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怎么遇到的都是些奇葩呀!”

段不断便说着,随手打开了公寓的大门,自他与“一条狗”道别之后,想到如今自己的身边也有这些队友的时候,不禁升腾起了一种油然的自豪感,对他来说这算是殊为不易的事情,要知道人类和恶魔做朋友,在地狱中还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一时间,段不断便觉得自己身为主角的伟大,于是毅然决定,先回公寓睡上一觉,就这样,他慢悠悠的踱步回到了公寓。

“呦!原来是你小子回来了,这么早就回来了难不成找到工作了?”

段不断抬脚刚准备跨进门内的时候,一道带着磁性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不出所料,段不断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脑袋,对于这个神出鬼没的汉尼拔,他真是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

“怎么?”

段不断撇了撇嘴:“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能发现你在这里站着,是不是你一天闲的慌,没事干就在这里为公寓的房客们站岗吗?可真是地狱好房东,元首不给你颁发一个感动地狱十大恶魔奖都有些对不起你了。”

“这道不用!”

汉尼拔仿佛完全没有听出来段不断话中的调侃意味,反倒是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小子真是过奖了,我也只不过是在尽一个房东的责任,身为你们的房东,我当然要保障你们的人身安全。”

“切!假慈悲!”

段不断有些不屑的小声说道:“这家伙也还真是不知羞,是真的没听出来我话中的意思,还是假装的,要么就是脸皮太过于厚了,简直就连九九式过来都将其轰不开。”

“嗯?你说什么,什么九九式的?”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段不断满脸堆笑的打着哈哈,道:“你听错了,一定是你听错了,我刚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九九式的,一定是你的幻觉,看来汉尼拔先生最近实在太过于劳累了,倒不如赶紧回去睡睡觉修养一下精神。”

“真的假的?”

汉尼拔有些疑惑的嘀咕着,他很不相信段不断这个家伙,这小子经常欺骗自己,谁知道他在背地里有没有编排自己,汉尼拔暗自想到:“只不过,今天的确是挺奇怪的,做实验的时候,都莫名其妙的打了几个喷嚏,难不成真的是我压力太大,就连人类才能患上的病,如今的我都能患上了?”

想到这里,汉尼拔就是一脸心惊,下意识的说道:“不错,不错,一定是我最近的压力太大了,身为一个老年恶魔,失眠多梦,精神萎靡,四肢无力,这都一一表现出来了呀!”

“对呀!”

段不断听到汉尼拔的自我脑补,当下拍手叫好,他没想到这个恶魔会想这么多,竟然自己脑补出了自己的这一堆毛病,可真是一个“魔才”。

“一定是您老肾透支了,肾虚不仅是那个事儿做多了,有时候是在劳累过度之后,好像身体被掏空,还是要多多休息呀!”段不断一脸感慨的说着,似乎还真的像那么回事,这一下就莫名其妙的,给汉尼拔安上了一个“肾虚”的名头。

汉尼拔这一下眼睛睁的大大的,直愣愣的看着段不断好一会儿,直将段不断看的是头皮发麻,就在段不断怀疑是不是这个家伙看出来什么的时候,只听得汉尼拔忽然喊到。

“对呀!一定是这个原因,最近的确是劳累过度,现在就连这种病都患上了,这可不敢耽搁,要好好的调养,现在赶紧回去休息!”

“是是是!”

段不断立刻点头应允,他对这个食人魔房东的想象能力真是感到佩服,现在他都暗自揣测到,如果这汉尼拔写的话,绝对是一把好手,简直是“神之yy”,而且yy的是自己肾虚了。

段不断在汉尼拔不安的心情下,将其搀扶进了房间,至于为什么要段不断搀扶,自然是因为,我们的食人魔房东汉尼拔,现在是一个“肾虚”的重症患者,当然需要旁人的搀扶,要不到倒下去了,让段不断到底是扶还是不扶。

“好好!”

汉尼拔在段不断的搀扶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后,一脸感激的说道:“谢谢你呀!年轻人,你可真是热心肠,竟然敢将我这么一个重病在身的老年人扶回来,这可让我说什么好!”

“不用了!”

段不断虽然觉得,和汉尼拔这么说话挺别扭的,但他为了将自己的谎圆下去,只能是这么说。

“哦,对了!”

汉尼拔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感慨道:“年轻人,和你聊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

段不断此时只觉得内心有一万个那个啥奔腾而过,他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不会吧!没发烧吧!”

他将手放在了汉尼拔的额头上,又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感应了一会儿,奇怪的说道:“没发烧呀!怎么会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了,难不成患了病,脑子忽然中风了,还是得了突发性阿兹海默症,也就是俗称的老年痴呆症,将我突然忘记了!”

“只是!恶魔也会得病吗?”

段不断有些不确定,他想不通恶魔怎么还会得这种病,而且是这么强大的恶魔,现在他有九成的把握,汉尼拔在这里故弄玄虚,这家伙一定正常着,只不过是突然想拿自己开涮,这才闹得这么一出。

“啪!”

只是在段不断将这句话刚说出口之后,一旁的汉尼拔就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一脸愤愤的说道:“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样,这是一个对老年人应该说的话吗?什么叫做好像老年痴呆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地狱好市民,没事干扶扶老奶奶过马路,捡到一分钱都要交给警察叔叔的,但没想到,你这个年轻人竟然诅咒我这么一个老年人,得那个什么老年痴呆症,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我!”

这一下直将段不断说的哑口无言,弄了半天,反倒是自己的错喽,段不断在心里腹诽道:“汉尼拔这家伙一定是装的,怎么可能好好的,忽然患上什么老年痴呆症,将自己记忆里的东西全部忘掉,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家伙一定在抽风,对了,这家伙确实抽风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