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打横抱了起来。

一羞又一喜,易清忍不住露出笑容,然后伸手环住了伊芊的脖子。

伊芊抱着他来到寝殿,那些伺候的人看到伊芊眼神,全都退了下去。

水临出去后还是兴奋的,双眼都在放光。

太好了!

陛下竟然大晚上悄悄来到了清欢殿,看来她一定是忍耐这么久,再也忍耐不下去了,这才过来找夫郎了!

也是,夫郎可是陛下的心头肉,陛下这么久不见他肯定也很难忍,看,现在就破功了吧?

心中美滋滋的,水临心中仅有的不安在此时也消散无踪了,满心都是为主子欢喜着。

但易清此时却是懵了。

来到了床上,伊芊给两人盖上被子,就直接闭上了眼睛,“睡吧。”

易清眼中因为动情而尚未退去的水雾还在,听到这话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睡……吧?

哪个睡?

“陛……”

正要开口问,却看到伊芊已经闭上眼睛不再动了,明显是就要就寝的意思。

易清一头雾水,身体不上不下的让他非常难受。

他想要跟她亲近,可是陛下似乎累了的样子,如果自己缠上去是不是不太好?

他有些犹豫,可是欲念作祟,他终于动了。

柔软灵活的身体朝着身旁人凑过去,他的手要往伊芊腰间探,但下一瞬就被捉住了。

易清一愣。

“朕乏了,睡吧。”

“……是。”

易清有些委屈,可也只得收回了手。

陛下是怎么了?

不带这样的,您撩出了火,就这样把我扔在一边不管了?

短短一会儿功夫,身边的人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易清就着烛光看着她的睡颜,不知为何有些挪不开视线了。

女子相貌很出众,眉若远山,带着股清冷,当她面无表情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威严十足。

以往她从不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但今天的她却似有不同,易清只知道当她那样冷淡的打量自己身体时,他从心到身都在轻颤。

此时她睡着,睡颜很宁静,甚至有种圣洁之感。

易清看着看着,心神就也宁静下来。

专注的看着她,易清不知不觉就也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之中。

待到第二天早上,易清睁开眼时已经看不见伊芊了。

“陛下呢?”

他连忙坐直身子,有些慌张的四处看去。

守在外头的水临听到动静赶紧走过来,“主子您醒了?陛下早朝了,已经走了好一会儿了呢。”

早朝?

朝着窗外看了看,果然,天色已经大亮了,这个时辰她肯定已经走了。

易清还有些迷茫。

他其实一向浅眠,没办法,心中有着深仇大恨,就连睡觉都没办法安神,有时候夜里经常惊醒。

以往陛下睡在这里时,早上几乎在她有动静的时候自己也会醒过来,可今天是怎么了?

昨天他竟然睡的那么香,连个梦都没做,就一觉到天亮了!

这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会在仇人身边睡的这么沉。

“恭喜主子再得圣恩!”

水临欣喜出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