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还好,应该不会有大碍。”

冷止月还没开口,伊芊却是说话了。

冷止月点点头,“月儿未觉得冷,应是无妨。”

“那也说不准呢,我不就是因为着了点凉病了吗?”易清说着就故作咳了几声。

冷止月抿了抿唇。

“既是如此,那月儿回去后便喝些姜汤吧,也好暖暖身子。”伊芊关心的说。

“是,月儿记住了。”

看着他们说话的这一幕,易清重重的咬着下唇,手也握紧了。

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碍眼过,以前不管陛下跟谁在一起,他都没有危机感,因为自己的容貌就是他最强大的信心。

但是现在这个淡雅如菊的冷止月,却是第一次让他心有不安了,这种不安甚至比轩辕逸还要强烈的多。

“清儿怎么出门了,是想要散步吗?”伊芊问。

“是啊,觉得在屋子里有些闷,就想出来走走,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陛下了。”易清挤出一个笑容,说着还娇羞的低下了头。

既是碰到了,那是不是要一起走?

但伊芊的反应却让易清愣住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走走吧,朕和月儿也要回去了。”

易清脸一僵。

冷止月目光扫过易清,似有所觉的弯起了唇,点头说:“正是呢,不过清夫郎不要逛太久,以免病情反复。”

易清眼神微冷。

这话是什么意思?

自己才刚说过让他小心身体,他就说了这么一句!

易清心中有气,可是当着伊芊的面只得生生忍着,还要挤出笑容恭送陛下。

等到伊芊他们走后,易清就气怒的冷下了脸。

“主子,我们还是回去吧,今天还是有些冷的,您别着凉了。”下人说道。

“着什么凉!我身体好着呢!”

易清没有给下人面子,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不会说话就不要瞎说话。”

水临瞪了这个下人一眼,就赶紧追上了易清。

易清回去后也发了好一通脾气,水临温声劝了半晌,这才算是安生下来。

“那个冷止月可不是个好惹的,这个人会是我的大敌,水临,派咱们的人盯着他的动作,有事立即禀报于我。”易清神色不善的说道。

水临却是迟迟没有应声。

“水临?”

易清看过来,然后就对上了水临打量的目光。

易清皱了下眉,“你怎么了?”

“主子……您最近对陛下的态度,似乎与以往大不相同。”

水临沉默了一下,说道。

易清心里一跳,“哪有不同?我倒觉得与往常一样。”

“是吗?但奴才却觉得,主子似乎对陛下过分在意了,以往您可不会常常失神,也不会因为陛下不来找你就生闷气。”

水临把这些天心里藏着的疑问问了出来,同时盯着易清的神情,似是想要看出他真正的想法。

“没有的事,我才不是因为她这样的!”易清不加思索的反驳,“我只是在担心她变了心,自己失宠,这样我们的计划就不好再进行了!”

水临定定看着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