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清和水临都眼睛泛红。

是啊,陈青说的不错。

没有过招降,炎国人进到耀国宫里后就一路杀光上下所有的人,从陛下到宫女一个不留,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若非如此,他们又怎么会如此愤恨,如此难以释怀!

“你休得胡说!陛下才没有血洗耀国皇宫!”

董冉喝道。

陈青冷笑,“怎么,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当时有多少人看到你们进到都城逼近皇宫了,现在你们却还在否认?”

“她说的没错,血洗皇宫的事情不是陛下所为,而是另有其人。”

姚悦也开口了。

“另有其人?到现在你们还想骗我!”陈青怒了。

易清和水临也暗自冷笑起来。

这是举世皆知的事,炎国对耀国用兵,一路所向披靡,直攻到了都城,然后伊芊就率着众兵一举攻到了皇宫。

那日皇宫血流成河,耀国的人没有一个活着离开。

也是此次一战,让炎国陛下的凶名远传,镇压了不少有邪心的势力,换来了如今的太平。

这么明摆的事实,现在伊芊的两个近身女官竟然在否认?

“做就做,没做就是没做,我们为何要骗你一个将死之人?”董冉冷笑了一声,“你们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耀国皇宫被血洗乃是煜王所做,可跟我们炎国无关!等我们到了皇宫时就已经是一片血土了。”

“你胡说!这不可能!”

陈青瞪大眼睛叫道。

易清和水临也是呼吸一窒,没有反应过来。

董冉说什么?

血洗皇宫,是煜王做的?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们当时可是跟随陛下身侧的,一切都是亲眼目睹!还有,你以为耀国为何在战争中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还不是因为煜王当了那个奸细!她一直向我们传递着耀国的用兵情报,正是有了这些我们才那么顺利的。”

姚悦也开口了。

“不错,煜王她贪心不足,想谋取皇位,但是却被耀国陛下识破,压制的她没有还手之力,还把她赶出了京城,她自知力量不足,正值那时我们大军压境,她就找到了我们炎国寻求合作,而她拿出的诚意就是那些战略消息。”

董冉补充。

“这不可能,不可能……”陈青失神的喃喃,满脸的震惊。

而易清和水临也是如此,失魂落魄脸色苍白,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似的。

血洗皇宫不是伊芊所为?

是煜王做的?

易清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

煜王是他的皇姑,是耀国陛下的亲妹妹,她文采武略样样精通,但比之陛下却还是差了一点,但她一向不服,这是耀国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她有野心,但是陛下却念在血脉亲情还有名声上没有下杀手,只是把她赶出都城,让她回到了封地。

出事那一日是易清母皇寿辰前半个月,所以煜王就提前从封地赶往都城贺寿,也就是说那时她的确是在皇宫的,这一点上没有什么问题。

那件事,竟然是煜王所为……

易清脸色惨白,情绪复杂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