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停下攻击的段不断才恢复了冷静,平复了一下自己暴怒的心情,他低下头看着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红死魔。

虽然,现在红死魔占据的是阿诺的**,看起来样子极其惨烈的是这个孩子,但其本质却是早已心灵扭曲的红死魔。

红死魔现在已经没有了一丁点儿的反抗能力,只是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仰望着天空,不知道他此时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也许是在忏悔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也许是什么别的事情。

“自作孽,不可活!”

段不断看着红死魔的这副模样,只是恨恨的说了一句话,紧接着右手握拳,打算给红死魔最后致命一击,终结这个不幸且可悲的灵魂。

这就是段不断的性格,他可没有那种正义主角将反派杀死之后,还要大谈特谈一番,审判一下反派所犯的这些罪行,他一直以来奉行的原则就是,斩草不留根,不会给对方一丝反击的可能。

段不断右手紧握,看都不看地上的红死魔一眼,瞬间就是一拳击出,实打实的砸在了红死魔的身上,只见红死魔立刻喷出了一口鲜血,洒在了段不断的胳膊上。

段不断这一拳下去可不轻,直接将红死魔几乎是打死了,红死魔现在双目涣散,完全没有一点神采,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眼看是活不成了。

段不断看到红死魔的样子,也放下心来,只要将这强敌除去,他的这期节目就可以算是完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段不断就打算将自己砸在红死魔身上的拳头收回。

但是,这个时候异变突生,红死魔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红死魔身体这一融化,瞬间将段不断的拳头吸了进去。

段不断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拳头在红死魔的身体里面,所产生的阵阵灼烧的刺痛,他的脸色立刻变的难看起来,因为他知道令他拳头感到灼痛感的原因。

“真是该死,没想到红死魔竟然将这具身体完全侵蚀了,现在这具身体完全就是一个病毒聚集地。”段不断低声暗骂着,眼看着自己就要完成任务了,可这曾想闹了这么一出事。

段不断试着将自己的手,从红死魔的身体中抽出来,但是这样做的却是收效甚微,因为他发现红死魔的身体中有一道莫名的力量,将他的拳头吸引住了,令他无法逃脱。

但是,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随着时间一长,段不断惊恐的发现,红死魔身上的毒素并不是就此停止,而是通过自己的拳头,不停的向上延伸着,逐渐蔓延至自己的身体。

发现了问题的段不断,这下可真是急了,他如果再不想办法制止这腐蚀的蔓延,估计他迟早都要步红死魔的后尘,被人家拉去做陪死鬼。

不得不说红死魔这一手着实阴险,如果谁想要将他杀死的话,绝对是要被他这一手段给反制住,这简直是死了还要拉一个垫背的。

但是,段不断是个甘心做,为他人垫背的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既然红死魔想要拉他做垫背的,这个时候他也就不必再忌讳什么了,只在一瞬之间他就想到了应对的办法,既然他现在无法摆脱红死魔的身体,那他何不将这具身体破坏掉。

段不断右手无法从红死魔的身体中脱离,但是他却能将这具身体拖动,所以他试着将红死魔附身的阿诺身体拖动了一下,没想到不费什么力气,他就轻而易举的拖动了这具孩童的身体,这比他想象中的要轻松多了。

段不断一步步的拖动着红死魔占据的身体,逐渐将这具身体拖到了那颗红死魔先前撞上的大树,这棵大树也实在是顽强,刚经过红死魔这么猛烈的撞击,和红黑色毒雾的腐蚀,现在都没有倒下,依旧是坚强的挺立在这里。

所以,这次段不断又打上了这棵树的主意,他这次的打算是将红死魔所依附的这具身体,不停的往这棵树上摔,直到将这具身体摔成肉泥为止,他就不相信了,到时候将这具身体摔成一摊肉泥,他还摆脱不了红死魔对自己的束缚。

“嘭嘭嘭!”

段不断想到便立刻实行,右手拖动着阿诺弱小的身体,在往树上摔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有些抱歉的看了这个孩子一眼,虽然这个名叫阿诺的孩子早就已经死了,但是将要把这具身体毁掉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可是,他虽然有仁慈的一面,但更有杀伐果断的一面,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次要的,更何况是一个已经死了的孩子,也只能是对这具身体说声抱歉了。

段不断想罢,便立刻行动起来,右手甩动着这具尸体,阿诺的年龄本来就不大,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而已,身体轻而易举的就被段不断在树上撞击着。

段不断这一下下真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这棵粗壮的大树都砸的是摇摇晃晃的,本来就所剩无几的树叶,现在也被段不断这暴力的行为,震的纷纷掉落下来。

但是,不得不说段不断这样的做法确实很有效,没过多久这具尸体已经是不成人形了,段不断继续用力的摔打着,直至将这具尸体中的骨头都纷纷打碎,甚至在外面都能清楚的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段不断这个时候,脸上也被溅出的鲜血沾满了,整个人看起来煞气凌人,远远的就让人有一种避而远之的想法。

段不断这样的做法很奏效,没过多久,阿诺的身体已经是一摊肉泥了,但是段不断的手还在这摊肉泥之中,那身体中所传出来的吸引力没有一点儿削弱。

段不断看着自己所做的都成为了泡影,心中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时间却不容许他有空在这里感慨,因为那具有腐蚀性的毒雾,现在已经将他整条右臂都侵蚀了,他现在都想把自己的右胳膊砍掉。

因为,这腐蚀性的灼痛感确实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就像是将整条胳膊放在了浓硫酸中,如果谁体验做过这事情,估计就会体验到其中的感觉。

但是,如果仅仅只有这些就好了,关键的是这毒雾还在不停的蔓延,段不断现在几乎都要抓狂了,右手上的那具尸体现在都已经成为了一摊肉泥,但依旧是诡异的附着在他的身上,就算他不停的挥动右臂,都无法将这肉泥甩掉。

随着这尸体成为一摊肉泥,又发生了更为诡异的事情,这摊肉泥在段不断的手臂上形成了一整团,现在是完全的将段不断的胳膊包裹住了,阵阵黑红色的雾气也从这团肉泥中散发了出来。

段不断看到这红黑色雾气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瞬间都不好了,对于这红黑色的雾气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正是红死魔的天赋瘟疫红死病的病毒,他不知道这红黑色雾气的出现有什么作用,但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然而,事实也证明了段不断的猜测是正确的,虽然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猜测,几乎是不费他半点脑细胞,那红黑色的雾气正向着他的身体包裹而来。

段不断眼睁睁的看着这团红黑色的雾气,向着自己的身体袭来,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是看着这团红黑色的雾气将自己笼罩,先是自己的手臂,紧接着就蔓延至了自己的上身,然后呈放射状向着自己的头部和下身袭来,直至将自己全身包裹。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