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芊把轩辕逸吃醋的模样尽收眼底,不易察觉的微微一笑。

原主并不是一个好色之人,前世的这个时候她满心思都在易清身上,根本容不下别的人。

所以在察觉周国的意图后就十分冷淡,这位送上门的月皇子也就被请回去了,从头都没有给他好脸。

但这一次,伊芊打算用这位月皇子刺激一个人。

这个人可不是轩辕逸。

当天晚上,伊芊自然还是宿在了轩辕逸那里,轩辕逸仍在吃醋,在伊芊表达过绝不会把他收入后宫后才算是展颜起来。

大概是心情大好,也觉得自己今天无端吃醋有些过分,晚上在床榻时轩辕逸可谓是相当的主动热情,让伊芊直呼受不住,两人折腾到半夜才算是消停。

守夜的下人隐约听到了屋内传出的动静,不禁暗暗对视一眼,皆是咂舌。

现在看来王夫真是翻身了,陛下对他的宠爱不是作假,没有人比他们看的更清楚了。

看来以后对王夫得更恭敬才是,万万不可招惹了。

这后宫……恐怕是要变天了。

“陛下,月皇子求见。”

白日,当伊芊正在书房里看书时,姚悦就过来禀报了。

伊芊挑了下眉,放下书,“传。”

不一会儿,穿着白衣的冷止月就走了过来。

“月儿给陛下请安。”

冷止月俯身行礼,头恭敬的低了下来,纤细而优美的脖颈有着美好的弧度。

他长发只用一支玉钗固定着一部分,余下的披在身后。

白衣清俊,宛如竹间少年。

“平身吧。”

伊芊饶有兴趣的看向冷止月。

男子的容貌比起易清也丝毫不差,但两人的气质却相差很多。

易清是妩媚娇柔,而冷止月则如其名,像是冷月一般,自带一股清冷淡雅的气息,便是在整个后宫里这样的姿容气度也是难寻的。

“谢陛下。”

他的声音清脆,听着十分悦耳,说话时便直起了身子,露出一张素而不淡的容颜。

他似是不喜上妆,也不喜欢身上戴着多余的饰物,除了那支玉钗外就再无其他了,可这越发衬的他出尘清秀,与后宫那些打扮艳丽的夫郎们完全不同。

眉不画而浓,唇不点而朱,确实是位难得的美男子。

伊芊不得不说一句:看到美人,心情确实是非常不错的。

“月儿前来,是不是打扰到陛下处理公务了?”

从伊芊的桌案上扫过,冷止月抿了下唇,似是不安的问道。

“没有,刚刚批完奏折,正觉得憋闷呢,正好月皇子就来了。”伊芊笑道。

冷止月目中一动,“陛下既然觉得闷,那不如月儿陪陛下出去走走?”

“这当然好。”

伊芊看他一眼,笑着应了。

冷止月松了口气,也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此次前来炎国,自然是抱有目的的,周国富裕但武力不足,这些时间炎国刚刚解决了耀国,还正在休整中,等他们休养正息完,谁知道会不会再对周国下手?

他的母皇一直忐忑不安,生怕那一日的到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