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不断现在首要做的就是摆脱这种两难的境地,但是不论自己怎么闪躲,对方都会准确无误的找到攻击点,最重要的是对方的竟然是范围攻击,这让一时的境地很是危险。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段不断在心底暗暗想到,虽然现在的他能够成功的躲避红死魔的攻击,但是时间一长他自己肯定会体力不支的,因为他并没有经过系统的体能训练,现在所做到的这些敏捷的动作,都只是基于大脑强大的运算能力下的。

“嘶!”

段不断又一次躲过红死魔的攻击,但是这一次却已经显露出一点体力不支的征兆了,他并不是像前几次一样,完好无损的躲过这次攻击,他胳膊上的衣袖被红死魔撕的碎裂开来,唯一幸运的是,红死魔的病毒雾气并没有沾染上他的身体。

“真是麻烦!”

红死魔看着段不断破烂的衣袖,他还以为自己这一下能够将这个青年杀死,最起码可以让自己的病毒雾气沾染上他,但没想到的是,这个名叫段不断的青年人竟然躲开了。

“你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人类,是可以凭借自己身体的力量,所展示出来的战斗力。”红死魔看着面色凝重的段不断,不由的赞叹了一声,虽然他自己严格上也可以算作是半个人类。

但是,他自己的情况是比较特殊的,因为他自己本来就应该有一半的恶魔血统,只不过从小到大一直都没有爆发,直到他二十岁的时候才发现了他的恶魔血统。

段不断听到红死魔的赞叹,并没有因此而表露出什么欣喜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道:“呵!普罗斯佩罗王子真是过奖了,在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怎么能和红死魔相提并论。”

段不断的这一番明嘲暗讽,听得红死魔嘴角一阵抽搐,恶魔血统和人类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他心底的痛处,段不断这个人类却是屡次三番的揭开自己的伤疤,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今日如果不杀了你,难泄我心头之恨。”红死魔面目狰狞的看着段不断,恨不得啖其骨肉,周身的红黑色雾气更加浓郁,这个时候已经看不清红死魔的真实面目了。

“嗞!”

但凡雾气接触到的树叶,都无一例外的被腐蚀成炭黑状,段不断看到了这一幕心下更为惊讶,他没想到红死魔的红黑色雾气,还有这样的作用。

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红死魔的这雾气只是具有传染性的病毒而已,现在却没想到这个雾气还具有腐蚀性,准确的说应该是刚刚的雾气没有腐蚀性,由于段不断将红死魔激怒之后,这家伙周围的雾气才具有了腐蚀性。

“这应该是他的极限了!”

段不断看到红死魔周围这既有传染性又有腐蚀性的雾气,明白了这应该是红死魔最强的手段了,而且要使用这样的手段应该也不是这么简单的,最起码是要付出一些代价。要不然以红死魔的性格,怎么会开始的时候不使用这一招,红死魔这个家伙绝对不是那种故意藏拙的恶魔。

从他刚开始和段不断对打的时候,他几乎是使出了自己所有的能力,因为他的身体力量并不比段不断差,但是他却并没和段不断互相较量的意思,而是直接就使用了具有强烈致命性的病毒雾气。

但是,现在红死魔能够使用出加强版的病毒雾气,全都是被段不断气的不轻,其实他轻易也不会使用这一招,因为这是一种激发自己潜力的招式,如果他要使用加强版病毒雾气的时候,必须消耗自己的恶魔真血。

这个恶魔真血是所有恶魔最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是全身魔力的核心所在,越是魔力充沛的恶魔,其身体中的恶魔真血就越为强悍。

除过恶魔真血之外,还有一种叫做真魔之血,这真魔之血具备的力量比恶魔真血更为强悍。

这真魔之血的只有那些实力强悍的大恶魔才拥有,比如像是段不断在寂静岭的时候,欺骗那个主教的时候,就说他自己拥有耶和门萨的真魔之血,像是这样类似于耶和门萨这样的大恶魔,可是仅次于元首和地狱三巨头的存在。

红死魔能够被段不断逼得用出自己的恶魔真血,估计也是被这个家伙气的够呛,要不然他也犯不着使用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

“这一下你必死无疑!”

红死魔周身的红黑色雾气不住的翻滚着,现在只能大致看到一团两米见方的雾气,向着段不断冲了过来,凡是阻挡在这红黑色雾气面前的东西,都被腐蚀成为了焦炭。

段不断看着红死魔来势汹汹的攻势,他现在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躲避,一方面是因为他现在体力已经消耗的太多了,先前对方的一次攻击他都只是堪堪避开,像这次的比前几次更为强悍的攻击,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是,段不断绝对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在他的字典里可以有失败这个词,却绝没有死于非命这个词,如果有一线生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的,如果没有生的希望,他都会创造出一条活路。

段不断注视着那团红黑色雾气的袭来,大脑不断的运算着,思考该有几种躲避的方法,但是许多种方法都被他否定了,看起来他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就在这个时候,段不断的眼睛忽然瞥到了一棵树,这棵树相较于周围其它的树都更为粗壮,段不断的脑海中立刻涌现出了一个想法,他想到便立刻去做,没有片刻的迟疑。

段不断心中有了决断,立刻就向着这棵大树的方向跑去,红死魔化身的红黑色雾气看到段不断转身跑开,还以为是段不断心生惧意,想要逃跑。

被红黑色雾气笼罩的红死魔,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心下暗道:“你现在想到逃跑了,这可真是天方夜谭,你不觉得现在已经晚了吗?”

段不断回头看到了红黑色雾气,紧接着向他跟随了过来,眼角露出了一阵笑意,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前一刻想出的想法,就是需要对方紧跟过来。

其实,在他大脑的运算之中,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确定红死魔会跟过来,可他还是担心对方没有跟过来的话,他的计划无法实施,但是万幸的是,红死魔并不认为段不断到现在的这种地步,还有什么可以反抗的手段。

所以,现在就出现了很奇怪的一幕,红黑色雾气气势汹汹的向着段不断冲过来,红死魔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段不断中毒之后,身体被腐蚀溃烂的样子。

而段不断则是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自己的办法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他自己就可以逃过一劫,甚至是重伤对方。

就这样,一人一魔各怀心思的碰触到了一起,就如同火星撞向了地球,干柴遇上了烈火,战斗一触即发,在转瞬间就要爆发。

“嘭!”

只听得一声巨响,红黑色雾气与正在逃跑的段不断相撞起来,在红死魔的眼中对面这个人类已经死了,因为他可以确定自己这一下是确确实实的击中了对方。

但是,紧接着红死魔就笑不出声来了,因为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一个人类的身体,他从来都没见过,什么人的身体会这么硬。

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脑袋忽然疼痛起来,一阵晕眩感袭来,红死魔就从空中掉落了下来,身体软倒在地上,无法站起。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