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令段不断大为吃惊的是,这样的攻击似乎对这卡扎飞,没有造成什么实际性的伤害,只见卡扎飞依旧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继续挥舞着他的那条金属胳膊,向着段不断这里砸了过来。

段不断被卡扎飞这一下弄的有些狼狈,按照常理来说,他的大脑分析不会出现什么差错,而且,这一次也确确实实的,将卡扎飞的另一条胳膊折断了,只不过怎么看起来,这个家伙还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没道理呀!”

段不断一个闪身躲过卡扎飞的又一次攻击,在空闲的时候,他的大脑也在不断的转动着,不停的思索到底是那里出现了问题,要知道不论是人类还是恶魔,在他们的身体受到伤害的时候,不论这个生物的意志有多么顽强,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些反应,这是生物神经反射的本能。

可是,这个卡扎飞却没有一点儿反应,在段不断看来,这家伙是真正的没有一点知觉,甚至他猜测,这个神经大条的恶魔,现在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被段不断折断了,因为这个家伙的表现,就像是段不断折断的并不是他的胳膊。

“等等!”

想到这里的段不断忽然捕捉到了什么,他细细思索了一下,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心底暗道:“难道说,这根本不是这个家伙的手臂,还是说这个家伙没有疼痛方面的知觉。”

只不过,不论卡扎飞的真实情况,是段不断所猜测的哪一个,在打斗的过程中都对他不利,这样一来的话,段不断开始的谋划就被这个家伙打乱了,在力量和身体素质方面,他肯定没有一个力量型的恶魔强悍,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

所以,在一系列的打斗过程中,段不断都在尽量避免与对方扛正面,每一次的反击,都是在找卡扎飞身体上的薄弱点下手,力求将卡扎飞的身体组织不断破坏,对种将这个抓狂的恶魔生生耗死。

可是,段不断这样的想法,在卡扎飞的身上实施的时候,遇到的情况导致他的想法无情破产,这样他不仅不能将对方的身体破坏,还打乱了他的战斗节奏,现在的他一直找不到反击的机会,而卡扎飞则是愈战愈勇。

“该死!”

在又一次,堪堪避开卡扎飞攻击的段不断,在心里无力的抱怨了一下,现在的他已经是无处下手了,这个家伙的身体上不用他的大脑思考,就能发现不下十几处破绽,只不过这些破绽在真正的战斗过程中,却又不见得是破绽。

因为,每次在段不断试图攻击这些破绽的时候,他也实际上是成功了,他每一次都击中了卡扎飞,只不过每一次击中之后,所起到的作用都好像收效甚微,这个肉山一般的恶魔,的攻击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是越来越强。

“嘭!”

卡扎飞又一拳砸在路灯的柱子上,倒下来的柱子差一点就砸在了段不断的身上,虽说就算是路灯柱子砸在了他的身上,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不过这一下真的将段不断激怒了,要知道一开始的时候,他的目的就是拿这个恶魔发泄,只不过发泄的作用非但没有起到,反倒是让他生了一肚子的怒火。

“混蛋!真以为劳资不敢和你扛正面?”

段不断气喘吁吁的站在卡扎飞的对面,一脸愤怒的看着准备向他攻过来的卡扎飞,现在的他已经是怒火中烧了,每一次他的攻击,明明打在了对方的身上,但都是无功而返,这样一来,他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而且,段不断这个家伙,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有耐心的人,他在平常生活中虽然不会表现出来,但事实上他也是一个脾气有些急躁的人,这一下卡扎飞也将他火气打出来,他也不需要再用理性的大脑思考问题了,现在他需要的就是一次堂堂正正的战斗。

“来呀!”

段不断看着对面的卡扎飞,怒吼一声,这一声饱含了他苏醒以来心中的愤懑,这一声饱含了他对于自己的愤怒,对于自己心中那空落落的烦躁,总之,现在需要一次疯狂的战斗。

“吼!”

在段不断怒吼的时候,对面的卡扎飞这个时候也失去了理智,他本身的智商就不太高,还是一个死脑筋,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段不断这样难缠的对手,这么长时间的打斗中,他的身体甚至没有一次沾到段不断的衣角,对他来说心中的愤怒也是可想而知。

就这样,一人一魔,心中都积攒这一堆的怒火,而且这个时候,在同一时刻,他们各自心中的怒火都成功的爆发了,对他们来说现在语言无疑是苍白的,只有来一场生死相搏的战斗,没有什么花哨的战斗技巧,就是这么一出拳拳到肉,你来我往的打斗。

这个时候,在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看热闹的恶魔,这样疯狂的场面,在魔都这个地狱最大的城市中可不经常见到,在这个魔都之中,大部分的恶魔们都是暗中争斗。

一方面,是因为在元首的治理之下,魔都表面上的治安要改善了很多,只不过这也仅仅是表面上的而已,每当夜幕落下的时候,昏暗的地狱白昼变为幽暗的黑夜时,这才是地狱中最险恶的时刻。

在这里,这些恶魔们做着不为地狱政府所允许的勾当,或许说,地狱政府是默认这种行为产生的,在一个社会体系之中,存在光明的一面,相应的,也一定会产生黑暗的一面。

善与恶,是相互依存的,在白昼时候的善良,当黑暗的时刻到来时,也会产生暗夜的罪恶,这一切都逃不脱一个字的驱使,那就是“欲”,在这个字的趋势之下,诞生了多少的罪孽,发生了多少的惨剧。

可是,真实的生活中,这些东西却是不可或缺的,这就是天道轮回,阴阳相济,在你看不见争斗的地方,背后的罪恶才是真正的令人触目惊心,就像是一个臭虫窠,当你把这个盖子揭起来的时候,就会发现里面臭不可闻。

而周围的这些恶魔就是这样,以往习惯了背地里的口蜜腹剑,在今天遇到这样激烈的打斗时,才是真正的令他们大开眼界,最重要的,现在还是一个人类与恶魔的打斗。

虽然,看起来这个瘦弱的家伙外表与人类无疑,但其真实的实力,却远远超出了一般的人类,可是这些恶魔们却不会质疑段不断究竟是不是人类,就算段不断不是人类,在他们看来这个家伙现在就是一个人类。

因为,对这些无时无刻,不想着搞出一个大新闻的恶魔来说,现在的情况简直是再好不过了,在这次的战斗过后,不论是那一方胜利,他们都会把这当做一个大新闻,四处宣扬。

而这些恶魔所吹嘘的,也不过是说,自己见到了一个人类和恶魔,大战的不可开交,虽然,这在大多数恶魔看起来是天方夜谭,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