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丽埃尔将手抚上这个男人的面颊,有些怜惜的说道:“我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发生的事情,但在那天晚上将要见你的时候,在我将死的时候,我所想的只是简单的看一看你而已,只不过你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惊喜,当我在得知我们能真正的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有多么的激动。”

说到这里,卡布丽埃尔的语速明显的有些加快,段不断甚至都能感受到她身体的颤抖,只听得这个女人继续说道:“你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能渡过这么多开心的时光,已经是上帝的恩赐了,虽然我并不相信什么上帝,但我还是要感谢他一下。”

“未来或许对我们来说是奢望的,但我也从来都没有幻想过未来,既然眼前的事情这么快乐,又为什么要思考未来的烦恼,当那些烦恼到来的时候再说不行吗?或许,到那个时候,真的是注定了我们要分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顺其变化吧!”

段不断就这样一直听卡布丽埃尔的话说完,他不禁在心底反思,难道真的是他自己想的太多了吗?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未来的事情,那还不珍惜现在的时光,还在这里自怨自艾做什么,真是不应该。

段不断有些懊悔的想到,而对面的卡布丽埃尔看到段不断的表情时,她也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心结已经解开,就算是没有解开,也应该是暂时放下了,她看到这里的时候心头有些欣慰,这终究是不枉她一番口舌。

“真的是我想的太多了。”段不断有些无奈的自嘲着,他的眼中忽然露出了惊人的光芒,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看着面前的卡布丽埃尔,整人显得有些兴奋,他一把将身着男装的卡布丽埃尔抱了起来,在地上疯狂的转着圈。

而卡布丽埃尔也是同他一样激动,现在两个人才算是真正的敞开心扉,他们在这个公墓里面放声大笑着,似乎在发泄心中的愤懑,有仿佛是在表达自己心中的欢乐。

总之,现在的场景只有他们两人心知肚明,所有人都不懂他们在想些什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段不断并没有去想着未来的那些烦恼,而卡布丽埃尔也没有再说过,要和他去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他们分外珍惜现在的时光,在这个没有什么打扰的地方。

在这几天里,如果有人从这里经过的话,一定会看到这样奇怪的一幕,一个男孩与一名青年人在策马狂奔,他们共乘着同一匹马,越过山涧小溪,在草原上奔腾,这样不禁让人疑惑他们是什么关系。

而事实上,这个男孩就是身着男装的卡布丽埃尔,坐在这匹马后面的自然是段不断,至于这匹马是怎么出现在这公墓之中的,那还是要得益于那天在集市上碰到的那个倒霉的男孩,在卡布丽埃尔将对方的衣服洗劫之后,段不断也顺手将这匹马拉了回来。

在他们那天晚上将事情都相通之后,段不断就决定暂时将自己的那些烦恼忘记,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这个“男孩”在这里玩闹,当然他并不是太明白卡布丽埃尔为什么喜欢将自己装扮成男孩的模样,这一度令段不断觉得有些怪异,总感觉自己好像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似的。

而今天晚上也是如此,卡布丽埃尔乐此不疲的拉着段不断出来玩,他们在月色的映照下骑马而行,可段不断看着自己怀抱中的这个“男孩”,一度让他陷入深深的无奈之中,但是他还不得不顺从对方的想法。

但是,就在段不断他们正不亦乐乎的时候,他们身下的马匹却忽然停了下来,不断的在原地打转,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股脑的想要逃离这里。

段不断看到这匹马的反应时,他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他知道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且他灵敏的感知也早已反馈给他,在暗处有什么不怀好意的东西在注视着他们,这种恶意并不是单单针对他,就连自己身旁的卡布丽埃尔也没有放过。

这一下成功的激怒了他,在段不断的心中有一些是不容触碰的,而这个女人就是他心底的那片最重要的逆鳞,任何触及她的东西,段不断都不会姑息的,他会让这些背地里的老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残忍。

“有异常!”

身着男装的卡布丽埃尔也感应到了,虽然她的感知能力并没有段不断的强大,但这种明显的恶意,还是可以被她察觉到的,所以她原本开心的脸色也立刻变的阴沉了起来,与段不断心中所想的一样,她也绝不会容许人打扰他们之间的宁静。

听到卡布丽埃尔的话,段不断点了点头,可是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给了对方一个安心的眼神,而也仅仅是因为这一个眼神,原本神经有些绷紧的卡布丽埃尔也放松了下来,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是最令她安心的,不论发生怎样的危险。

段不断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些肖小之辈隐藏不下去了,你们的耐心应该没有多少了,但是你们就真的以为是我的对手了吗?”

随着段不断的话音方落,似乎是为了印证段不断的话,在四周黑暗的地方,忽然窜出了四道身影,它们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并没有一般生物的气息,段不断在它们的身上感到了一丝熟悉,这是同为吸血鬼的直觉。

“也是吸血鬼吗?”

段不断有些疑惑,然而他的这种疑惑很快的就被解开了,当这四道身影疾驰而至他身前的时候,他也终于是看到了对方的真面目,这是四个面目狰狞的人形生物,背后生长着如同蝙蝠一般的肉翅,从嘴里突出着两枚獠牙。

这是四个比较正统的吸血鬼,也应该说是比较不像人的家伙,在他们身上,段不断甚至都感受到了一种腐朽的感觉,他知道这四个家伙应该是在死亡很长时间之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为吸血鬼的。

但是,这样的家伙却并不难对付,由于死亡时间太久的原因,这些吸血鬼并没有多么聪明的,它们与自己和卡布丽埃尔不同,因为自己是直接吸食了吸血鬼的血液,从而将自己转化成吸血鬼的,所以他们与正常人看起来没有多么大的区别,同样他们也有着自己生前的智慧。

段不断想到这里,不由得冷笑,这四个家伙还真是不知死活,如果是对付一般的吸血鬼,这样四个家伙或许还有作用,但是想要杀死他的话,这四个吸血鬼完全是在找死。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