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啊,你也不想想,轩辕家一门忠烈,如果西南空缺无人镇守,那你姑姑会不愿意再回西南吗?”

伊芊摇摇头,然后朝着轩辕逸勾勾手。

轩辕逸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还是下意识听从了,起身朝着她走过去。

但人才到跟前,他就惊呼了一声——

“呀!”

腰间一紧,一双手就揽了过来,下一瞬,他就置身于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了。

他吓了一跳,手下意识的抱住了她的脖子,“陛下!”

他脸红了,又羞又急,想要起身,但伊芊却是揽着他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就是不让他离开。

轩辕逸浑身都僵住了,只觉得脸上滚烫,一路烫到了耳根,让他眼带羞意,根本不敢去看眼前人。

这个举动太亲密了,也太不敬了,可他为何觉得心跳这么快,心中这么甜呢?

“叫朕干什么?”

伊芊身体靠近他,一只手揽着腰,另一只手的食指却是放到了他的下巴处,然后用力一挑——

然后,一张带着羞意的俊颜就映入了眼中。

“你——唔——”

轩辕逸正要说话,可是下一瞬,唇就被柔软给覆上了。

伊芊轻吻着他,不时坏坏的轻咬他的唇,不一会儿,轩辕逸就觉得浑身无力了。

他紧紧的环着她的脖子,眼睛中有了水润,适才的怒意在此时全都消散无踪了。

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可是这么亲密的吻,却是第一次。

他也曾经幻想过,但是原主根本不给他机会,哪怕是圆房也是走过场似的,所以对此他已经不奢望了。

可他没想到,她竟然会在今晚自己质问她时吻他!

“这是对你的小惩,谁让你不相信朕的。”

伊芊轻哼了一声,再次咬了他一下,这才离开他的唇。

轩辕逸头脑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抱着她不松手。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

脸仍然是红的,但到底不再生气了,也冷静了下来,“陛下,您是说……你不是这么想的?”

“不然呢?”伊芊挑眉,不悦的看着他。

轩辕逸不禁思索起来。

她说的也有道理,轩辕家即使生气不满,可他们对朝廷一向忠心耿耿,只要陛下有吩咐,就连命都可以送出去,再次镇守西南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她没有必要仅仅因为这个就施舍给自己宠爱。

“朕宠爱你,是想明白了你的好,想好好对你,之前对你的冷落,朕也会全都弥补给你。”伊芊拉起他的手,慢慢摩挲着他手心的薄茧,“所以你不用怀疑,也不要乱想,知道了吗?”

轩辕逸又是甜蜜又是不信,“可是你分明对易清……”

“易清?你是说那个奸细吗。”

伊芊声音转冷。

“奸细?!”

轩辕逸震惊的张大嘴巴。

伊芊嗯了一声,在他耳边轻轻说出易清的底细。

易清并不是大炎国人,他是耀国余孽。

耀国被灭,易清本是耀国的皇子,但他因为常年在宫外游历玩耍,所以才逃过了一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