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清说完,就看到轩辕逸面上浮现出了怒色。

易清握了握拳,已经做了准备,不管他怎么驱赶,自己都不能走!

但是轩辕逸却是瞪了他一眼,就把目前投向了榻上的陛下,不再管他了。

易清松了口气。

水临搬了个小杌子到伊芊的床边,让易清坐下,这样如果伊芊就动静,他就能第一时间发觉。

易清失神的看着伊芊。

女子因为疼痛而微蹙着眉,哪怕陷入昏迷表情也十分不适,她胸前的伤已经被包扎好了,还是还是有一抹血色透了出来,让人看着胆颤心惊。

以前威严的面容,此时却显露出柔弱之感来,这让易清也觉得自己心口发痛。

以往她对自己的好全都一点点浮现出来,易清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揪住似的,又是着急又是难过。

太医们已经下去了,宫人也按药方熬成了药,轩辕逸接过药亲自给她喂了下去。

“王夫,已经审问出来了。”

董冉走了过来,面色肃然。

轩辕逸和易清都是精神一振。

留下活口的那个刺客被董冉和姚悦拉了下去严加审问,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到现在终于是有了结果。

“他怎么说?”轩辕逸冷然的问。

“那人是耀国余孽!”董冉的脸色也很不好。

此言一出,在场的三人全都变了脸色。

轩辕逸是惊怒,而水临和易清则是慌乱震惊。

耀国人?怎么可能!

两人连忙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出了眼中的茫然与疑惑。

那些刺客分明不是他们派过来的,怎么却说自己是耀国人呢?

“耀国余孽?究竟怎么回事!”轩辕逸问。

“这个刺客叫陈青,她的兄长是耀国的荣夫郎,荣夫郎死于灭国之难中,她想为兄报仇,就找机会混在了宫人之中意图刺杀陛下。”董冉咬牙说道。

“岂有此理!她人呢?”轩辕逸怒道。

“已经在殿外了。”

“我去看看。”

朝着伊芊看了一眼,轩辕逸把知书留了下来,自己则是跟着董冉走了出去。

在他之后,易清和水临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来。

荣夫郎!

两人在耀国宫中长大,自然知道这位荣夫郎的,不过他虽是夫郎,却不是太受宠爱,在宫里的存在感不高。

易清知道荣夫郎有个妹妹,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没想到那个刺客竟然是她的人!

两人走出来,就看到姚悦正押着一个浑身血迹虚弱无比的人,那个女子显然是受了重刑,看着十分凄惨。

“你就是刺杀陛下的主谋?陈青?”

轩辕逸怒问。

陈青抬起头看了轩辕逸一眼,咧嘴嘲讽一笑,“是我,那又如何?”

“大胆,你竟然敢刺杀陛下!”

“我为何不敢?若不是你们派人长驱直入宫中,杀光了宫中上下所有的人,那我哥哥怎么会死?”

陈青似乎是很激动,哪怕身体无力也在喘息着吼叫,“你们好狠的心,我哥哥只是个夫郎,他什么也做不了,也抵抗不了。可你们连劝降都不做就血洗了皇宫,你们都是禽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