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不断无奈的看着威廉警长,耸了耸肩说道:“看来这位娜莎女士应该知道些什么,否则她不应该这么激动。”

“哼!”

威廉警长冷哼一声:“原本是一个好好的女人,非要将自己弄成这样一个放荡的模样,整天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在一起,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段不断挑了挑眉头说:“看来你对她的意见颇大,不知道她和她丈夫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丈夫的死还另有隐情?”

威廉警长听到这里也陷入到沉思中:“当年的事情说来也是有些蹊跷,他的丈夫本就是个手艺精湛的木匠,按理来说不应该出现这种,初学学徒犯的将自己割伤的错误。”

“或许是他当时运气不好,无意间将自己割伤了,可伤势也不至于发展到这种地步,且不说他身为木匠一般的医疗常识是懂的,那个时候医生来的也不算晚,可几天后却出现了恶性的化脓事件,这让人有些想不通。”

段不断听到这里沉吟了一下:“如此说来,这件事情还真的是有些蹊跷,在结合娜莎女士方才的反应,她刚无意间说到了,‘一个人已经够可怜了’,其中的一个人指的究竟是什么,难不成是他丈夫?”

威廉警长叹了一口气:“刚才也是我太鲁莽了,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实在是不能忍受一个女人对自己丈夫的不忠贞。”

对于威廉警长的一脸迂腐样,段不断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他并非是没有这种思想,但他却并不在意别人的行为。

也就是说,他绝对不会忍受自己女人对于自己是不忠贞,但也绝对不会干涉别的女人的私人生活。最起码她的那个丈夫已经死了,而她却是正值娇艳欲滴的时候,如果一味的制止她对于自己生活的追求,也是不道德的。

当然,这种话他也不可能对威廉警长说,因为在这个小镇的人们,接受着极为封建的思想控制。就是对于宗教的绝对崇拜,虽然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小镇中的人们,信仰的究竟是什么宗教。

但仔细想来,应该不会是基督教或者是天主教,因为教堂里的神职人员并不信仰耶稣基督,姑且将这个宗教不进行命名吧!

段不断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宗教可没有什么好感,首先是因为整个镇子里的人,精神上都受到这个宗教的控制,其次是娜莎好像在其丈夫死后,和这教堂里的神职人员也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并且不止是一名神职人员。

想到这里,段不断也就没有深究,最起码在威廉警长的面前,保持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着两个人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继续进行走访调查,探查一下其余的四名寡妇。

“……”

看着夜晚的来临,段不断与威廉警长告别后,回到了自己的“狗窝”,随便的找了些东西果腹,就思索起今天的事情。

通过一天的调查,他和威廉警长也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将除过娜莎之外的,其余四名寡妇走访了一边后发现,这四名寡妇就是小镇中的老实人,皆没有什么不轨的行为。

最终段不断还是将其余的人排除了,且不提他们的作案动机,首先在作案时间和条件上都不相符,反倒是第一个调查的娜莎有些奇怪。

她本身在小镇中的风评就不太好,应该说是在小镇人的心目中极其糟糕,整天和一些有妇之夫勾搭在一起,也和教堂里的那些神职人员有染。

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外加上段不断从她当时口不择言是话中,了解到了一丝蛛丝马迹,好像是她丈夫的死不仅仅是个意外,其中应该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隐情。

这一下就引起了段不断的注意,之前五个人的死亡,再加上那个警探的死亡,这一切都仿佛被一个幕后黑手所操控着。

他现在还记得这个影片的情节设定,是一个灵异悬疑类型的影片,可是现在他只看到了悬疑的一面。至于灵异的这方面,不知道他今天做的那个梦,算不算是灵异的其中一部分,段不断思索着。

“咚!”

时钟敲响了一下,猛然将沉思的段不断给惊醒,当看到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时,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必须将调查中心放在娜莎那里。如果他在这里每拖延一分钟,也就是说会有一分钟的时间,一个人的性命将要受到威胁,他不知道这种发自内心的不安来自哪里。

他直接翻身跃起,打开屋子的门向着小镇中的某个方向奔去,而在他走的时候,屋子时钟上显示的时间是午夜零点钟。

段不断奔跑在小镇中的街道上,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当时和威廉警长告别之后的时间是晚上七点钟。

就算他回到自己的小屋里面,找了些东西充饥,但时间并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其余时间自己都是在思索今天一天的调查成果。

可奇怪的是,他在思索的时候应该不会超过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在他思维清楚的时候,大约是在晚上七点三十到八点三十之间的时间。

而现在的时间却已经是午夜零点钟,而在八点三十之后的三个半小时里面,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竟然在这个时间段里面,他的意识完全的消失了,他可以肯定自己当时不是在睡觉,睡觉的感觉自己还是清楚的。

但这这段时间里,他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就好像是硬生生被什么东西给抹去了一样,他可以肯定在这个时间段里,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在回来之后思索案情的时候还在疑惑,这是一部灵异悬疑类型的影片,可整部影片里面灵异事件却没有出现。

可是,在他思索的不久之后,自己就遭受了这莫名其妙的事情,难道真是这冥冥之中自由定数。还是说自己早就被一个什么东西给盯上了,或者说是这部影片的系统设定看他不爽,故意给他安排出了这一幕诡异事件。

这一切,这个时候的段不断觉得,答案应该是在娜莎那里,所以这个时候他才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向娜莎的家里跑去。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感觉自己是在活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在自己的臆想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