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临这样的眼神中,易清的眼神不自觉变得闪躲起来。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都是真的。”

“主子说的真的是心里话?”

“自然是。”

易清定定神,看向水临,不知道是在说服他还是说服自己,“我身负灭国之仇,自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夺得伊芊的信任,好达到我们的目的而已。”

水临打量了易清一会儿,易清这次没有再回避。

终于,水临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奴才就放心了,定会拼了命的帮主子达成心愿。”

说着,水临就重重握紧了拳,白净的脸上流露出隐忍的坚色。

自从冷止月来后,后宫中的人就开始人人自危了。

这几日,有关冷止月绝色的容貌早就已经传遍了后宫,哪怕是奴才下人们也都知道这位月皇子是多么出众的一位美人了,也知道他这些天和陛下走的很近。

虽然二人没有实际上发生点什么,但却是经常相携着赏花看月,有时还会一起用膳。

就连前些日子独得圣宠的王夫都被冷落到了一旁,一连几日都只是每日在陛下面前请安时露一面,然后就紧绷着脸离开了。

随着这些流言的传出,易清的脸色也一日比一日差,水临发现他每天都静不下心来,就连最喜欢的茶杯都被无意中打碎了一只。

“陛下看来是对那位月皇子动了心呢,咱们后宫是不是又要多一位夫郎了?”

“这还用说嘛,那是肯定的了,月皇子那么美的人,换成谁也抵挡不住啊。”

“这下可热闹了,也不知道清夫郎那边会不会……”

“嘿嘿……”

下人们窃窃私语着,但随后就脸色一白。

他们看到易清正铁青着脸站在园子的拐角处,那眼神宛如要杀人一般。

“水临,给我掌嘴!”

易清冷冷道。

“是,主子!”

水临也听的来气,以往知道是一回事,可现在亲耳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主子,这口气哪能咽得下。

不一会儿,正在说话的两位下人就被打的脸颊红肿,嘴角流血了。

“清夫郎息怒,小人错了,饶命啊……”

他们被打的头晕眼花,只觉得天旋地转,在水临停手后赶紧跪下哭求起来。

“再被我听到你们嚼舌根,非拔了你们的舌头不可!”

易清气怒说完,转身就走。

“主子,这样下来,恐怕形势不容乐观啊。”

水临也有些发愁了。

进宫来易清从来没有受过挫,原本如果顺利下去很可能会坐到贵夫之位,到时候距离他们的目标就又进了一步。

可现在横空出来了一个月皇子,两人容貌不分上下,而那月皇子却是个新鲜的美人,比起易清这个旧人来说肯定是更有优势的,如果他进了宫,那事情可就不好说了。

“我也知道,可又何办法?”易清紧皱眉头。

“不如……我们除了那位月皇子?”

水临眼中厉色一闪而过,杀气浓重。

“不可!”易清吓了一跳,“他是周国皇子,如何能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