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段不断思考,该不该将这个箱子藏起来的时候,原本紧闭着的教堂大门,却突兀的打开了,一个年轻的牧师从里面探出了头,他的年龄大概在十七八岁。

教堂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就已经替段不断做了决定,现在的他带着个箱子,自然是避之不及,直接与对方的目光相撞,他在这个脸庞稚嫩的年轻人身上,似乎看到了一点儿莱斯特当年的影子。

“如果,莱斯特的侯爵父亲,在那个时候没有阻止他当牧师的话,恐怕就是对面那个年轻人的样子。”段不断心底暗自说到,如果莱斯特的父亲没有阻止他的话,估计莱斯特也不可能被段不断侵占身体,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可是,对于这些事情,段不断也只是想想而已,莱斯特的遭遇自然是可怜的,但他段不断比起对方来说,也好不到那里去。如果,莱斯特的生活没有发生改变的话,先不论生活的好坏,最起码还是没有性命之忧的。

可他段不断,假如没有侵占莱斯特身体的话,还会有一个牛斯特,马斯特在等着他,总之,综艺秀节目组是不会觉得段不断可怜,而就此放过他的,在综艺秀的这些恶魔的心中,并不存在什么怜悯之情。

段不断一瞬间想了很多,可最后也只能是化作无奈的一笑,往事根本不可能重来,而他也做不成李白那样的人物。

“这位先生!”

年轻牧师,奇怪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子,一个人凌晨六点的时候,扛着一个大箱子站在教堂门口是想做什么,牧师心里奇怪的想到:“难不成,这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但看这穿着也不想呀!”

现在的段不断虽然不算是多么有钱,可在剧院的这么长时间里,也积攒了一点儿积蓄,所以为他置办几件不错的衣服,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现在他身上穿的这件衣服,还算是比较昂贵的。

这就令牧师更加的奇怪了,他想不明白,干脆直接问道:“这位先生,不知道有什么能帮助到您的吗?”

段不断听到对方的询问,看起来这个年轻牧师的心灵,还算是比较干净的,没有被这外界的污秽所感染,最起码现在是没有,这一下就令他好感大增。

只听得段不断笑道:“哦,也没有什么事,我只不过是从乡下来的,打算到巴黎讨生活的人,只不过连夜赶路有些累,所以想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下。”

“巴黎?”

小牧师听到段不断的话,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了,他不明白巴黎与他们这个地方相反,对面这个人要到巴黎去,却怎么来到了这里,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嘛!

段不断看到这个小牧师的表情,一时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认为对方是在嘲讽他,然而小牧师并没有嘲讽的表情。虽然如此,但由于段不断非常敏感,因为方向感极差是他心底永远的痛,现在自然是戳到了他的痛脚。

他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一个小牧师话怎么这么多,难不成忘了基督的教义了吗?该怎样对待陷入困境中的人,是像你现在这么一副质问的模样吗?”

小牧师被段不断说的一时语塞,只能是讪讪的低下了头,将教堂的门打开,让这个奇怪的路人进去,就连段不断从他身旁经过的时候,都不敢用眼睛直视对方。

段不断对于自己这欺负小朋友的行为,并没有感到一丝愧疚,相反还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俨然一副胜利者的模样,虽然这个所谓胜利者的称号,来的实在是有些名不符实。

当段不断进去之后,入目便是耶稣受难的雕像,干瘦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似乎是在替人们承受着世间的苦难,他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触,因为他不信奉这些,可虽然如此,他也绝不会去阻止别人信奉这些,因为这就是人们心中的一个信仰,最纯粹的信仰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段不断看了一会儿,就将目光从耶稣像上移开,他四处打量了一番,似乎这个教堂里面的神职人员并不多,最起码他在教堂的大厅中,还没有看到除了那个小牧师之外的人。

“喂!”

段不断背对着跟随他进来的小牧师,说道:“这里看着空荡荡的,除了你以外,就没有其他的人了吗?”

“嗯?”

小牧师还沉浸在段不断方才对他的说教之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段不断咳嗽了几声之后,他才发觉对方的询问,急急忙忙的说道:“不,不是这样的,教堂里面除了我之外,还有我的老师和三位师兄,我的老师是这所教堂的主教,只不过他和三位师兄,两个小时前去镇子的集市上采购东西了,想必一会儿就回来了。”

“哦!”

段不断点了点头,虽然这么大的一所教堂里面,就只有这四个人和一个孩子,但他也不会有什么惊讶的,因为法国本来人口就比较少,而且这样规模的教堂,在欧洲这片土地上,最多也只是在一个镇子范围之内,有些影响力而已。

“嘭!”

段不断问清楚大概的事情后,这才将肩膀上的箱子扔在了地上,随着箱子落地,激起了一阵木屑,这自然是因为木箱年代久远,已经腐朽的原因。

但是,有一点还好,这所教堂被打扫的还算干净,要不然段不断这么一下,整个大厅里面就得尘土飞扬了,从这一点上能看得出来,这师徒几人也还算是一心清修。

段不断这一下虽然没有什么,但却把对面的小牧师惊呆了,因为在木箱落地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里面全部都是些金闪闪的东西,似乎和那些金银珠宝有些相似,再看着几乎被砸出一道痕迹的大理石地面,整个人一下就愣住了。

但由于只是一瞬间,箱子的盖子又重新闭合了,小牧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心里肯定自己刚才是眼花了,怎么有人可能拥有这么多财宝,简直比那些新兴的资本家们还有钱。

虽然,小牧师不敢相信这一箱子都是财宝,但对于这个青年男子还是感到吃惊,只不过这次令他惊讶的是对方的力气,这么一大箱子的东西,就算不是金银之类的贵金属,其重量也绝对不轻,绝对有二百多斤重,可对方却一路扛到了现在,简直是天生神力。

当然,小牧师还是低估段不断了,要知道他的这个大箱子里面,非但装的都是金银珠宝,而且箱子的重量要远远超出了二百斤,可他也没有兴趣和对面这个小牧师去炫耀,他可以和对方玩闹,但绝对不会以势压人。

对于这些宝藏,他也就往那里一放没有去管,因为这里面的几个人,他一根手指就能对付得了,而且从这个小牧师的话中可以得知,距离这里最近的小镇,足足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就算是将这里的五个人全部杀光,他也有足够的时间逃离现场。

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嗜血魔王,非得见一个杀一个,只要旁人不去主动招惹他,那么他还是个待人和善的大好青年,要知道现在像他这样的青年人不多了,大多数的都只会整天宅在家里,玩玩撸啊撸,或者继续玩撸啊撸,比如那个“风流倜傥”的作者大大。

段不断将箱子放下之后,忽然发现自己接下来不知道要做什么,他来到这所教堂之中,也算是客人,总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去乱动人家的东西,虽然他现在很饿。

他这样想着,将目光转向了小牧师身上,示意对方拿出一点儿,东道主慷慨好客的气度来。

但是,当他看向小牧师的时候,对方也直愣愣的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一时间场面无比的“和谐”。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