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筹谋之事如此隐密,陛下如何会得知?这不可能!也许只是偶尔才选中她罢了。”

易清脸色一白,下意识就想否定。

“好,即使不提齐钰,那这些天陛下的反常如何解释呢?”

水临冷静的看向易清,“她忽然对您的冷落,还有若即若离,这难道还不反常吗?”

反常,当然反常。

易清以前跟陛下那么亲近,当然能察觉她的异常,只是一直没有往这上面想。

“你是说,我们已经暴露了?”易清有些失神的喃喃,眼睛发直。

“奴才也不肯定,但是这个可能是有的。”

水临也反复考虑过,究竟问题出在哪里,他们是为何暴露的。

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有头绪,明明一切都没有异常。

易清坐在那里发呆,他神色不属,表情非常的难看。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秘密都暴露在了她的面前,还有,她是何时得知的呢?

如果是在忽然冷落自己之时,那前几天自己手受伤时她的温柔和担心是真还是假呢?

他不敢想。

“主子,我们筹谋的事太过惊骇,只有一次机会。”水临走到易清面前,与他四目直视,“我们不能冒险,事情就要按最坏的打算来,假如陛下真的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那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水临才刚说到这里,易清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不,不可以!”

“为何不可以?”水临盯着他,“你舍不得了?你想饶了她?”

“我不是……”

“到这种时候了您还在犹豫什么!”

水临忽然就愤怒了,不顾尊卑的大吼出声,“我们耀国那么多条人命,您的家人,还在我的家人,他们难道就白死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才在这里站稳脚跟,难道什么都不做只去等死吗?”

“我没有不做,我只是觉得需要再等等,万一是你想多了……”

“想等是假,你爱上了陛下,不舍得杀她才是真吧?”

水临冷笑。

易清身体颤了一下,随即怒道:“放肆,你只是个下人!”

水临嘲讽的勾起嘴角,“下人?是啊,我是下人,但我至少还记得国仇家恨!可主子你呢?你在炎国待的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吧!”

“啪!”

易清忍不住给了水临一巴掌,力道之大让水临的脸颊立即就肿了起来。

可即使如此,水临的眼神也满是讽刺。

“你是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吧?主子,您说我们的陛下如果看到她的爱子有朝一日会爱上敌国的女人,还是她的仇人,她会怎么想呢?”

“你闭嘴!不要说了!”

易清眼中已经蓄起了泪,他连连摇头,泪水从眼眶落下,很快沾湿了衣襟。

他呜呜的哭了起来,又是伤心又是痛恨。

水临看着他这副样子,不禁轻叹口气,神色也缓和下来。

他垂眸跪在了易清的身前,哀求道:

“主子请恕奴才大不敬之罪,但是这个仇究竟要不要报,还望主子可以思索清楚,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