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傍晚时分,段不断这才从屋子里出来,这个时候每天晚上的必备舞会,已经开始了,所有人都是满心欢喜的,外界的瘟疫、死亡、疾病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每天在这里举办舞会就行,俨然一副歌舞升平的模样。

段不断出来之后,普罗斯佩罗王子便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热切的伸出了双手,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大笑道:“段不断阁下休息的可好,我还担心阁下会赶不上今天晚上的舞会,打算叫人过去请阁下,但没想到阁下自己就过来了。”

段不断勉强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他现在可以确定红死魔已经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不知道这个恶魔到底是想做什么。

如果说他的目的是杀人泄愤的话,那普罗斯佩罗王子包括这里的所有人,现在都应该无法幸免了,但它却迟迟没有动手,这一点就值得人深思了。

段不断看向舞池中央,似乎是在对普罗斯佩罗王子说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这里确实是一个好地方,有各种奢华的装饰,精良的食材,动人的贵妇。但是,不知道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令我很是不解。”

当段不断在说话的时候,普罗斯佩罗王子也转过头看向了舞池中央,他目光中似乎透露着一种别样的感情,也喃喃自语道:“这世间的所有事情又有谁能说的清,我告诉了阁下关于红死魔的事情,阁下保护我的安全,这是一笔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呵!”

段不断摇了摇头,一脸莫名的笑容,淡淡的说道:“不错,我们的这笔交易很公平,我是一个信奉合约精神的人,当合约存在且有效的时候,我不会去违背它。”

“段不断阁下的性格很符合在下的口味,我就是喜欢同遵守合约的人交谈,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违背合约的伪君子,像那些伪君子们,就算是死无葬身之地也是应该的。”

普罗斯佩罗王子微笑着说到,但是他的微笑中却透露着淡淡的冷意,似乎是在称赞段不断,又似是在说明什么意思。

“嗯!”

段不断听到普罗斯佩罗王子的这句话后,声音忽然变的轻松起来:“不错,王子殿下的品味果真的非同凡俗,这里的设计简直可以称的上是独具匠心,细细品味颇有一番特色。”

“哈哈!”

普罗斯佩罗王子听到段不断的话,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高兴:“段不断阁下果真是眼光独到,但是似乎还漏掉了什么东西!”

“嗯?”

段不断疑惑的看向普罗斯佩罗王子,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是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这家伙说的漏掉的东西是什么,无奈的说道:“王子殿下还真是洒脱,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这回事。”

普罗斯佩罗王子依旧是兴高采烈:“这有什么,这些女人们都是乌托国有名的交际花,她们能够活到现在,完全是感谢我才对,这里有她们所向往的生活,这是人之常情而已。”

段不断虽然认同这个家伙的话,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他不知道这个普罗斯佩罗王子到底有什么目的,绝对不是表面上的纨绔子弟。

应该这样说,这个普罗斯佩罗王子不是一个单纯的纨绔子弟,玩乐只是他在闲余时间的乐趣而已,他的目的不会这么简单。

就在段不断与普罗斯佩罗王子交谈的时候,舞池中央忽然产生了一阵骚动,在昏暗的环境下,各色的灯光显得极其妖艳,人们的骚乱却更加明显了。

普罗斯佩罗王子和段不断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普罗斯佩罗王子微微皱眉,向着段不断歉意的笑了一下:“让阁下见笑了,应该又是一些不安分的武士,在对这些女人动手动脚的,真是扫人兴致。”

段不断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人家教训自己的手下,和他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也不必接人家的话茬。

“都在干什么,谁如果搞乱了我的舞会,那么明天城头上,恐怕又要多出来一具被绞死的尸体。”

但是普罗斯佩罗王子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舞池中央的人群更加的骚乱,似乎在舞池中间有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

普罗斯佩罗王子看到自己的警告没有什么作用,脸色立刻变的青黑,他从高台上跳进舞池的中央,要看看到底是谁,想要上明天城头上的绞刑架。

这个时候舞池中的人们也分开了一条道路,不论贵妇还是武士都好像是在躲避什么,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且厌恶的表情。

普罗斯佩罗王子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舞池中央的情况,只见一道人影在跟随着音乐的节奏舞动着步伐,跳动着华尔兹的舞步,缓缓旋转。

这个时候钟摆似乎都诡异的停止了摆动,音乐骤然变的急促起来,这个人影的旋转也更加的迅速,从外边看过去,显露着奇异别致的优雅,让人觉得别扭,却又无力反驳。

但所有人都好像极其厌恶这个人影,都对其敬而远之,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恐惧。总之,没有一个人上前,甚至是所有人都停止了跳舞,静静的看着这个身影的表演,现在是他一个“人”的主场。

普罗斯佩罗王子看到这一幕,立刻勃然大怒,大声喝到:“武士,武士都去哪了,把那个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我抓过来,我倒要看看,明天城头上绞死的是谁。”

似乎这个王子殿下,很喜欢将人绞死在城头上,也有可能这只是他的口头禅,就和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一样。

不得不说,普罗斯佩罗王子发怒的时候,这些武士们还是很畏惧的,有几个胆子大的就立刻走上前去,打算将这个胆敢在王子殿下舞会上捣乱的狂妄之徒逮捕。

但是,当武士们想要将这个人影抓住的时候,他却迈动着舞步向着远处移动,其动作看似缓慢却富有节奏,一时间竟让这些武士们无法跟上。

当这道人影移动到一间屋子的时候,却一个闪身透过黑色的帷幕,走进了屋子当中,紧随其后的武士们却不得不停住了脚步,因为他们不敢进入到那间屋子当中。

这个时候段不断也跟了过来,当他看见这道人影进入的屋子之后,身体突然一震,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他的大脑不断的运算着,想到了一些记忆深处的东西。

这是一间有着黑色帷幕的屋子,窗子是猩红的如同血液的颜色,段不断终于想了起来,这就是那天他进来之后看见的那间奇怪的屋子,他在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

昨天晚上他就是因为这间屋子才昏迷的,他现在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是在询问一名武士,关于这间屋子的事情,那时候他正在问那个武士,普罗斯佩罗王子是为什么建这间屋子的时候,就毫无征兆的昏迷了过去。

段不断的目光直直的看着这间屋子,这间屋子仿佛有奇特的魔力,吸引着人如同飞蛾一般扑进去,同时又带给人无尽的恐惧之感,这样矛盾的集合体,就这样融合在这间屋子当中。

这个时候,所有的武士都不敢进入到这间屋子,都站立在屋子的外面止步不前,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进去,平常时候从这间屋子旁路过的,他们也会觉得心神不安,但从来都没有深究过是什么原因。

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畏惧什么,但确实是畏惧这间屋子,或许是畏惧这间屋子里面的东西,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