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最后,小牧师也只得妥协,他既然无法反抗命运,倒不如顺其自然,他有着自己的打算,段不断对于这个孩子的心理也是非常了解,但这又能怎样,他有着自己的自信,不会去管那些无所谓的事情,更不会杞人忧天。

段不断没有收拾已经血流满地,并且还残存着三具尸骸的教堂,谁见过恶魔杀死人之后,还会给人收尸的,这些慈悲的事情,就让耶稣去做吧!

他吸食了两个人的血液,原本饥饿无比的感觉也有些减弱,看来他自己以后真的只能依靠人类的血液来过活了,段不断这样想着。

现在的他既然没有了饥饿感,那也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事情了,现在就只等他们回到巴黎了,因为现在还依旧是日上三竿,所以只能等到晚上,段不断才可以在外界活动,他们也只能晚上赶路了。

“你想吃什么东西,就去自己动手,随后你也可以考虑休息一下,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再出发去巴黎!”段不断对着小牧师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也没有看对方的反应,就径直走向了方才的那间客房,他需要休息一下,因为对于吸血鬼来说,黑夜才是他出没的时间。

小牧师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愣愣的看着段不断离开,他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自己老师的遗骸,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段不断不懂,甚至就连这个孩子自身也不懂。

时间过得很快,最起码对段不断来说是这样,他觉得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就已经到了晚上七点钟,这个时候是大多数人类准备歇业休息的时间,但对段不断来说,这个时候却是他要出发的时间。

他醒来之后,一个鹞子翻身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窗子旁边一下拉开窗帘,这么一整天可把他憋坏了,虽然这是他想要吐槽的一点,自己明显非常喜欢黑暗,但却对黑暗有着一种排斥,他不知道节目组给自己的这种矛盾的人格设定,是不是闲的蛋疼。

段不断拉开窗帘之后,让月光照耀进狭小的屋子,就像是给屋子铺上了一层白霜,这就不得不令他一时感慨,想要吟诗一首:“啊,床跟前那个白白的明月光,就好像似地上滴霜,抬起头看一下月亮,低下头又在思故乡。”

“真是好湿,好湿呀!”段不断不由的为自己喝彩虽然这貌似就不算做一首诗,而且还存在抄袭的嫌疑,但这总归是他来到法兰西之后,做的第一首诗,这可以说是里程碑的巨制,可以被载入史册的成功,可以。

好吧!我承认自己编不下去了,我们还是不要再纠结“诗”这个问题了,还是吐槽一点儿别的东西吧!比如,老美大选双方撕比,宇宙国的朴大妈似乎被闺密坑之类的。

不得不说,这些还真的没有什么意思,段不断要吐槽的也不是这些,他感受着窗外的月光,让其洒在自己的身上,一时间觉得爽快无比,但有一点令他疑惑的是,如果说吸血鬼怕太阳光的话,按照天问学的知识,我们可以知道月光是反射的太阳光,也就是说月亮不会发光,这月光也就是太阳光。

但是,问题来了,既然这月光就是太阳光,那么吸血鬼被太阳光照到会死,可被月光照到为什么就不会死呢?这完全不符合逻辑,不符合科学,这一点是最令段不断想要吐槽的。

“唉!真是令人头痛!”段不断有些无奈,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经不起推敲,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离开这里,前往巴黎。

想到这里,段不断就打开房子的门,朝着教堂大厅的方向走去,令他很好奇的是,那个小牧师在做什么,该不会还继续待在那里发呆吧!

一想到这个小牧师的样子,段不断就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起初的时候,他也只不过是看这个孩子比较有趣而已,但是现在他却对这个孩子重视起来,因为他在这个孩子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意志,那是一种可以成为强者的坚韧意志,强者之所以强大,不在于他有多么惊人的力量,而在于他是否一颗克己的心。

段不断一直都确认,只有当一个人拥有强大的克制力时,他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强者,最起码是有了成为强者的基本条件,仅此一点就足够了,段不断很好奇这个孩子能走到什么地步。

当他出去之后,果然看到了这个孩子的身影,他在那里呆坐着,似乎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段不断看到这一幕有些失望,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孩子有着强大的克制力,但没想到现在却依旧只是在那里悲伤。

“难道真的是我想错了吗?”段不断有些疑惑,他可以确认自己从这个孩子的眼中看到了一种隐忍,但这个孩子怎么现在还沉浸在悲伤之中,这与他先前所看到的眼神不符呀!

“唉!”

就在段不断疑惑了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原本鲜血满地的教堂,现在已经变的和开始的时候一样,地上的鲜血被人洗的干净,就连那四具尸骸都不见了踪影,看到这里他猛然明白了过来。

段不断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他看人果真没有什么差错,这个孩子有一颗极为强大的内心,这种强大甚至超出了他的意料,他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实际年龄应该更小的孩子,会有这么强悍的意志力,竟然敢一个人将这么惨烈的现场收拾的一干二净,就好像在几个小时之前,这里依旧是那个神圣的教堂一般。

“喂!”

段不断喊道:“小子,别在那里待着像一个娘们,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完了后,就赶紧过来,我们准备出发了。”他虽然在心底,对这个孩子有了那么一丝欣赏,但依旧是一脸嘲讽的对着他喊着。

小牧师听到段不断的话,这才慢慢的抬起了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可以说是淡漠:“我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既然你想要带我走,那自然会安排好一切的。”

“呦呵!”

段不断听到这个小牧师的话,可真是乐了,他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么一番话,似乎自己给他安排好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小子,不得不说你很有种!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将事情都安排好,信不信我把你带到巴黎之后,就立刻将你卖掉,卖给那些有特殊爱好的资本家老爷们,到时候想必一定会让你过的很快乐。”段不断一脸调侃的说着,特是将“快乐”这两个字的音,故意发的很重,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但是,小牧师依旧是一脸的不为所动,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也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大喊大叫之类的,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段不断。

直到,段不断自己有些扛不住了,他本身就是一个没有多少耐心的人,更加的不喜欢和别人对视,特别是一个孩子,他非常讨厌且畏惧孩子,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之他一直都是这样。

“好了好了!”

段不断认输一般的说道:“算你小子狠,你确实是不用准备什么,但有一件事你说错了,我对于你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安排,有安排的是这个东西。”

段不断将这句话说完,就一个闪人到了那个大箱子的旁边,拍了几下说道:“能够安排事情的人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这么一堆东西,有这些物件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小牧师这个时候的目光也随段不断看了过去,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一切都是从这么一堆东西开始的,一切的罪和恶,一切的生与死,可是,事情会因这些东西而终结吗?

他不知道,段不断也不知道,可以说所有人都不知道。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