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不断看到这名男孩的一刻,就知道他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不该在这个深夜的时候在集市上游荡,因为这里不仅存在着好玩的事物,更加隐藏着致命的袭击。

与段不断料想的差不多,在这个男孩骑着马走到一个角落的时候,在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卡布丽埃尔发动了攻击,她身形灵巧的像是一只猫,迅捷而有效,她轻而易举的就跃到了马背上,没有半点迟疑的拧断了男孩的脖子,然后趴在那里吮吸起来。

但是,卡布丽埃尔并没有吸食多少血液,她只是象征性的吸了两口,然后这个男孩很快的就因失血过多而死去,她的这种行为与吸血鬼不符,一般来说吸血鬼不会对人类发动这样迅速致命的攻击,因为他们还要等人类死去之前,尽可能的吸食更多的血液。

可是,卡布丽埃尔很明显不是想吸食血液,段不断这个时候也有些迷惑,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只能是自语道:“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一个和世俗完全脱节的女人,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将她束缚。”

段不断这样想着,然后他走到了卡布丽埃尔的身边,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意思,但不代表他没有办法知道,一般来说,最简单了当的方法就是直接询问,所以段不断使用了这种方法。

“我想你可以告诉我这样做的原因,我们不是因为杀戮而杀人的,我想要一个解释,我知道你并不是单纯的想要吸食血液。”段不断这样问着,虽然他现在必须依靠吸食人类的血液才能生存,但不代表他就是一个纯粹的杀人魔王,他仅仅是因为自己的需求而已,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弱肉强食。

卡布丽埃尔面对段不断的询问,并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她接下来的举动告诉了段不断她的想法,只见这个女人将男孩身上的衣服换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更加让人吃惊的是,男孩的衣服在她的身上竟然还是这么的合身。

段不断看到了她的行为,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想法,不就是想穿一身男装吗?犯得着就为这么一点事,大动干戈,主动杀掉一个人,就只是为了他身上的衣服。

段不断并不明白这个女人的想法,当然这个女人也没有指望让谁明白,她就是她,她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去做,不论事情在旁人看来是多么的惊世骇俗,无法无天,她就是这么的肆意妄为。

就在段不断不解的时候,这个女人又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把剪刀,随后就将她那披肩的金色长发拉直,用剪刀将这金色长发剪断,直到将她自己剪成了一头的短发,再配上她的这身男装,现在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个男孩。

只不过,这个男孩长的非常清秀,在这种中性装扮的衬托之下,更加的使她生出了一种别样的魅力,段不断看到了卡布丽埃尔的样子,心头不禁跳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以往的无畏和睿智去了那里。

“我觉得你完全不必如此,你想穿男装的话,知会我一声就行了,我会去店里给你买的,到时候有许多的款式供你选择,又何必要杀一个无辜的人呢?”段不断依旧是试图劝导这个女人,但结果似乎是徒劳的。

卡布丽埃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悔恨的表情,倒是反问段不断,说道:“你也说了,我们现在并不是凡人,我们已经拥有了常人所没有的能力,既然如此,那我们又为何要遵守凡人制定的法律和规定,我们现在只不过是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就像是山林里面的野兽们,饿了就会捕捉比它们更加弱小的生物,难道你会因为,一只野狼吃掉了一只兔子,而对此心生怜悯吗?”

卡布丽埃尔的这一番话,倒把段不断给问住了,现在他都不禁反思起自己来,他一直以来坚持的准则是否正确,是不是这样的规定只是人类的自我欺骗,而到了地狱里面之后,那样的生活状态才是宇宙中最原始和寻常的。

到最后,段不断也只能是作罢,在他想来,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该生活在人类的世界,她是大自然的宠儿,是宇宙中的自由王者,这些人类的规定对她来说还真是枷锁,或许她在第一中会生活的很愉快,那样的生活状态才是她想要的吧!

段不断这样想着,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但他就是无法说服自己,直到他们再次来到那个公墓的时候,段不断再一次到达了,这个令他人生发生转折的地方,他带着卡布丽埃尔进入了地下的墓穴之中,将这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告诉她,这些从段不断口中说出来的事情,很明显令卡布丽埃尔非常开心,她喜欢听那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在听到段不断所经历的这些事情之后,恐怕会直接将他定位为疯子一类的人,因为这些人对于未知和无法掌控的事物,抱有一种抵抗和恐惧的感情,所以这注定了大多数的人只能是碌碌无为,因为他们没有那种疯狂的想法。

而卡布丽埃尔则不同,段不断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个女人是一个极端疯狂的家伙,甚至于比段不断这样的一个人还要疯狂,最起码段不断还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一套行为准则,但这个女人做起事情来完全是不择手段,或者说在她的眼中,只要能达成自己心愿的行为都是合理的,所以并不存在什么不择手段之类的说法。

“这些听起来很不错,让人新潮澎湃。”卡布丽埃尔这样说着,而段不断也早就料到了她会这样说,所以他现在一度怀疑,自己将这个女人改造成吸血鬼是否正确,或许自己的这一个举动会让他在未来后悔,但也有可能他自己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我没有想到,或许说我并不知道你对这些事情会有这样的看法,你在那天之后,所做的事情让我感到一丝恐惧。”段不断现在有些语无伦次,这一切与他所想的并不一样,在他看来自己将卡布丽埃尔转化成吸血鬼之后,这个女人会成为他一生的伴侣,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与他共同面对未来所将要发生的事情。

然而,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这个女人直接了当了表达了对他自己的感情,而且还是在不知道段不断真实身份的情况之下,要知道卡布丽埃尔现在还以为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他的儿子,这样一来她所要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

可是,段不断虽然知道自己与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他却并不能直接告诉这个女人,最起码现在不能,所以这一切只能是埋藏在心里,现在段不断也只能承认自己还是一个“人”,他还是做不到像这个女人那样的豁达。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