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不断听汉尼拔在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个多小时,大致上也了解到情况,原本汉尼拔是一个凶残的恶魔,当然他现在也依旧凶残。

有一天他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人类,按照他的说法是一个特殊的玩具,同时也是一个女性人类,但这个女人有着其他人类所没有的地方。

这一下就激起了汉尼拔的兴趣,他开始接近那个女性人类,越长时间的接触,汉尼拔就越深陷其中,这或许和他是恶魔有着绝大关系,他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爱。

最起码段不断是这样认为的,这是一个很老套的言情剧风格,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魔,喜欢上了一个弱小的人类,但由于某种原因人类最终是死亡了,这令汉尼拔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你知道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这个雌性人类死去的时候,我的心里可能诞生出了一种名为慈悲的东西,你知道这对恶魔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汉尼拔注视着段不断。

“这个!”

段不断耸了耸肩:“很明显,你这个恶魔有了慈悲的情绪,应该为其他恶魔所不容吧!然后,你的思想发生了转变,由情入魔,甚至痛恨起来了这些恶魔和地狱中的一切,致力要做一个敢于反抗的猛士!”

汉尼拔直直的看着段不断,一脸抽搐的说:“这真是一个三流的言情剧本,不但是三流,而且很无趣,难道你们人类的娱乐就是这么恶俗吗?并且,极其喜欢幻想,这就是你们之所以被奴役的原因。”

段不断奇怪的看了汉尼拔一眼:“虽然,我也讨厌这些三流的言情剧,但没想到你竟然没有因此痛恨恶魔,这可这真是令人无法想象。”

汉尼拔看着段不断惊奇的眼神,嗤笑了一声:“你们人类还真是无知,我喜欢上了那个雌性人类,她是一个很好的玩具,对于她我可以心生慈悲,但我的慈悲也是仅此而已罢了。”

“你还真是直言不讳,这么诚实,完全不去掩饰什么!”段不断对于汉尼拔的光棍模样,还真是有些无奈。

“哼!”

汉尼拔冷哼了一声:“你们这些人类整天,总想着不切实际的事情,但却也仅仅是这样想着,永远不会去将他实现,最终只能是怨天尤人,毫不反思自己的碌碌无为。”

“或许吧!”对于汉尼拔的这个观点,段不断也只能说一句或许吧,因为他无法去说汉尼拔的观点是正确的,也无法去否认他的观点是错误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汉尼拔没有理会段不断,继续着他的回忆,一个中年恶魔对于自己这一生,唯一一次的慈悲回忆:“开始的时候,我是很好奇这个雌性人类的一切,我诱导她的童年,想知道她所经历的一切。”

汉尼拔露出了深思的表情:“她的童年,是在地狱中的一个庄园度过的,由于她的父母过早的死亡,在她尚是孩提的时候,就被送至了这个庄园。”

“这个庄园是专门给贵族恶魔,种植和养殖所需物品的地方,而帮助恶魔打理这个庄园的,正是她的远房亲戚,也是她将要投奔的地方,因为她不去投奔她的亲戚,那么她就要被送去人类集中营生活,那里的都是一些无所事事的蛀虫。”

“在这个庄园里她生活了一段时间,但这段时间无疑是她的噩梦,因为她的亲戚要帮助这个恶魔贵族养殖食物,也就是说养殖着许多的羔羊。”

“羔羊?”

段不断听见这两个词颇为不解:“不是说恶魔只吃人类的,在那个时候还有这么一个吃羔羊的恶魔?”

“呵呵!”

汉尼拔听见段不断的疑惑,冷笑着:“羔羊,在恶魔们的心中人类就是两脚羊,而这个羔羊是什么东西,我想你现在也应该是明白了吧!”

段不断愣了一下,但紧接着他就明白了:“那个时候地狱里面元首还没有制定政策,还没有发现人类能够诞生七原罪,所以恶魔们都在养殖人类,用作自己的吃食?”

汉尼拔点了点头:“你还算是不笨,那个恶魔是一个有这别样爱好的恶魔,他不喜欢吃肉质发硬的成年两脚羊,他喜欢吃那些香嫩可口的羔羊。”

“但是!”

汉尼拔继续说道:“这些羔羊都太年幼了,不好去管理他们,所以恶魔就让两个人类夫妇去养殖这些羔羊,所给予的好处是基本的生存,也就是活下去。”

“但是,当这个女孩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她生活在这个养殖场里面,每天都会被羊羔们的哀嚎惊醒,她总是这样在睡梦中惊醒,当钟摆敲响,羔羊嚎叫之时,她总是心神不宁。”

“直到有一天,她试图逃跑,并且带着一个可怜的羔羊,原本她是打算将这些羔羊全部解救,但她是一个弱小的人类女孩,她只能做到拯救一只羔羊。”

“但就算是如此,她也是无能为力,因为她实在是太弱小了,怀里抱着一个羔羊,根本没跑多久就被抓了回去。她被抓了之后,她的远方亲戚,担心恶魔知道这件事后,会迁怒他们,于是决定将这个小女孩送走,送到人类集中营里面,那里有专门供孤儿生存的地方。”

汉尼拔讲到这里,自己竟然笑出了声:“这也算是那两个夫妇良心未泯,没有将这个女孩交给那个恶魔贵族,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要不然我岂不是要错过这个有趣的玩具。”

“切!”

段不断不禁在心底鄙视这个家伙:“总是将玩具这个称呼挂在嘴边,难道一个成年的恶魔,整天思考着该玩什么有趣的玩具,这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吗?”

“你应该明白的!”

汉尼拔看了段不断一眼,继续说着:“就这样,那个女孩终于长大成人了,在那个人类集中营里面艰难的生存着,一个女孩能活下来已经是极不容易了。”

“我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我被囚禁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违背了,地狱当时统治者的规矩,所以被囚禁在一个地下的牢狱之中。”

段不断听到了汉尼拔还有这一段历史,也是颇为惊讶的:“你竟然还做过牢,你当时不应该是一个医学博士吗?”

“哼!”

段不断很明显挠到了汉尼拔的痛处,一脸愤怒的喊道:“当时的这些家伙都是愚蠢的东西,我是一个医学博士,一个心理学博士,在地狱大学里面我的成绩都是非常突出的,当时我正在研究一个课题,那就是关于人类大脑的开发。”

“人类大脑的开发?”

段不断这下是真的惊讶了,因为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就经常听报道说某国某某科学家,正在研究人类大脑的开发,并且得出来一系列的研究发现,他一直对此是不屑一顾的,他不否认人类大脑的未知,但却很看不上某些所谓的砖家,以此来故弄玄虚。

汉尼拔点了点头:“我当时执意认为人类的大脑能够得到开发,人类或许会因此变的比现在更加强大,所以我被这些无知,且粗鲁的恶魔们抓了起来。”

听到这里,段不断终于是明白了,这家伙由于整天想开发人类的大脑,所以被恶魔当局禁止并且抓捕。

可是在段不断看来,这家伙根本就是在没事找事,你说你一个恶魔,人类的死敌,却整天想着该如何开发人类的大脑,那恶魔当局不直接抓捕你才有鬼了,虽然段不断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但大多数的恶魔们很明显不这么认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