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不断听完汉尼拔义正言辞的话后,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人家一副为地狱的未来着想的样子,如果牺牲他一个又有什么惋惜的,再说了他死不死的关人家什么事。

“但是,博士,这件事你再好好想想,能不能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或者是等你什么时候有把握了,我再试验也不迟呀!”段不断简直是要骂娘了,这家伙带自己来这里竟然是想拿自己做试验品。

如果,是让他试验一下新做的美食之类的东西,恐怕他也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可这家伙是个研究人类大脑的,这样也就意味着这家伙想要在自己的脑袋上开个洞。

虽然,也不清楚段不断怎么联想的,开发自己的大脑就是要在他的脑袋上开个洞,但毫无疑问的是段不断并没有活的不耐烦,他现在对于世界还是充满希望的。

想到这里,段不断几乎快要恨死那个雌性的同类了,你说你好好的非要做什么实验品,就算你做了实验品那也让实验成功呀!留着这么一个烂摊子给他算是怎么回事,而且你死了,这个疯子恶魔还整天惋惜,如果他死了鬼知道这个恶魔,会不会也整天怀念自己。

“呸呸呸!”

段不断打了自己一巴掌:“我整天在想什么呢!被这个家伙怀念难不成是好事吗?现在都快死到临头了,现在还有心情想这些款七八糟的事情,还是想想该怎么渡过这次难关再说。”

想到这里,段不断就准备再向汉尼拔说叨说叨,看能不能让对方打消这个念头:“我说博士呀!你看我们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亲情也有友情吧!”

“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只不过是几天而已。”

“你!”

汉尼拔这么直白的话,还真的把段不断给噎住了:“你不能这么想问题的,要知道你虽然是恶魔,而我是人类,但你也是我的房东,我租住在你这里,你不能拿房客做实验吧!这样不是一个讲究人做的事。”

“我不是人!”

“哦!对,你不是人,我看你也当不了人,可你虽然是恶魔,但也要遵守这地狱里面的法规,要知道现在是首相在做这个地狱之主,如果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件事,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首相他的年龄并不大,甚至比我还小几百岁,所以他不算是老人家,顶多现在也才到中年而已。”

“你!”

段不断还准备说什么,但汉尼拔明显的感到了不耐烦,再也没有兴趣和段不断互相扯皮,当机立断的说道:“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这一次只是开发你的大脑,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你又在担心什么?”

段不断现在也是欲哭无泪了:“你说的这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到底是会造成什么后果,还是根本就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你能一次性的把话说清吗?”

汉尼拔直接无语:“你现在语无伦次的,还责怪我没有一次性把话说清,好吧!那我就干脆一点,直接把话说清楚了,这一次的实验并不会对你有什么生命危险,但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恐怕会导致你发生一点小问题。”

“什么问题?”

“你有可能会变的神智不清,或许是变的丧失记忆,更有可能你可能会半身不遂,瘫痪之类的可能性或许会大很多。”

段不断现在真的是想自杀,哭丧着脸,悲愤的说道:“我誓死。”

但当他准备说出一通豪言壮语的时候,恰巧真的是恰巧,看到了汉尼拔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瞬间觉得不能让这个家伙得逞,自己就这样一死岂不是徒增笑料。

所以,语调瞬间一变:“我能不能有其它选择,或许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你看看人生多么美妙。”

“我们可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魔,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样的选择,岂不是很好吗?”

说完,就目光炯炯的看着汉尼拔,但汉尼拔依旧是不为所动:“你这样的想法很好,但也仅仅只是想法而已,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的选择吗?”

“我觉得没有!”段不断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那还说个什么,现在就开始我的实验吧!要知道,浪费别人的时间是可耻的。”

汉尼拔说着,将双手一挥,段不断就觉得眼前的景物发生了变化,原本拜访着许多玻璃容器的房子,现在却变成了一间,类似于手术室的地方。

里面端正的拜访这一张床,汉尼拔原本穿着的西装,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身医生的白大褂。并且,手持着手术刀,看了段不断一眼,他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躺在了手术台上,他自己再怎么挣扎也纹丝不动。

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是大喊:“喂,你不是说做实验不用开刀的吗?那你现在手上拿的是什么?”

“你没看到吗?”

汉尼拔愣了一下,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不知道我手上拿的的手术刀吗?或者说,你身为一个人类,竟然没见过手术刀,这可真是让我忍不住的想要发笑,可别一会我手抖一下,扎错了地方那就尴尬了。”

“我尼玛!”

段不断直接爆出了粗话:“劳资当然知道那是手术刀,只不过开始的时候你不是说不用手术刀的,只不过是进行一次大脑开发,你这个骗子!”

“诶!”

汉尼拔惊奇的咂了咂嘴:“啧啧!你说你是真傻呢!还是真的笨呢!我不用在你的大脑里面进行开刀,拿什么开发你的大脑,你又怎么能有所变化呢?真是的!”

“你!”段不断可真是被骗惨了,直接怒急攻心双眼一黑,给晕了过去,但在晕过去之前,他的脑海中闪过的唯一念头,竟然是:“特么的,我现在还是一个处男。”

当然,事实的真实情况并不是怒急攻心,而是汉尼拔用使他失去了意识,当然是担心一会儿开刀的时候,段不断会受不了那种疼痛,这么说来这个恶魔还算是,富有人道主义精神。

汉尼拔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段不断,却迟迟没有动手,就这样直直的注视着他,在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爱伦坡究竟是想做什么,而你在他的这出戏里,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地狱里终究还是太安逸了,就让我在未来的大变革中也插一手吧!”

汉尼拔说完,就直接开始动手,只见他快速的挥动手中的利刃,段不断的脑袋,就这样直接掀开。汉尼拔直接将段不断的头盖骨,给掀了起来,但令人奇怪的是段不断并没有因此流血,大脑的脉络都看的很清楚,甚至能看到脑神经跳动的痕迹。

汉尼拔的双手上泛着血红色的光芒,这应该就是恶魔们所使用的魔力,由于恶魔们的种类不同,所以也有不同用处的魔力,而汉尼拔的这泛着血红色光芒的魔力,竟然能让段不断的大脑保持生机,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汉尼拔看着段不断活跃的大脑,甚至都忍不住的砸了砸嘴巴,露出垂涎的眼神,但终究还是理智战胜了食欲。

他继续进行着手头的工作,一会儿将某个神经挑开,一会儿又拿出一个奇怪的仪器过来测试什么,甚至是将神经线和一些仪器连接。而仪器的显示屏上,则出现了一系列的影像,如果段不断这个时候醒来的话,肯定会觉得吃惊,因为显示屏上面的影像,正是他所经历的记忆。

汉尼拔就这样平静的看着段不断的记忆,直到将仪器上面插上了一个数据盘,似乎是在向段不断的大脑里面传输着什么,时间就这样,在汉尼拔的忙碌和段不断的昏迷中渡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