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被一盆冰水迎头浇上,正沉浸在欣喜中的沈离萧当时就愣在了原地。

他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师父刚才说了什么?

“除了你大师兄,你们其他四个师兄弟是同一时间入的门,你们的实力也都相差不大,你大师兄既然是大弟子,若是被你这个四师弟越过去了,那为师也抬不起头来,所以于情于理,离萧啊,这枚丹药都得给你大师兄用,你觉得如何?”

邱山语气很温和,面容很慈详,可沈离萧却觉得此时的他陌生无比。

像是地底蹿出的魔鬼。

“……师父。”

沈离萧的声音有些发干,他不知何时握紧了双拳,眼中有着怒意和痛色,“这枚筑基丹,是弟子等了一年半才等来的,这次若是给了大师兄,那弟子……”

“你实力高强,这一次虽然没用成,但下一次大比时一定还可以拔得头筹,这样岂不是就又有筑基丹了?唉,主要是你大师兄时间紧迫,为师也是没有办法啊!”

邱山笑呵呵的,对沈离萧的痛苦视而不见。

他的儿子邱明比沈离萧大了三岁,资质一般,哪怕自己全力辅助,也才让他到了炼气期的大圆满,但哪怕是邱山也无法抢到一枚筑基丹。

他虽然是金丹期,可是在朝天门这样的大门派里,金丹期修士多如牛毛,凭他的人脉还不足以得到筑基丹,而凭儿子自己的本事……就更拿不到了。

这一次弟子大比,他的五名弟子全都参加了,可是拿到筑基丹的就只有沈离萧一个人!

邱明眼馋,就过来哀求了他,邱山自然觉得不合适,可是却抵不住儿子的攻势,再加上他也有私心,所以犹豫再三后就决定对沈离萧说明。

沈离萧没什么家世,在整个朝天门中也只有自己这么一个靠山,只要权衡利弊,他自然知道该做出怎样的抉择。

“师父,大师兄的时间是时间,那我呢?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吗?”

沈离萧心中的火快要挡不住了。

可他必须忍耐,依他的实力怎敢与师父对上!

“离萧,你自己考虑吧,为师言尽于此。”

邱山的笑容一收,面容冷了下来,他把一物放到了桌上,起身站了起来,“如果你答应,那这瓶凝玉液就是为师给你的补偿,有了它,你靠自己说不定也能突破到筑基期,若是不答应……”

没有说下去,他迈步就走进了内室。

沈离萧僵滞在原地,目光看向桌上那个瓶子。

凝玉液,提升灵石,有小幅突破瓶颈的效果。

但也只是小幅,服下它有几率一举突破到筑基,但可能性,恐怕连三成都不到,否则若它这么有用,师父也不会不给大师兄了。

沈离萧轻笑起来,似是自嘲,随后笑声就越来越大。

他不甘,他愤恨,他不服!

但这又有什么用?越是大的门派,靠山和势力就越是重要,如果今日他敢得罪师父,那他在朝天门也就混到头了,以后等待他的恐怕是堪比外门弟子般的杂役生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