廷走一遭吧。”光绪高兴地说道。光绪没理由不高兴,因为历来朝堂议事,就没今天这样顺畅过。

“谢皇上。不过,这去了蒙阴,对蒙阴徐匪什么态度,还请皇上示下。”梁启超虽然愿意走一遭,但并不表示他只是个热血青年,他还是有脑子的。

“这……诸位爱卿,你们觉得,我们对徐匪应该是什么态度?”光绪听梁启超这一请示,却也发现,这个事儿并不是那么简单。

“皇上,历朝历代,对于匪患,不外剿抚二策。以目前徐匪所展示的实力看,想要在短期剿灭实属不易,即便有康大人的以拳民对乱匪之策,以微臣看也同样难以凑效。”端郡王载漪说道。

载漪亦属于主子系列,所以此时他的观点也非常重要,甚至比汉人大臣还要重要。载漪这话表明,他主张抚,因为对蒙阴徐匪,朝廷前后派了三批人马,从千人到万人,再到十余万人,但貌似一次比一次败得惨。因为最后一次,派出的是朝廷仅有的亦是最精锐的力量。连最精锐的力量都被给打没了,还剿神马呢?至于抚的代价,又担心什么呢,那么多汉人大臣,从曾国藩开始,也没见他们敢于造反过啊。

当然,这话载漪暂时不敢公开说出来,如果只是皇上或太后,他绝对敢说,因为那是家里人。但在有汉人大臣在场时,他还是要顾忌汉人大臣的感受。

“端郡王的意思是以安抚为上?”光绪听懂了。

“是的,皇上。如果蒙阴巨匪徐烈部,愿意接受朝廷安抚,我以为朝廷可以给他个知府或将军当当,在微臣看来,徐烈既然能够一次性解决数万精锐兵力,说明他的手下也拥有很强的战斗力,只要安抚成功,朝廷将又添一支生力军,又多一名能征善战之大将!”载漪此时的思路也非常清晰,在他看来,如果朝廷给个知府或将军,徐烈肯定会屁颠屁颠地上任吧。

“后上,臣以为,无论是剿或是抚,是否可以再征求一下朝中大员或地方督抚们的意见?”王文韶觉得自己也该出一点声音。

“哦,王爱卿觉得其他臣工或地方督抚们会有更好的办法?”光绪出声问道。

“……”光绪这一问,众人大脑中均是一轰,毛啊,这王文韶屁股没坐正呢。这事儿,王文韶管得太宽了。至少,这地方督抚的意见,怕不是十天半月能够搜集齐的,如果再坐等一月两月,谁敢说这期间不会发生什么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