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房间中就只有二人,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天地,在这个房间之中没有外人的存在,也没有世俗的偏见,有的只是两个生而可怜的人罢了,段不断打量着这个女人,他知道她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可以说已经渡过不了这个季节了。

“你来了!”

莱斯特的母亲对段不断说着,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所谓的儿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才能令他有如此变化,她可不相信什么上帝的眷顾,她并不信奉那些宗教。

是的,她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在莱斯特很小的时候她就教导他,那些被宗教裁决烧死的巫女们并非有罪的,她们大多是一些可怜的女人和孩子,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可某些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可以给这些无辜者冠以异教徒的称号。

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来,这些人的骨子里是排外的,同样他们也是固执和封建的,他们只允许别人信奉自己,这样才会将那些人称之为异教徒,段不断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他并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而且他一直以来的大生活环境里基本上都没有那些东西,他所信奉的是信仰自由,他不会干涉别人的信仰,同样别人也无法限制他的自由。

段不断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他并没有说话,但是二人却似乎心意相通,他们彼此之间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最起码段不断并不觉得奇怪。

对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遇见的这个女人,与其说是他名义上的母亲,倒不如说是他的知己,在这个时代里他很难的能看到这样有见解的女性,这无疑令他极为佩服,可以说正是因为女人的这一点,才使得他久久无法将其忘怀。

“不想说些什么吗?”

女人对段不断这样说着,并且逐渐靠近过来,似乎是想将这个孩子的脸看的更加清楚,段不断看到女人走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不想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女人看到段不断的反应,明显是愣了一下,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段不断思考了片刻之后,便伸手将房间里的蜡烛拿了过来,看来似乎是想将这根蜡烛熄灭。

“为什么?”

女人看到段不断的动作之后问着,但段不断并没有给他什么解释,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虽然依旧是人类的外表,脸色只是有些苍白而已,但他相信只要这个女人走进之后,就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变化。

而且,这种变化只有这个女人能够看到,这无关于视力的好坏也无关于能力的强大,不论你贫穷或者是富裕,总会有一个人将你里里外外的看透,不论你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吧,段不断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人会这种特异功能,但有一件事是他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在这个女人的面前,自己是无所遁形的,这个女人有着一种对于自己特殊的心灵感应,这是她对他独有的特异功能。

“为什么要将蜡烛熄灭,让我好好的看一看你。”女人对段不断这样说着,她想看清楚过了这么久,这个大男孩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她似乎都已经无法将其看清楚了。

段不断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他想对这个女人说一些符合身份的话,比如说关心的询问一下她的身体如何,虽然这样的话看起来比较老套,然而事实上也是比较老套的,可是段不断除了想到这些话之外,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当然,段不断是这么想的,这个女人可不是这么想的,她不想听这个大男孩说什么关心之类的话,而且她也不愿意听这样的话,这未免显得太落于俗套了,他们两个都不是凡俗的人,更加不会说一些落于俗套的话。

“您……!”

就在场面比较尴尬,段不断想说话打破这种沉寂的时候,这个女人却已经猝不及防的一步上前,将他揽在怀里,段不断能清楚的听到她的心跳,同样的他也能感觉得到这个女人肺部粗重的呼吸,看来现在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她喘息好久,她的肺部或许已经太过于糟糕了。

段不断知道这个女人患的是肺炎,在他们那个时代,肺炎这种病只要是治疗及时并不会出现什么生命危险,只要有那些消炎药就行,但是现在这个时代,青霉素都还没有发明出来,就更不用说后来的那么多种花样繁多的药物了。

所以,这个女人的疾病一直无法治愈,直到拖到了现在这个时候,现在已经是无力回天了,他纵然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也不可能将那些药物之类的东西发明出来,他就是一个运气比较背但有时候又比较好的普通人,让他想别人讲述一些超前的思想还可以,但让他发明东西那就只能束手无策了。

这并不是你知道这方面的历史,你就可以做到相对应的事情,正所谓物质的客观存在是不为人的意志而改变的,就算他现在是一个超越常人的存在,可以说的上是神魔之类的东西,但依旧无法违背事物的客观性。

现在他也只能是让这个女人就这样拥抱着,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应该是隐瞒不了了,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还发现不了自己的变化,但在这个女人的面前,纵然他有七十二变都无法逃脱其的火眼金睛。

果然,当女人将头靠上段不断的胸膛两秒之后,段不断就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身形停滞了一下,紧接着女人就抬起了头,注视着段不断,就这样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的表明了她的态度。

“唉!”

段不断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最终的事情还是逃不过,只能是无奈的说道:“你想问什么,或者说你想知道事情的哪些方面?”

女人并没有转移自己的目光,但听到段不断的话,她还是依旧反问的说道:“哪一方面?”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有似乎是在对段不断说话,但紧接着她又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每一方面,就从你为什么发生这种变化说起吧!”

段不断点了点头,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他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没有丝毫的保留,同样的原因,他也不想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保留什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秘密是不可以谈的,除了他自己的身份之外。

于是,段不断就这样从自己在剧院的时候,被那个吸血鬼盯上的时候开始说起,再说到他如何被吸血鬼绑架与吸血鬼之间的战斗,种种情景。

段不断能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脸上闪过的担忧,似乎在为他的这一系列经历而心惊,就像是她亲身经历过的一样,这种感情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直到段不断将这一切讲述完毕……。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