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成功的让轩辕逸放下了黑衣,想了想,就拿起了这件淡紫色的衣服。

果然,穿上后人的气质都有了不同,比以往的阴沉要显得柔和许多,就连轩辕逸也觉得很满意。

“王夫穿紫色的衣服真是俊美非凡。”伊芊表达了赞赏,“以后在朕面前不必约束,该放松就放松一些。”

轩辕逸被夸奖,脸颊微红,行了一个礼,“是。”

“来,看看朕这幅画怎么样?”

轩辕逸闻声就走过去,和伊芊并肩而立。

他虽然从小学武,可是男子该学的琴棋书画,他也一样不落。

可能是因为手上有力气的缘故,他的丹青苍劲有力,有种不同的蓬勃之感,还曾被书画大师郑曦夸奖过。

此时他凑过来,当看到伊芊画的山水水墨画时,眼睛就睁大了,带着一股震憾和惊艳。

“陛下,您画的画……真是太好了!”

“是吗?朕记得你的画和字都不错,不如在这里题个字吧。”伊芊让出位置,指出画的空白处说道。

“这……那好,那我就献丑了。”

轩辕逸有些激动起来。

和陛下共同完成一幅画,她作画自己题字,这样有一种两人紧密相连的感觉,让他很是欣喜。

“陛下,清夫郎求见。”

董冉脸色古怪的过来,在伊芊耳边小声的说,说完还补充了一句,“他似是真的病了,脸色很差。”

轩辕逸拿着毛笔的手一抖,心中就有些不安了。

虽然董冉声音小,可是她脸上的神情有些异常,这让轩辕逸有些敏感,支着耳朵听到了“清”字,立即就猜出了两三分。

真是阴魂不散!他就那么担心会失宠吗!

心中咬牙,又是气又是忧,他小心的看向伊芊,想看看她会有何反应。

伊芊微微抿唇,沉吟一下后就点头,“也罢,让他进来吧。”

心中沉了下来,轩辕逸觉得不自在极了,有一种自己多余的感觉。

如果不是有些舍不得跟伊芊相处的时间,他恐怕会放下笔就自请离去了。

一旁的知书是最了解他的人,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要糟,生怕他做出让陛下生气的事,于是就赶紧扯了一下他的衣袖,朝他使了个眼色。

知书性子好,是轩辕逸从家中带过来的人,绝对的忠心耿耿,进宫后若不是有他时刻开解自己,那轩辕逸也不会忍到此时。

所以哪怕气怒,他还是勉强点点头。

“陛下,易清知罪了,陛下您就原谅我吧。”

易清才刚进大殿,就直接屈膝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微哑隐带哭腔,二话不说就开始认罪。

他身姿轻盈,此时穿着一件宽大的淡青色衣衫,衣服上还绣有竹叶,显得他身如轻柳,再配上这委屈的语气……

别说伊芊了,就连姚悦和董冉也都不禁起了怜惜之心。

“哦?你何罪之有?”伊芊淡淡道。

易清身子一僵。

她话中的清冷是他几乎从未听过的,几乎像盆冰水朝他迎头泼下一般,本来装就的委屈在此时也成了真委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