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们只觉得为首这个人舞姿非常优美,那小腰也是柔软的不行,刚才众人跳舞时他们的目光其实都是在这人身上打转的。

可现在才知道这人竟然还是皇子。

当众人讨论声响起后,那位月皇子才动了。

他先是躬了下身,然后就把手放到耳边,把面纱取了下来。

顿时,就露出了一张娇美的脸来。

男子皮肤很白,身量娇小,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后,随着他行礼的动作滑到了两侧,在裸露的腰间荡啊荡,让人心都在痒痒。

“冷止月,给陛下请安。”

他的声音有些低柔,说着,还小心的看了伊芊一眼,随后露出一个笑容。

轩辕逸开始咬牙了。

这人竟然敢在自己眼皮子底子勾引陛下,真是岂有此理!

“原来是月皇子,皇子驾到,怎么也没有提前告知?”

轩辕逸开口了,面无表情,神色不善。

言丞相眉头一跳,赶紧赔笑,“只是想给陛下一个惊喜。”

“惊喜?哼,不见得吧。”

轩辕逸没好气的说。

惊是有了,喜在哪呢?

他只觉得闹心!

言丞相被噎了一下,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但心中却很不屑。

哼,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王夫罢了,就这王夫长的五大三粗的,别说陛下了,就是自己也不喜欢!

做为大国的炎国,陛下与王夫之间关系不睦,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言丞相自然也是晓得的。

哪怕方才看到伊芊和轩辕逸喂糕点、咬耳朵,也不影响她的这个判断。

“这是月儿的意思,想用舞给陛下和王夫一个惊喜,若是冒犯,还请王夫见谅。”

冷止月咬着唇,目光晶莹,隐有委屈的行礼。

轩辕逸想翻白眼。

“怎么会呢,我也是太惊讶了,月皇子方才的舞当真惊艳,就连我也看呆了呢。”

轩辕逸心中有气,可毕竟是王夫,知道应该维持皇家的体面,所以就说了这么一番话。

只是这语气,就有些不太好了。

“王夫说的不错,劳烦月皇子了,舞编的很是新颖。”伊芊笑了一下,“姚悦,去库房取出那支八宝缨簪赏给月皇子。”

“是。”

“多谢陛下赏赐。”

“赐坐。”

“谢陛下。”

冷止月抬头看了她一眼,娇羞的道谢,然后就在位置坐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闲谈了,看到天色差不多,伊芊就起身离去,离开前自然是吩咐礼部的人好生安置使臣与皇子。

“陛下,那周国好好的送了个皇子过来,肯定别有用心!”

轩辕逸一离开那个地方就愤愤说道。

“朕知道。”

“那个冷止月方才在勾引你!”

“……是吗?朕没发现。”

“我说是就是!他那眼神都那么明显了,当我是瞎子呢!”

轩辕逸越说越生气。

他是有些慌了,那个冷止月姿容太过出色,就是比起易清都不显得暗淡,这让他不禁自卑起来。

一个易清都有些搞不定了,现在可好,又多了一个月皇子!

周国把这位美人带过来还能干什么,那肯定是想充盈陛下的后宫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