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之下的山谷,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广阔土地串联在山与山之间,也许因为日照时间过短的缘故,这里的植物大部分都是外界不曾见过的厌阳品类,而且这里实在太太过安静,甚至于连虫鸣和鸟叫都没有一点奏起。

一声轰响骤然在这片诡异的寂静中爆鸣,在一株蕨类原本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满是龟裂的大坑,碎裂的木板和扭曲的金属、骨肉分离和鲜血四溅在这坑的中央出现。

一个满身长满了白色长毛的类人生物,刚刚躲过这个从高空坠落的事物,勉强调整好自己歪斜的身姿,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蹲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指,在不及他指肚大小的残骸上浅浅的沾了一沾放进口中,随后急忙吐了几口口水干呕起来。

他的一口口水淬出,山谷里的一小块地方便有骤雨降下。

巨人疑惑的抬头向天,看见他的头顶稍偏位置,有一个黄色的小点儿正在追随着那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残骸,极速下坠着。

巨人站起身,让出那个黄点儿可能着陆的地方,饶有兴致的等待着那个黄点儿摔成粉碎、汁液四溅;这是从他从小到大为数不多的几个爱好之一。

只是几个眨眼,黄点儿就坠落到了他的眼前、划过了鼻尖、略过了他的脖颈,几乎以一种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的速度向着地面冲锋,下一个瞬间就会如他所愿,在他预料的位置开出一朵美丽的红色小花儿。

可也就在黄点儿划过他鼻尖的那一刹那,一股极其熟悉的味道以远超于下坠的速度弹进了他的鼻息,窜进了他硕大的脑,于是他开始紧张起来、开始惶恐不安,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了同样长满厚厚白毛的手掌,膝盖也缓缓前倾。

他手掌伸出的时机刚刚好接住了下坠的黄点儿,厚厚的白毛被巨大的冲力压得深深下凹,前倾的膝盖和微微的下蹲及时的卸掉了被白毛阻隔之后剩下的大部分力道。

巨人惊恐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心里面拼命地祈祷那个黄点儿平安无事,直到发现那个远不如他指肚一半大小的黄色生物身上还有起伏,这才放下心来,小心的将它托举着,转身走向了身后的一处崖壁。

“夸父!”

这声音似乎只是巨人习惯性的鸣叫,他穿过一扇无形的门径,在声音犹在山谷里回荡的时候,消失在了谷底的广阔平原。

从始至终,巨人的全部关注点都在那个令他既陌生又熟悉的黄色生物上,而没有发现在那生物紧紧蜷缩的怀里,还有一个和他有些相似的物种同样陷入在沉睡当中。

巨人消失之后的几个呼吸,山谷里的世界仿佛骤然活了起来,虫鸣和飞鸟骤然出现,有褐色的猎豹与斑驳的豺狗在高矮不一的植被间穿行,几只类似羚羊一样的动物结着伴向不远的水潭走去,一条一人多长的大鱼突然从潭水中跃起,将一只飞过的彩色鸟儿吞入口中,又在一片水花间潜匿无声。

几只食肉动物相互戒备着,小心翼翼的走向来自天空的血肉残骸,泛着眼紧盯同样的觅食者的同时,用极快的速度啃噬着嘴下诱人的美食,甚至连坚硬的骨头都没有错过。

几个时辰之后,有一条条绳索从对谷中世界高不可攀的崖顶坠下,一个个火红色的光点快速的向这里滑落……

在一个距离山崖不远的密林里,在入谷探查的太子亲军付出惨重伤亡才返回地面之后,陈友谅死去之后负责刺杀朱顶的那个叫做陈鹏举的年轻人,从太子亲军营地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篝火燃起,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凤阳镇的方向拜了三拜,就此离开这里,从此开始积蓄属于自己的力量。

三天之后的大朝会过后,一份完整的记录了朱顶坠崖经过的报告被放在了朱元璋的桌案上。

首位锦衣卫指挥使毛镶,这一阵子因为空印案和搜集关于宰相胡惟庸的罪状,而忙碌的脚不着地,在这份文案刚出现在他的文录里的时候,并未太过在意,一个魏国公流落在民间的孩子被仇家刺杀坠崖,在他眼里远远没有把手头的事情办好,并以此巩固自己的地位来的重要。

这份文案在他的桌上摆了一天一夜,直到昨晚他才随意翻看了几眼,之后就被里面的内容吓得面色惨白,才有了今天御书房的颤抖叩首。

他那不可一世的头颅沉沉的触在金黄色的地砖上,一缕鲜血从他的额间流下,他却不敢稍加擦拭,只敢在一地的碎瓷之间瑟瑟的无声告饶。

丢失的四门洪武大炮里最后一门出现在这个案件里,远去故乡探望姑祖母的十三公主因此而罹难,一位有正四品虚衔的开国功勋唯一遗孤重伤不治,太子亲军伤亡惨重,哪一件都要比一个流落在民间的公爵儿子被杀死要来的严重得多。

