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清的脸瞬间就白了,像是承受不住打击似的身体都踉跄了一下。

“主子,您没事吧?”水临赶紧过来扶住。

“我没事……那个美人是谁?”他的目光看向下人。

“不,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但是特别美……”

这么一说,那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看来就是那位月皇子了。”水临说道,“主子,我们要不要出去迎一迎?”

抿着唇,易清的手紧紧攥着椅子的扶手。

“去。”

半晌,他吐出了一个字。

在明面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和陛下相见了,这些天都是偷偷摸摸相处一回,时间短之又短。

如果是平常,他还可以忍,毕竟在易清看来,依王夫的相貌还有不讨喜的性情,陛下是不可能看上他的,自己的地位无可动摇。

可是见过了那位月皇子,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对方绝对不是平常的那些庸脂俗粉,不仅容貌好,最重要的是那股脱俗的气质,就连自己比起来也是略有逊色。

那样的佳人放到陛下身边,他不敢冒险。

易清没有直接就出来,而是特意换了身衣服,还打扮了一下,这才带着两个下人出去了。

“呀,有秋千!”

而此时,伊芊已经带着冷止月来到了秋千的位置。

这个秋千做的很精致,树藤很结实,而且每日都有宫人清理,看着很干净。

见到它,冷止月的眼睛就亮了一下。

“月皇子可要试试?”伊芊笑问。

“这……恐怕不太合适。”

冷止月有些心动,可是却觉得这样很失分寸,生怕伊芊不喜。

但是在伊芊的鼓励下,他终于还是点头了。

等到易清带人过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

那白衣男子坐在秋千上,宫人在后面轻轻推着他,他展颜笑着,那容貌真是有着摄人的魅力。

别说女子了,就连自己这个男人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但当看清他的装扮后,易清的心就是一沉。

昨晚冷止月在亮相时穿着的是舞衣,易清也不知道他平时会穿什么,所以刚才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自己照镜子时觉得自己娇媚非常,容颜摄人,可是看到冷止月这一身出尘的白衣时,他就知道自己输了。

大约这就是淡水无香之意吧,跟他一比,自己就显得过于雕琢了,沦成了刻意。

但这还不是让易清难受的。

冷止月荡着秋千,展颜笑着,而伊芊就站在一旁笑着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柔色。

这说明了什么?

“陛下。”

易清深呼吸口气,扬声走了过去。

“清儿也来了?身体可好些了?”伊芊目光看过来。

这些天顶着失宠的名头,易清也不愿意多出门,所以就用生病需要静养的说辞,也算是面上好看些。

“清儿已经好多了。”

易清行了一礼,就看向冷止月,“月皇子好兴致,只是这样的天气荡秋千,可能会有些冷的吧?”

却是把自己前几天还在愉快荡秋千的事忘了个干净。

冷止月早在易清出声时就从秋千上下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