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朱顶循声而去,挤过越聚越厚的人群,来到了那间客店的大门前,被五个壮汉围在当场的赫然正是方老头儿!

那五个壮汉个个满脸凶煞的瞪视这方老头儿,卖力的抖着浑身的横肉,显然是想要将已经气的满脸通红的方老头儿吓走。

虽然明州是一个被蒙古化比较严重的城市,虽然许多汉人的习俗在最近几年才被重新拾起,但是明州人还是有些尊老爱幼之心,衙门也施行着,年过七十者,非大逆不罪,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而殴打户籍正式在册的老人,更是大罪一条。

而方老人虽然为人有所瑕疵,但是在明州城却大小算个名人,他虽然在城西杨氏大族族学内授课时间不长,可学识却饱受诗书传家的杨氏一族认可,他的话本更是在屠家的各个茶楼、楚馆里被屡次咏唱、评书,大部分明州人都没听过他讲的学问,但是没有哪个明州人敢说没听过他写的话本!

方而广老人就是这么一个没什么地位的私塾先生,就是这么一个赚不来几文钱的话本作家,可是满城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平时里看着不怎么着调,有些好色却满腹经纶的老人。

五个大汉也就表面看似凶狠,还真不敢把老人怎么样。

但是方老头儿却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本来就是一个不肯轻易吃亏的主儿,现在好不容易半截入了土,白捡个做了一手好粥的大孙子,这孙子还很有可能被客栈里的人拘了去,他心急之下,竟然直接动起手来。

要说这老头还真有两下子,一伸手拽住面前比他高一个头的大汉衣领,左手攒拳就是一个猛击。

那大汉也没想到这个玩儿笔杆子的老头儿真敢动手,本身没有什么防备,老头儿的拳头到的也相当迅猛,竟然被老头儿一拳打的双眼凸起,张大了嘴想喊喊不出的发出一声嘶吼,慢慢的抱着肚子跪倒在地,连翻滚的力气都运不上来一点。

老头儿这一动手,其他四个大汉可就炸了庙了,他们不打老头是王法和道德所限,但是老头子自己先动手,那可就另说了,只要他们下手有分寸,只伤不残不要命,到哪都能说了理去。

领头的当先一声暴喝,骂了一声:“老匹夫尔敢!”

虎虎生风的就抄着砂钵一样的拳头向着老人袭去,方老头儿也不白给,转身就迎了上去,然而可能是因为真的年老体衰反应速度与思维已经不能协调,或者因为刚刚的一拳下的太猛,没有留下多余的体力,或者是看到了人群中刚挤进来的朱顶一愣神儿,竟然被这一拳正中心口!

一口鲜血狂喷,老人瘦小的身体飞出三丈有余,摔落在了尘埃!

而朱顶挤进人群之后,看见的就是老人被打飞那一幕。

“爷爷啊!我杀了你个狗贼!”

朱顶霎时间气血冲头目红如赤,手按剑柄就要杀上前去为老人报仇,可余光却看见面如金纸的老人倒在地上,还还不停的向他打着眼色。

再一看那大汉,这会儿也不追击,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出神,朱顶心下顿时略宽,也不再理会壮汉,向着老人就奔了去。

他伸出手搭上老人的脉门,心里就是一突突,不是老人受伤多严重,而是他的脉相太好了,比现在的自己都好了去了,哪有一点儿受伤的样儿啊;再一看老人虽然表面上呼吸无以为继、气若游丝,可眼中依旧闪着欣喜和那么一点儿戏谑,这哪还不知道怎么回子事儿。

合着讹人,是早在明代就有的光荣传统啊!

几个转折之后,想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朱顶玩儿心大起,就势抱住老人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还边说:

“爷爷啊,您这是怎么了,您可别吓唬孙儿啊,爷爷哎。

我滴个爷爷哎,孙子从小就没人疼没人爱,好不容易找着我的亲爷爷,您可不能就这么去了哎。

您丢下我,可让我怎么活啊……”

带着调的哭声已经让人动容,可朱顶哭着哭着突然调门拔高,惨嚎一声大叫道:“我的爷爷啊,您怎么就这么狠的心啊!”

看热闹的人们一看,这心都跟着一阵颤抖——就见朱顶一张小脸已经哭成了花儿,原本应该很秀气的脸蛋上已经被眼泪冲出道道沟渠,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是红的如在泣血,一时间围观群众对客栈恶奴的声讨之声不绝于耳。

可是只有朱顶知道怎么回事儿,方而广个老东西看他哭了半天也不见眼泪,竟然趁着他的遮挡,往他眼睛里扬了一把沙子!

在场的百姓,开始群情激奋起来,方老头儿的弱者形象,朱顶的凄惨哭泣,已经完全抹掉了老人对那个被他击倒的壮汉的猛烈一击,只剩下对弱者单纯的声援。

慢慢的,事态开始严重起来,巡街的总旗更是亲自率队来到客栈门前疏散人群。

也就在官兵出现的时候,一直紧闭的客栈大门突然洞开,几个穿着红袍的瘦矮武士夺门而出,指着朱顶孙爷二人对总旗叽里呱啦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这时候,一个身穿大明官服的中年文士从那几个红袍武士身后站出来,一副趾高气昂的对着总旗说道:

“帕布礼邴大人的意思是,高丽太子殿下今日正在客栈内饮酒助兴,不知道怎么就跑出来一对疯癫爷孙在此大闹王驾,更是惊了太子的雅兴!

邓总旗,最近我们可是收到消息,有一批匪人要在这明州城对殿下不利啊!

我的总旗大人啊,这个干系,你与我,谁担得起?”

邓总旗听到这官员的话,登时打了一阵寒颤,虽然他心里门儿清,这八成是这高丽太子因为这对祖孙的搅闹伤了颜面,寻个借口出出气。

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秉大人,小人可以作证,方老头儿已经来明州城好些年了,一向老实本分,这次应该是寻孙心切,才搅扰了王驾千岁,但是小人可以一力担保,方老头儿绝对不是那心存险恶的歹人啊,大人明鉴!”

朱顶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站出来为他们说话的,竟然是那个差点被方老头儿讹上的客栈护卫头子!

——————

PS:今天码字那货,对就是鄙人我,摊上点儿事儿,这心啊,好比大姨夫来的感觉的百倍,实在静不下来,勉强码了这些,质量可能还不太好,还请各位原谅则个,理解下咩,谁每月还没那几天不是~~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