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逸笑了一下,可眉目间却有着忧色。

“王夫?”知书有些不解。

“有时候来的太过突然的感情,有可能不是真的。”他低声道。

知书眸色一动,“您是说,陛下可能另有图谋?”

轩辕逸抿了下唇,“最近朝中可有发生什么事?”

他身为王夫,出身又不凡,哪怕不受宠,可身份放在这里,总不可能连点人手都没有。

他自己或许对朝中政事不甚上心,也因为担心陛下介意而刻意远离,但他的人却会知晓所有情况。

“倒也无甚事……啊,奴才想到一件事,似乎快到潇将军搬师回朝的时间了!”

“小姑?”

轩辕逸步子一顿,眼神中有些凝重,“十年时间已经到了?”

“是,应该就是在这一两个月了。”知书点头。

这下,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十年之前,还是先帝的时候,陛下曾下过令,让轩辕逸的小姑姑,也就是轩辕潇镇守西南,时限为十年。

西南那边有着寇敌不时侵犯,轩辕潇擅于用兵,有她在,保管无人来犯。

但是西南的环境实在恶劣,就是个穷山恶水之地,可以说没有人愿意在那里待,生活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就连已经吃惯苦的士兵都不愿意长待。

如果十年时间到了,那轩辕潇就该回朝复命了,可那时西南那里无人镇守,到时派谁去就会又成一个问题了。

轩辕家世代习武,代代女子都是沙场大将,到时朝中人肯定又会推举轩辕家人前往……

但是如今轩辕家的女子只有他小姑姑与母亲二人,母亲如今身体越来越差,小姑更是已经待够了十年,那陛下会派谁过去呢?

轩辕逸越是想,心头就越是发冷。

他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关节都泛白了,心中的怀疑犹如惊涛骇浪一般!

这几天她对自己的热情、温柔,似乎都在此刻找到了理由!

“王夫,您先不要多想,说不定事情不是这么糟糕呢?”

知书看到他铁青的脸色后赶紧安慰,但轩辕逸又怎么能听的进去?

“除此之外,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他苦笑了一声,露出一抹凄惨的笑容,“知书,你告诉我,你还能找到别的理由吗?”

“也许、也许陛下是真的发现您的好,所以才……”

“我入宫这么久,她都没有发现我的好处,却在小姑姑快回朝时发现我的好了?这个理由别说我,就连你自己都不信吧?”

轩辕逸摇头,笑容发凉。

知书咬唇,终于是说不出话了。

是啊,入宫这么久,两人别说相敬如宾了,那是连宾的客气都没有,经常一见面就是不愉快。

可现在一切却像是从深渊里跳到了天上,美的太梦幻了。

知书本来没有往前朝想,可现在想到潇将军,心头也是这么认为的了。

“轩辕家本就势大,母亲在对耀国一役中又立了大功,可是回来后就伤了身子。我们家代代出大将,说声功高盖主也不为过!若不是我是男儿身,那陛下万不会容得轩辕家有今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