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芊突然有些紧张,她心跳的快了些,然后才伸出手一下拉开了那块白布。

入目的就是一幅很漂亮的油画。

画上是一片向日葵花田,向日葵开的灿烂,个个面对着太阳盛放着,金色的花盘让人看到就觉得一阵阵暖意。

而花田中正站着一对男女,他们彼此对视着露出笑脸,脸庞犹如盛开的向日葵。

他们年纪不大,还是少年少女的模样,满是青春洋溢。

这是一对恋人。

伊芊盯着画里的少年看了看,半晌后才不确定的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钟爷,“那个男孩子,是……”

女孩的画工很好,画上的人虽然只露出了脑袋,剩下的身体被花丛挡住了,可伊芊还是觉得他的五官很熟悉。

“是我。”

钟爷看着那幅画,手指在微微的颤抖。

伊芊也被惊到了。

这画被保存的很好,应该是做过了特殊处理,颜色依然是鲜艳的,根本不像二十多年前的旧作。

如果里头的男孩子是钟爷,那女孩子岂不是……

“那个公主房,是你给你的恋人准备的?”伊芊小声的问。

钟爷没有说话,但这就相当于默认了。

伊芊这下真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了。

没有人住的公主房,阁楼里陈旧的装扮,这些一看就是多年前的古物……钟爷这么多年的未婚,还有他喜欢少女的传言。

伊芊感觉自己已经猜到了真相。

“她叫小葵,是我多年前的初恋。”

钟爷看着画中的那个少女,眼中浮现出了温柔的神色,他盯着她的脸庞,眼前像是再次看到了那个俏皮的少女,“很俗套的故事,穷小子遇到千金小姐,我们高中时谈恋爱,约好读同一所大学,但她家人知道了。”

钟尧的出身不好,家里跟权贵完全沾不上一点边,只能说是一般家庭。

但小葵却是个被宠爱长大的女孩,她家世出众,从小就学跳舞,学乐器,还会画很好看的画。

她调皮,任性,但却阳光的像是一抹阳光,照亮了钟尧,让他的阴暗的内心世界也跟着明媚起来,从此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有她了。

万幸,小葵也注意到了这个沉默的少年,从她在学校里无意摔伤了腿被他背着下楼梯后,一颗心就遗失了。

是早恋,而且对方又是穷苦人家,理所当然的,小葵的家人坚决反对,绝对不允许他们他们在一起。

但叛逆期的孩子又怎么听得进别人的劝?在他们看来自己的眼光自然是最好的,他们看上的人才是整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对家人的话完全不听,甚至他们越抗拒,自己就越坚决。

那时临近高考,女孩家人直接把她带回了家,不再让她去学校上课,到了高考时让她正常考试。

两人约好考江市的一所大学,但家人却私自改了女孩的志愿,给她报了京大。

两人全指望着大学后的相见相依,哪怕这些天受了不少苦楚也都忍耐着,可在录取通知书下来后,两个人都崩溃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