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您是生清夫郎的气了吗?”姚悦小心的问道。

今天的陛下可是破天荒的拒绝了清夫郎两次了,要知道她以前待清夫郎可是如珠如宝的,他一撇嘴她就忍不住哄他,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于是女官就心中有数了,看来陛下果真是对他有了芥蒂。

“哼,陛下做的对!那清夫郎分明知道陛下身体不适,还非得让陛下陪他去花园赏梅,若不是他娇纵,陛下的病情怎么会加重的!”董冉却觉得伊芊做的很好。

姚悦看了董冉一眼,“董冉,这么说可不太对,清夫郎年纪还小,性子天真烂漫,一时粗心也是有的。”

董冉翻白眼,“可他都害陛下生病了!”

“他又不是有意的……”

“咳。”

伊芊轻咳了一声,正在争执的两人立即就低下头来,“下官妄言了,还请陛下降罪。”

“朕心中有数,他的事你们就不必提了。”

伊芊淡淡说道。

“是,陛下。”

董冉有些开心,还朝姚悦偷偷做了个鬼脸。

宫中的消息传递的很快,清夫郎“失宠”一事顿时就传遍了后宫,于是不少人都在看他的笑话了。

他进宫一年了,这一年中近乎独宠,霸占了陛下所有的宠爱,在他之前近宫的“老人”本来还能雨露均沾,可在他之后,所有人都失宠了,陛下几乎是彻底把他们给忘了。

他在风光的时候,大家忍着这口气,都陪着笑脸讨好他,可现在他一旦面临失宠,所有的打击就接连来了。

“哼,活该!陛下身体如此尊贵,这次竟然为了他都病了,他真是罪大恶极!”

“就是,以为有了陛下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等着吧,他的‘好日子’这才刚刚开始呢!”

对于后宫里的事,伊芊当然听闻了,可是她却当作不知,甚至口中连提都不再提起清夫郎这三个字。

当天晚上,伊芊没有召人侍寝,清夫郎再次求见时,也被她一句话打发了。

这一下,后宫众人彻底激动了,不少夫郎和夫侍都打扮的花枝招展,过来求见伊芊。

当然,用的自然是关心陛下身体,特来送药这种借口。

伊芊知道自己的“后宫”过来探视,竟然好心情的把他们全都宣进来了。

她觉得很有趣,虽然从记忆里知道自己有不少“后妃”,但知道和亲眼见到却是两回事,她也是心中好奇,这才宣来一见。

不过见到后她的脸就黑了。

这些男子们确实一个个长的都不错,但是他们涂脂抹粉的,身上还一个个熏了香,那味道真是让她呛的慌。

和他们同处一室,伊芊觉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况且她的审美受现代影响,更喜欢man一点的男人,至少也要高一点阳光一点的,可这些夫侍们一个个娇小玲珑、柔柔弱弱的……

她觉得自己一拳能打十个。

所以只见了一会儿,就借故把他们给打发了。

那些人临走时还十分不甘、怨念十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