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那煜王倒是好计算,她把宫人全杀了,以为这样就血洗了林嘉的旧部势力,她就可以无忧的登上皇位了。”

姚悦嘲笑的继续说着,“但是陛下却根本没有打算留下她的性命,在进宫前就找到了她埋伏在宫城附近的人并一网打尽,之后把她也给杀了。说起来林嘉还应该感谢我们陛下替她报了仇才对!”

林嘉就是耀国陛下的名字,易清本名林清,易这个姓是他做的伪装。

易清和水临僵在了那里,神色难看异常。

耀国出事这么久,他们得知这个惊天内情,心中的激荡哪怕再掩饰也还是流露了出来。

“清夫郎,清夫郎?”

轩辕逸看过来,唤了他两声,易清才猛然回过神。

“王夫有何事?”

他的声音沙哑,眼神中似有些水意。

“你的神色怎么这么差?”轩辕逸似是疑惑的询问。

“我没想到陛下竟然是因为这种事遇刺,心中太难过了。”易清掩饰的扯了一个笑容,“王夫,容我先行告退,换身衣服再过来守着陛下。”

轩辕逸深深看了他一眼,就摆摆手,“无妨,你且下去歇着吧,陛下这边若是醒了我派人告诉你。”

易清行了一礼,就带着水临离开了,步子显得有些凌乱。

很快,宫中的人就得到了消息,知道今天晚上的刺客原来是耀国的余孽,而那些人也全都服诛了。

大臣们被放出了皇宫,王夫紧接着就开始肃清皇宫,把那些来历有问题的人全都清除了个干净。

而此时,易清和水临正相顾无言。

两人心头一团乱麻,今天听到的事情真相让他们根本静不下心,满脑子都在想像着煜王派人屠宫的场景。

“皇姑怎能如此,我母皇对她宽厚,明知她有异心却还顾念着姐妹情谊留了她一条命,最后只是把她驱到了封地,她竟然如此狠心……”

易清的泪从眼眶滑落了下来,哭的不能自抑。

水临也是如此。

如果说是被炎国的陛下所杀,那虽然愤恨可却可以理解,但是由煜王动手,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血脉亲情放在那里,她竟然一点也不顾及,不仅杀了皇室中人,还把整个宫里的人全都杀了个干净!如此手段简直令人闻风丧胆!

易清趴在桌上痛哭了起来,他无法想像母皇在被杀前是怎么样的心情。

哭了好久,当泪都干时易清才抬起头,他的眼睛已经肿成了核桃般大小,脸上满是泪痕。

“水临,我们认错仇人了,这个仇,不能再报了。”

他说出这句话后,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今晚他决定对陛下动手,心中本就有着诸多不舍,如果不是有国仇家恨在提醒着他,他绝对不会狠下心迈出那一步。

宴席时他就纠结又忐忑,生怕伊芊拿起那碗有毒的鱼羹,后来那刺客的动手阻止了这一举动,他当时心中竟然奇异般的松了一口气。

身上受了伤还有生的可能,可若是服下鱼羹,就会立即暴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