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阿蕾莎把这个主教杀死之后,紧接着就挥动背后的铁丝,继续向着其他信徒杀去,一时间血肉横飞,哀嚎与内脏充斥着整个教堂。

阿蕾莎也确实是遵守承诺,并没有对段不断和魔罗沙,一人一魔大开杀戒,这个时候的段不断也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他的心里不知是在想着什么,或许现在的他是卑鄙的,为了自己的生命而罔顾别人的性命,但这一切又真的能怪罪段不断吗?

这一切罪恶的诞生,他也只能说一句罪有应得,这世界的轮回就是一个圈,所有人都在这个圈里面打转,永远找不到出去的道路,直至生命的终结。

魔罗沙这个时候也愣住了,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突然,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心怀慈悲的恶魔,对这里的人类也没有什么好感,但总的来说这里的人类,也还是“主”的信徒,那位大人对他有知遇之恩,但是他却将大人的信徒送上了死路。

“这件事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段不断看了一眼到他身旁的魔罗沙,并没有多说什么,先是沉默了一下,紧接着又用以往不羁的语气说道:“呵呵!解释?我需要给你什么解释,应该说是你要怎么感谢我才对。”

“这件事你知道的,别在这里装傻。”

魔罗沙的声音骤然激动了起来,看着段不断激动的说道:“你知道我来这里的任务是什么,但是现在呢?”

魔罗沙说到这里,用手指了指整个屋子的残肢断臂:“你看看现在的情况,这就是你所谓的解决办法,所有人都被杀了,都死成了肉糜,这就是你的目的?”

段不断听到魔罗沙的责问,眼神瞬间变冷:“目的?既然你问到了这里,那我就告诉你,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并且,在让自己活下去的情况下,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朋友活下去,这,就是我的目的。”

“你!”

魔罗沙原本还想说什么,但听到了段不断说的话后,却忽然止住了声音,在那儿喃喃自语道:“朋友,你是说朋友,这个朋友是我?”

“!”

“你说的这个朋友是我吗?”

“我真的是你的朋友?”

段不断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家伙了,刚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现在却变的婆婆妈妈的,无奈道:“你可真是自已多情了,我说的朋友不是你。”

“不是我?”

魔罗沙听到段不断这么说,眼中立刻闪过了一丝晦暗,失落的说道:“原来,你说的朋友不是我。”

“唉!”

段不断真的是快要崩溃了:“是,我说的朋友不是你,我的朋友是一头猪。”

“猪。”魔罗沙忽然觉得自己的大脑不够用了,他实在是无法明白,段不断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的朋友真的是猪?但是,也没见他带猪过来呀!”

就在魔罗沙疑惑的时候,段不断却不想继续待在这个,大脑简单的恶魔旁边,生怕再待下去,自己也会被他感染的,智商由一百八下降到五十。

段不断看着已经被杀的一干二净的信徒,脚踩过一个鲜血淋漓的手臂上也不以为意,就这样走到了被绷带紧裹着的阿蕾莎身旁。

他看着这个,二十多年前被施以火刑的小女孩,现在这个小女孩却像是一个妖魔,一个恶鬼,整个人的的背后生出无数根铁丝,在这些铁丝的衬托下,她就像是一个刚从地狱中爬出的罗刹。

不,有一句话说错了,这里根本就是地狱,她应该说是,真正的地狱罗刹。

段不断走过来的时候,阿蕾莎也看到了他,但阿蕾莎并没有理会段不断,只是眼睛直直的注视着教堂的门外。

段不断这个时候也发现了阿蕾莎的异常,他也转头向教堂门口看去,只见这个时候,教堂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四十多岁,却满头白发的女人。

“是她!”

段不断的心底暗道:“没想到她也过来了,只是不知道阿蕾莎该怎么面对,这个令她最为心痛的女人。”

段不断想到这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当你在最无助的时候,最信任和亲赖的人都欺骗,背叛你的时候,那种感觉恐怕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阿蕾莎也看着站在门外的达利亚,被绷带紧裹住脸上,无法看到她这个时候的表情,但是段不断却能清楚的看到,阿蕾莎身体的颤抖。

他知道了,他也明白了,不论在什么时候,孩子最依恋的人都是他的父母,他的亲人,他的妈妈,当亲人背叛他的时候,他心里想的,却依旧还是亲人。

段不断想到这里也明白了,他终于知道那天在他将达利亚挟持的时候,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三角头是什么原因,他更是想明白了,那个名叫安娜的女人是为什么死的。

段不断看着正沉默的两人,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别人,他也没有安慰过别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是看向阿蕾莎。

转移话题般的说道:“这就是你的本体吗?这就是那个女孩,那个已经成年的女孩,阿蕾莎吗?”

阿蕾莎听到段不断的询问,这才将头转过来瞥了段不断一眼,说道:“怎么?看到我现在的这副模样,是不是觉得很恐怖!”

段不断耸了耸肩,轻佻的答道:“怎么会!说句心里话,我觉得现在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而且现在的你也很可爱,非常的可爱。”

阿蕾莎沉默了一阵,似乎是没有想到段不断会这么说,她的情绪似乎是有些激动,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是最注重自己的容貌的,但是,就在阿蕾莎不平静的时候,却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看着段不断,声音淡漠的说道:“但是,我觉得你很肮脏!”

“嗯?”

段不断听到这出人意料的话,整个人的眉毛都竖了起来,似乎是接受不了阿蕾莎这样说他,于是转过头还准备和阿蕾莎理论,但当他看向阿蕾莎那边的时候,却发现阿蕾莎不见了。

段不断的心头一紧,还以为阿蕾莎是要做那件事,但当他看见阿蕾莎只是平静的,从达利亚的身旁飞过的时候,原本揪起来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喂!你别跑,你还没说清楚我怎么肮脏了,喂!”段不断看着快要飞走的阿蕾莎,他用手做一个喇叭状,气沉丹田,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的问到。

但是,阿蕾莎却没有理他,只是头也不回的往远方飞走了,谁也不知道她要飞向何方,或许是继续待在这个寂静岭,或许是就此隐匿在宇宙的某个地方,谁知道呢!

没有人知道,段不断也不知道,但是他却坚信一件事,那就是,他终究还是会再次遇见这个女孩,这个已经二十多岁,在他的眼里真的是很可爱的小女孩。

段不断这样想着,眼睛中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股微笑,看着还在那边发呆的魔罗沙大声喊道:“那边的猪,还待在那里,是准备和这些尸体过冬吗?”

魔罗沙听到段不断的呼唤,这才反应过来,但是段不断这家虎似乎是在骂他,真的是在骂他。

魔罗沙走到了段不断这里,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但是段不断却已经是勾肩搭背的,拉着他往教堂外面走,当一人一魔走到达利亚的身边时,段不断却听到了达利亚的喃喃自语。

“她为什么不杀我?”

达利亚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她为什么不杀我?”

正在往外走的段不断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背对着达利亚缓缓的说道:“因为,在孩子的心目中,母亲就是上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