可他偏偏就被写在了文牍的第一页,这其中所牵连的事情让在阴谋算计中讨生活的毛镶不寒而栗。

这件事情恐怕要比自己表面看到的重要得多、严重得多,可这个折子却被自己扣留在公房一天一夜。

果然,他见到了朱元璋从未有过的暴怒。

而也是在这一天他才知道,那个被刺杀了的魏国公小公子,竟然还有一块锦衣卫同指挥使的腰牌!皇帝嘴里随便一句斥骂他的语言,便让他脊梁森寒。

第二天早朝,无国祭无需跪礼的开国功臣第二、左柱国、太傅、右丞相、魏国公徐达以头拱地于金殿之上哭诉白发人之送黑发人,直哭的肝肠寸断,文武百官心有戚戚,直哭的有女同丧的皇帝陛下感同身受,责令刑部与锦衣卫协查此案,一时间在凤阳一府掀起无数波折。

朝会十天之后,远在蜀地的武林第一世家家主易铎接陈鹏举飞鸽传书,破关而出,一时间弟子门人频至,后三十日广发武林帖,纠集各大派武林豪杰参录武学奥义以图精进,是为明初第一武林会。

再后五十日,以开国功臣第五、宋国公冯胜为首的五位大明要员齐齐告假,远赴断剑山庄朝圣——前元时,他们皆为易铎门人!洪武大帝虽赤目亦准奏。

再二十日,杭州城一所普通民宅门扉大开,十年未走出过房门一步的白莲圣母韩倩儿,重临俗世,各地白莲余孽蜂拥而起交相呼应,大明各州府城门紧闭以待增援。去三十日,白莲匪患息,其教徒各返家园等待圣母法旨,大明朝廷竟皆不欲罪。

太子太师、颖国公傅友德等近十位大将,因出身白莲教红巾军以为避嫌,自请除军职还家务农,帝皆准奏。

自此,大明再无可用之将,急召筹备云南战事督办、平西候沐英返京领兵部事宜,徐达以大将军衔统全国兵马坐镇南京,征讨北元收复失地一事就此搁置!

刚刚清醒过来的朱顶,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大明国朝已经远远的偏离了它原本的历史轨迹。

他现在身处在一个干燥却阴暗的小山洞里,躺在一堆散发着清香凝神气味的不知名干草上,身边是依旧沉沉睡着、满身血痂的大黄。

他举起无力的双手,他抬起酸软的双腿,他在洞中一滩用石盆盛放的清水里,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自己的脸面之后,才终于确定,自己这次是真的又没死成,于是一股他从未预料和经历过的狂喜在心间泛滥开来。

朱顶强自抑制住自己狂喜的心情,开始思考起两个难倒无数哲人的问题——“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从那样高的地方坠下之后,连点轻微的擦伤都没有受到就活了下来,从现在的身体状况看来,被山涧之间生长的歪树一类减轻阻力这样的事情,是必然没有发生过的。

活下来的蹊跷,几乎不能以人力来理论。

他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想来无论是谁看到自己从悬崖坠落,都不可能认为自己能够存活下来,也就是说再也没有人会安排自己今后的生活,这本是好事,可也让朱顶陷入了迷惘。

今后的路,该从哪里踏出第一步?

朱顶试着推开那块门一样的石块,用尽力气却换来纹丝未动。

朱顶透过门上的圆洞大声呼喊,有回音荡荡,却没有点滴回应。

坐回草堆,短暂的沉思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心中强烈的好奇以及身处陌生中的阵阵不安,开启了自己那个垃圾到极致的“金手指”,于是,呼吸骤停,脸色渐白。

回到那天坠崖之前,他在另一片空间看见自己脸色憋得通红,将朱玲珑和张小花抛出狂奔的马车,看见她们落地之后因为惯性翻滚,几乎到了崖壁方才停止。

他看见苏醒的徐翔坤艰难的向着崖壁爬行,似乎有泪珠在这个号称流血不流泪的大虎眼角荡漾。

他看见太子亲军在沐春的亲自带领下,向着远处的一处黑烟冲锋。

他看见留守的太子亲军慌乱的奔向大虎和两位姑娘。

最后,他看见满身鲜血的大黄摇摇晃晃、却执着的跑向朱顶掉落的地方,跳了下去。

视线兜转,他看见大黄不知道经过怎样的痛苦,竟然赶上了先它许多时间下坠并已经失去知觉的自己,四肢爪子紧紧的将自己搂住,反转身形,让它显得有些肥胖的身体处在自己下方,然后竟然不顾那些几乎将它包围了的金属片给它带来的痛苦,用那一身肥肉和长毛将自己的身体全部包裹。

看着大黄小心翼翼的在自己鼻子与它身体之间腾出的空间,朱顶知道,如果没有大黄,即便自己不被摔死,恐怕也会因为快到不能呼吸的速度窒息而亡。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大手,一双雪白大手,一双比自己那个小小的院子大上许多的雪白大手!

朱顶在剧烈的咳嗽中睁开了眼,还来不及去拥抱大黄,就看到了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奇怪一幕。

那是一条狗,一只巨大的乌龟,一只黑色的老虎,和一个像是肉球一样的生物,更神奇的是,它们似乎在用某种朱顶从未听过的语言在交谈。

如果不是已经确认自己还活在今世,朱顶会毫不怀疑自己已经再次穿越。

更加让朱顶错愕的是,这几个生物在发现自己醒过来之后,视线也看了过来,他们的交谈就此停止,那个肉球身上开始探出触须一样的东西,缓缓在其他三只动物身上绕过,最后指向朱顶,用人类的语言,嘶哑而又缓慢,似确认又疑问的说道:

“这是一只,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