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心里虽然对面前这个长相俊美,但心肠如恶魔一般的家伙很是痛恨,可还不得不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最起码他这次厚脸皮来是有目的的,仅凭这一点他就必须强迫自己,忍受住这个无礼的家伙。

拿破仑看着段不断爱理不理的样子,他很好的忍住了自己的怒火,非但如此,他还举止恭敬的说道:“莱斯特先生,没想到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昨天晚上睡的不错!”

段不断听到拿破仑的话,眉毛跳了几下,他没想到这家伙会说出这样的话,有朝一日这个性格倔强的孩子,会对自己表现的如此恭敬,这件事怎么想都有些不对。

段不断没有被拿破仑的话迷惑,他很清楚这孩子对自己的恨意,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方这么早就过来找他,肯定不是想来找自己谈心,更别说是前来拜访他。

由于拿破仑的反常举动,一时间令段不断有些摸不准他到底想做什么,所以现在的段不断对这个小子是怀有戒心的,虽说这个孩子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但他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孩子套进去,要知道对方如果给他玩阴的,他还真不好拿一个孩子怎么样。

所以,段不断做出了一个很伟大的决定,那就是一言不发,正所谓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他现在抱着的目的就是这个,他很清楚拒绝别人的请求,最好的办法并不是直言相拒,而是一言不发。

历史都证明了这样的办法是最好的,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这个道理用在这里也是一样通行,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傻的人。

段不断决定将傻装到底,不论拿破仑说什么,他就是一个字“不回答”,他不去理会这个小子,想来他一会儿就会离开,在段不断想来,以对方小孩子的心性,肯定受不了人这么无视他,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含怒离开。

可是,事实证明了,拿破仑这个孩子,可不是那种普通的小孩,他没有一般孩子那样的无所谓的自尊心,他的心中唯一有的就是自己的仇恨,这种感情是会改变一个人,他可以让人变得更加的疯狂,同样也可以令人变得更加的冷静,而拿破仑就是后者。

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那种深入骨髓的无力感,让他终生难忘,所以他的性格出现了变化,再加上他原本就有一些自卑,现在变的更加的沉默,但在这种沉默的背后,却隐藏着狂风暴雨。

这使得拿破仑变的很冷静,他能够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还是很弱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要想达成自己的目的,还是不能立刻与对面这个,长的很“漂亮”的男人翻脸,最起码现在是不能。

所以,拿破仑稚嫩的脸上,并看不出来有什么愤怒的表情,他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怒气,依旧是平静的说道:“莱斯特先生,有一件事我想郑重的告诉你,我决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段不断听到拿破仑说出这样的话,他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想做什么,可是既然这小子找到了自己,那肯定会将他自己的想法说完,所以现在的段不断并不着急,他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想做什么,他便没有搭话,依旧是做出一脸冷峻的表情,就好像谁欠他几百块钱一样。

如果,这个时候的拿破仑看过电视剧,一定会给这个家伙来一句:贱人就是矫情,但很可惜的是,拿破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句话,所以他看到段不断依旧是那副模样,真的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将要暴走的情绪,他不断的在心底里默念着:“冷静,我一定要冷静。”

拿破仑又一次忍住了自己的情绪,只见他继续说道:“莱斯特先生,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去那些学院里面学习金融和法律,我不想学这些东西,我要去军队里面,我要从军。”

段不断听到拿破仑的话,这个时候是真的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小子会生出这样的想法,他甚至都不知道拿破仑什么时候想要从军的,可如果这个时候,段不断回忆自己的以前的记忆,会清楚的发现,历史上的拿破仑的崛起生涯,也就是从军队里面开始的。

可以毫不忌讳的说,拿破仑的成功都是因为他参军了,他的这一生的丰功伟绩,都是自己亲手在马上,在枪炮声中打出来的,没有丝毫的作假,没有说什么去凭借谄媚别人,而能获得这么巨大的成功。

但也正是因为,拿破仑的功绩是从战争中打出来的,这也为他后来的悲剧奠定了基础,这样的人生使得拿破仑迷失了自己,同时听他变的更加的刚愎自用,听不进去任何人的意见,专权专断,当然他这样的性格,也注定了他在战场上是一位名帅,可以做到令行禁止百战百胜。

拿破仑一生中唯一一次的失败,也不是被某个人打败的,而是被这天打败的,在那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之下,拿破仑不得不失败,这样的客观条件并不是能为人力所能改变的,他最好的结局恐怕也只能是失败了。

但也正是这样,段不断才更不能让这个家伙跑去从军,要是一不小心再培养出一个和历史上一样的拿破仑,这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他不希望在自己手中出现的是这样的一个拿破仑,虽然这样的拿破仑确实能够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让后来人将他称之为勇猛的枭雄。

可是,要知道枭雄最后的结局都不太好,他可不希望自己布置得这一手棋,还没开始走,就已经被这广大人民给推翻了,这样他再从哪找一个这样合适的人选,而且就算是找到了,也不能肯定是不是会将其培养成自己所想的那样。

所以,段不断这个时候不能再继续装聋作哑了,只见他立刻转过身来,当机立断的对拿破仑说道:“不行,这些金融和法律知识,是你必须要学习的,没有这些东西,你最终只能是一个蛮横专断的莽夫,而无法成为真正的强者。”

“为什么?”

拿破仑疑惑的问到,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从军了,就是只能是一个莽夫而不能是真正的强者,在他想来真正的强者,就只有军队里面战无不胜的将军,他要打败段不断这个恶魔,所以他要成为军队里面最厉害的人,而要达成自己的这一目标,自然是先要进入军队之中才行。

段不断也看到了拿破仑明显怀疑的眼神,但他并没有给对方解释的意思,难不成要他告诉现在的拿破仑,你以后会成为征服整个欧洲的男人,但由于你的这种卓越的战绩,所以造就了你这种刚愎自用的性格,最终被伟大的人民大军给成功的推翻了,由一个人民的英雄,变为窃国大盗。

“这没有为什么!”

段不断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一声沙哑的说道:“我让你学习金融和法律,自然是有我的道理,我说过,以后会给你一个和我正面战斗的机会,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那么我就只能现在将你毁灭了。”

拿破仑听到段不断的话,脸上很明显的露出了不忿的表情,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他自己的事情和这个家伙有什么关系,他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所以他还想再辩解什么。

但段不断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拿破仑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屋子门外,他还正茫然的时候,就只见段不断坐在椅子上,而房间的门就这样诡异的关闭了,将他与里面的混蛋隔离开来。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