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段不断的询问,小女孩的声音骤然变的愤怒起来:“我要他们死,我要让那些躲在教堂里的人受到惩罚,要让他们体会到最痛苦的折磨。”

段不断听到阿蕾莎暴怒的声音,心里是有些伤感的,一个九岁的孩子,就这样被硬生生的逼成了这样,但他也不是悲天悯人的圣母,他判断对错的价值观,说起来和这个小女孩还是有些相似,那就是以怨抱怨,以血还血。

“你这个想法不错,我觉得可以实行,你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是个人才,不如跟我学做菜吧!”段不断有些调侃的说着。

阿蕾莎并不明白段不断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绝对是一个不懂就问的女孩:“什么意思,做什么菜。”

“哈哈!”

段不断的表情有些夸张,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喜欢调侃她,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做菜嘛!自然是做好吃的菜,比如生煎人肝,清蒸人脑,红烧肘子之类的。”这个时候段不断的调侃,自然是因为,他想到了汉尼拔这个家伙,虽然他并不喜欢汉尼拔吃人,但也无力去反抗。

而且,有一件事,一直让他心头有一根刺,就是那天接受汉尼拔的邀请,去他家进行晚宴的时候,这家伙当时摆在桌子上的,到底是什么肉,段不断依稀记得,那天自己好像也吃了不少。

阿蕾莎这个时候,忽然从虚无中,出现在了段不断的面前,这一下还把段不断下了一跳,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看到是阿蕾莎出现了,他才平复了一下心情。

阿蕾莎这个时候,眼神奇怪的看着段不断,用疑惑的口吻说道:“你很奇怪,你不同于其他的人们。开始的时候我还好奇,恶魔的使者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如果说你是他的仆人,但又感觉不像,他对你挺言听计从的。”

“直到现在,我才终于确定了,你是一个奇怪的人,应该说是,你是一个特别的人,你有着其他人没有的能力,而且和恶魔狼狈为奸,是人类的叛徒。”

“喂喂喂!”

段不断听到这话立刻急了,说他什么都无所谓,说他是人类的叛徒就有点儿骂人了:“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人类的叛徒,我只不过和那个傻子恶魔是合作关系,他出钱,我帮他做事,就是这么简单。”

“哼!”

阿蕾莎冷哼一声:“不管你是不是人类的叛徒,都无所谓,这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你只要帮我杀掉那些,躲在教堂里的人就行。事情办完之后,我会放你和那个恶魔离开。”

段不断点了点头:“嗯!听起来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只不过虽然我和恶魔合作过,但不代表我就会主动出手,屠杀自己的同类。最起码,我还有自己的底线。”

阿蕾莎并没有反驳,只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淡淡的说道:“不用你动手,因为那些幸存下来的人,躲在了,有主魔力加持的教堂。那里是主的信仰范围,我无法强行打破,虽然我继承了一部分来自黑暗世界的力量,但依旧无法与主抗衡。”

“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身为一个人类,并且与恶魔使者是合作关系,那些人类是不会拒绝你进入的。”

段不断安静的听着,想看看这个小女孩,到底准备做什么。

阿蕾莎注视着段不断,声音有些激动:“你应该知道,现在的我并不是本体,而是其分化出来的恶念,可是我的本体,却被封印在教堂的地底。”

“只要我进入教堂之后,就可以将本体解封,这个时候加上本体的力量,主的保护对我来说,也就算不上什么问题,我就可以让那些信徒,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段不断这个时候大概是明白了,一脸了然的说道:“我懂了,现在的你是一个恶念,也可以说是一道意识,你应该拥有那种寄生,也可以说是附体的能力吧!”

“你答对了!”

阿蕾莎语气颇为赞赏的说道:“我确实可以,依附在你的意识之中,而且我也是这样打算的。现在的我就处在你的意识里面,当然,现在的你也是如此,我给你看这些记忆,只不过是希望你能够帮助我。”

“哦!”

段不断有些兴奋:“这可真是让人激动,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能够同一个小女孩一起讨论,该怎么杀掉自己的同类。”

“他们不是同类,也不是人类。”阿蕾莎语气瞬间变的急促,似乎是想到了令她生气的事情。

“好吧!”

段不断无奈的说道:“我也觉得他们不是人类,这样也就不算是屠杀同类,最起码是不用做人类的叛徒了,我不太喜欢叛徒这个词。”

“这样,那就算是我们达成协议了,我现在就寄宿在你的意识之中,如果你进入教堂之后,只要将鲜血滴在封印上,我的本体就会得救,我也会出现杀死这些信徒。”

“嗯!这样我赞同,只不过不知道要浪费我多少鲜血,我这人可是比较怕疼的,如果太多的话我可不干。”段不断故意做出一幅惊恐的姿态,他的这个样子,确实是挺令人讨厌的。

阿蕾莎也是这样觉得,只见她可爱的小脸,立刻板了起来:“如果,你不经常这么逗的话,我想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段不断听到阿蕾莎的话,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人的消息,表情立刻丰富了起来:“你说什么,我逗?你竟然说我逗,这个真是让我很受伤呐!我其实!”

就在段不断还准备啰嗦的时候,阿蕾莎忽然从他的眼前消失了,似乎是不想再继续听他说废话了,在阿蕾莎消失之后,段不断周围的场景也出现了扭曲,他的身体也陷入了漩涡之中,随后!

段不断就发现自己的手指能动了,并不是意识中的手指,而是真实的,他自己的手指。话说,为什么每个主角苏醒的时候,都是手指最先活动的!

段不断觉得自己又有身体了,他的双眼立刻睁开,想要站起来,只不过,他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用力:“怎么回事?难不成我还在自己的意识之中没有回归,但这也不对呀!”

他再扭头仔细往下一瞧,脸色立刻变的刷白:“这尼玛!我现在还在空中,这不科学呀!”

不错,段不断的本体还在往下掉落着,从前几章一直掉到了现在,都没有掉下去。

只不过,也算是段不断的运气好,在他爆发七原罪与阿蕾莎打斗的时候,能量已经将坑底的火焰熄灭了,不然他就要成为第一个,在空中被烧死的主角了。

段不断用手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又话说,为什么每个主角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做梦的时候,都要往自己的脸上拍几下,难不成是因为脸皮太厚?

别的主角不敢肯定,但段不断的脸皮却是不薄,可是就算他脸皮再厚,现在也只能无力的认命了,他自己真的是在往下掉,但各位看官不要紧张,我们的主角是不会摔死的。

恐怕也不幸中的万幸,段不断发现自己掉落的高度,已经没有先前那么高,再说了,先前那种高度并不算什么,掉下去他最多是受到重伤,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先前坑里面有熊熊燃烧的火焰。

他段不断的身体虽然得到了强化,但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身,遇到几千摄氏度的大火,依然会把他烤成焦炭。

现在坑底的火已经熄灭了,而且,由于坑底残留着,煤炭燃烧的灰烬,所以只见段不断“嘭”的一声掉了下去,不一会儿就从坑底爬了起来。

只不过由上往下看去,只能依稀的分辨出,这家伙是个人形生物,因为坑底的灰烬,已经让他完全变色了,满身都是乌黑的煤炭灰。

段不断只能仰天长啸:“史上最惨猪脚,谁能比我惨,谁能比我惨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