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清不禁想到了自己的亲人。

他的父王,母皇,还有自己在耀国宫中度过的快乐时光、兄弟姐妹们的相处点滴……

他从小不喜拘束,不想在宫中待,只想往宫外跑,母亲也纵着他,派高手暗中保护,每隔一段时间就让他出去放放风。

后来他长大了,更不想留在宫里,他不喜后宫中那些尔虞我诈,就干脆离了宫逍遥。

不少人都反对,但母亲却还是支持他。

若不是他正好离了宫,那当耀国有难时,他也会丧命于此,那便没有今日的易清了。

国破家亡的仇,真的能放下吗?

他又想到了陛下的面容,两者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烁。

闭上眼睛,过了半晌他再次睁开眼睛时,眼中就是一派平静了。

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一般。

“报。”

水临听到他这样说。

“那太好了……不知主子打算怎么做?”水临一喜。

“我亲自出手解决她,哪怕我死了,也得拉她一起陪葬!”

易清目光坚定。

“五日后便是陛下的寿辰,到时人多嘈杂,正是合适的时机,不如就等到那时吧。”

水临提议。

易清点点头,咬牙应了。

对于这次寿辰,宫中确实是准备已久,到处都忙的热火朝天。

不过伊芊却不用做什么,自有下头的人去安排,当然王夫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这次寿辰不是整寿,伊芊没有大办,只请了朝中二品以上的官员还有后宫诸人。

宴席开始前先是众人依次送出贺礼,然后就有歌姬舞姬表演。

气氛一片欢畅,大家一边吃着一边欣赏表演,时不时低声交谈几句。

坐在伊芊旁边的轩辕逸看似对众人笑的温和,实际上暗地里却是紧张的不得了,他的手一直在绞着手帕,手心满是冷汗。

伊芊似是察觉了他的异常,悄悄伸出手来覆上了他的,然后重重一握。

二人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一言不发。

易清坐在王夫的下首,言笑晏晏的跟身旁的夫郎们说着话,但隐约可见有些紧张。

不一会儿,就有宫人端着菜品过来,并一一摆放到了人前。

主菜已经上完,大家也已经吃了个八分饱了,现在上的这道菜是鱼羹,非常鲜美,汤呈奶白色,看着就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这个就是明湖的太山银鱼了吧?”伊芊笑问。

“回陛下,正是,太山银鱼正当季节,肉质细嫩,鱼汤更是鲜美可口,饭后喝上一些最好不过了。”王夫答道。

“上次吃还是去年,那朕就要尝一尝今年的品质如何了。”

伊芊说着就要去拿碗了。

易清咬住了唇,眼中闪过复杂之色,紧紧的盯着她的动作。

“啪!”

伊芊刚碰到碗,就感觉到身前有什么东西一晃,一道人影凑到跟前,然后银光一闪,就有东西朝她刺了过来!

“啊——有刺客!保护陛下!”

众人都惊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时候竟然会有刺客过来!

那些端菜过来的宫人们不仅没退下,反倒拿着匕首就要行刺陛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