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可是当看到伊芊被刺中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好痛,那一刻他也想要尖叫出声,可嗓子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此时易清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陛下绝对不能有事!

水临却不知道易清在想的什么,他只是在思索动手的人会是谁。

不得不说陛下是个颇有手腕的人,如今朝廷内外皆是安稳,也没有人对她的位置虎视眈眈,因为曾经有过那些念头并且有这个资格的人已经全被她清除掉了。

既然如此,那还有谁会对她下手?

易清赶到寝殿的时候,伊芊床前已经被太医们围住了。

旁边放着一盆血水,还有已经取出的匕首,那红色映的易清头脑发涨,只觉得更加心悸难受了。

“陛下怎么样了?”他慌张的问。

轩辕逸正坐在伊芊的床边,闻言就看了过来。

“回清夫郎,陛下的伤势很凶险,正在心脏之处,所幸伤口不深。”一位林太医忙回道,“我等已经上了药,血已经止住了,但是还得看陛下的恢复情况……”

“也就是说没有伤到心腑?”易清大大松了一口气。

“是,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伤口可能不致命,但依然凶险,如果陛下今夜发了烧,那就不太好说了。

“用最好的药,如果陛下安危有失,你们的脑袋也别想要了!”轩辕逸横眉冷喝。

他本来脾气就不好,这些天是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整个人才显得和善温和了很多,此时伊芊出了事,他凶悍的一面就又露了出来。

太医们吓的缩了缩脖子,赶紧应声,急的头上都出了汗,凑到一起讨论着开什么方子最为合适。

这个时间,后宫的夫郎夫侍们也全都赶过来了,一个个都很关心着急的样子,还有人在呜呜的哭了起来。

轩辕逸听的脑仁疼,大吼一声:“哭什么哭!都给我退下去!”

夫侍们呆住了,有人被他这一吓竟然打起了嗝,声音在屋子里异常响亮。

“没听到我的话?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都出去!”

轩辕逸再道。

“……我们也是担心陛下。”有人怯怯的说道。

他们入了宫,这一生都跟陛下扯上了关系,如果她出了事,那他们的将来可就不好说了,又怎么能放下心?

“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们,退下吧。”轩辕逸皱眉,不耐烦到了边缘。

大家也被他这模样吓到了,不敢再忤逆,行了礼就连忙退了出去。

轩辕逸看向站着的那个人,眯起眼睛,“清夫郎,你没听到我的话?”

易清抿唇,“我想留下。”

“你在这里会打扰到陛下休养。”轩辕逸没好气。

“我不会出声,就在这里看着陛下就好。”

易清很坚持。

他心很慌,看着躺在榻上那张虚弱又惨白的脸,就觉得慌的坐立难安,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惶恐。

他不能回去,即使回去也静不下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