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这样讲着,言语中还透露着对于那些恶魔们的不屑:“这些愚蠢的家伙知道什么,总是害怕别的生物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整天沉浸在恶魔们往日的荣耀中无法自拔,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地狱如同一潭死水,纵然元首发现了七原罪的用处,但这能改变什么呢?”

现在的汉尼拔如同一个狂热的教徒一般,只是不同的是,他是一个信奉自己的教徒,他信仰自己可以改变这个地狱,但很明显现实给了他一道重击。

他被恶魔们禁制在地下的监狱之中,不允许他再次进行他的研究,但这个时候他遇见了那个令他感兴趣的玩具。

“你根本不清楚,一个被羁押了一千多年的恶魔是个什么感觉,整日里看不见外面的风景,外面的阳光,享受不到优质的食物当然,这个食物就是人类。”汉尼拔看着段不断,露出了一脸愤恨的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令他极为痛恨的经历。

段不断看着一个瞪着自己的恶魔,脑袋上的冷汗都滴了出来,赶忙喊道:“你可别这样看着我,我什么事都不知道,你要恨得话就去恨那些恶魔好了,你们同类的事情,可别迁怒到我这个人类的身上。”

汉尼拔呼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又恢复到了往日的优雅:“当然,现在说这些陈年旧事也没有什么用,在我最为悲愤和孤独的时候,那个雌性人类来到了这里,她是作为食物来到的这里。”

汉尼拔沉思着:“当时我被关押了一千多年,一直没有享受到优质的食物,那一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个雌性人类被送了过来,这是我一千多年来,将要享受到的第一份优质的食物。”

“可是!”

汉尼拔的语调忽然一沉:“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竟然没有吃掉她,看着她那时的眼神,我竟然让她讲述自己以前的事情。就这样,我整整的听她讲了一天,我也了解到了她的过去,同时也知道了她是因为什么成为食物的。”

“在她被送到人类集中营,在那里长大成人后,也理所应当的需要找一份差事谋生,否则就会被当做食物供奉给恶魔们。”

“她找到了一份事情,是将食物押送给恶魔们的差事,这样的事情一般是身体强壮的人类做的,但她竟然从这些人类里面脱颖而出,击败了许多的人类,成为押送队伍中的一员。”

“但是!”

说到这里汉尼拔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惋惜:“你很难想象一个小时候,为了几个羔羊而奋不顾身的女孩,现在成为了一个押送食物的冷漠者,她的心里经受了怎样的考验和煎熬。”

听到这里,段不断也明白了什么:“所以,她后来又违背了押送者的职责,这样将自己置身于死地,并且被送到你这个喜欢研究人类的恶魔这里,不仅是作为食物,恶魔们更是要令她感到恐惧才对。”

“你说的不错!”

汉尼拔颇为赞赏的看了段不断一眼,继续说道:“事实和你说的并无什么差池,她确实是违背了身为一个押送者的职责,她趁着其他押送者不注意的时候,打开囚牢的大门,想要将这些待宰的羔羊解救出去。”

“但是,她失败了,不是因为她杀计划不周全,也不是因为她的计划被人察觉。一切都很成功,她将这些囚牢的大门打开了,别的看守者都被他用药迷晕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如此完美,连我都不由自主的,想要为她的计划而赞叹。”

汉尼拔露出了微笑,应该算是嘲讽的笑容:“但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她没有败在那些统治者的手中,而是败在了那些愚蠢的人类手中,当囚牢的大门打开之时,竟没有一个人类想着逃跑,没有人敢迈出这通往自由的一步。”

“眼前的这一幕又让她想到了,每每将自己惊醒的事情,想到了在庄园的时候那些羔羊的哀嚎,但也仅仅只是哀嚎而已,这些人类和那些羔羊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不会想着逃走,他们麻木且没有思想,就这样活着。”

“在某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时间段里,这些麻木的家伙会成为恶魔们的盘中餐,而他们唯一的使命也会因此终结,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那个雌性人类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不知是她的心已经死了,还是她终于对这些麻木的人类感到了失望,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谁都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直至,那些其余的押送者苏醒了过来,张牙舞爪的露出那丑恶的嘴脸,向她扑过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反抗,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打开的大门里面的人类,她从他们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什么羞愧,更加的没有看到什么人类的反抗精神。”

“直至,她被送到我这里的时候,也一直是这样的一副模样,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我竟然没有将这个美味佳肴吃掉。而是像一个啰嗦的家伙一样,和她谈论起了她的一生,谈论到了庄园的事情,谈论到了人类集中营的事情,谈论到了她是如何成为押送者,又如何到的这里。”

“就这样,应该是我一千多年来,没有同别的生物交流的原因,在那一个晚上她说了很多,我也听了很多。最终,她还是死了,只不过不是死在了牢狱之中。”

“在与她交流的时候,我想或许是我该出去的时候,我欺骗了看守的恶魔,并且杀掉了他们,拿到了监狱里面的钥匙,带着那个雌性人类逃了出去。”

“还真是令人感动!”

段不断忍不住惊叹:“后来呢?你们这样逃了出去,然后是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那我应该是在听童话才是!”

汉尼拔看着段不断,声音变的沙哑起来:“如果是这样,那你应该是真的在听童话,但是很可惜,你生活的这个地狱之中并没有童话。”

“我们逃出去了之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我又开始了我的研究,直到过了几十年,这个雌性人类已经变的衰老了,我是亲眼看着她一点点的变老。”

“这个时候我毫无道理的变的焦躁起来,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令我感兴趣的玩具就这样消失,我加快了对于人类大脑开发的研究。”

“终于!”

汉尼拔叹息了一声:“我认为我找到了开发人类大脑的办法,打算正式的进行试验,那个雌性人类也知道了我的意图,于是成为了我的第一个试验品。”

“但是很可惜!”

段不断玩味的说道:“可惜的是,你失败了?”

“不!”

汉尼拔矢口否认道:“我并没有失败,我成功了,她也成功了,我第一个作品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纵然她不是这么完美,甚至是有许多瑕疵。”

“但毫无疑问的是,她的大脑确实得到了开发,但很可惜的是开发的方向却是不确定的,她没有朝着我所想的方向发展。也就是说,她的寿命并没有增加,她的衰老也没有延缓,她还是一如既往慢慢变的虚弱。”

“在那个时候我几乎是要疯了,虽然她当时似乎是有了别的能力,但我也无暇去询问什么,因为我的目的是让她获得,有如恶魔一般悠久长远的寿命。如果,这个目标没有达到了话,那么就算是我的这一系列努力失败了,我没有获得试验的成功。”

“但越是如此,越是我的心神不宁,我越没有能找到什么有效的办法,最终在某个时间段中,她就这样长久的睡了下去,直至她的身体腐朽化为尘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