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齐尘很心疼,也很内疚。

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只有她活了下来,是幸运,可也是不幸。

捡来了一条命,却丢了至亲的人,而她一个小姑娘,又是怎么来到朝天门拜了师的?这个过程他不想问,但猜得到一定是非常艰难的。

他坐到伊芊身侧,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女孩可能是太难过,露出了脆弱之态,整个人都扑到了他怀里,抱着他的腰痛哭了起来。

孟齐尘身子一僵,过了一会儿就递出了一条手帕,让伊芊擦泪。

他没有劝慰,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只有陪伴才是最温暖的。

伊芊哭了一会儿,就哭累了,眼睛还有些酸痛,于是就变成了干嚎。

孟齐尘等到她哭声小了,这才开口说:“其实我和你的经历差不多。”

伊芊支起了耳朵。

“我也是个孤儿,九岁时父母被人寻仇杀掉,他们把我藏了起来,我才捡回了一条命,之后就开始了流浪的生活,替人做点苦工赚口吃的,再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人……就是我的师父。”

“他缺一个药童,看我是能吃苦的样子,就把我带回了家,有什么累活都交给我干,为了得到一个安宁之地,我都忍了下来,后来他看我好使唤,就把我收为了弟子,教我一些药理,然后让我给他打下手。”

孟齐尘声音很低,像是很温柔,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伊芊的错觉,总感觉他在提到师父时有一种隐隐的愤恨。

“拜他所赐,我对药草懂的还不少,也能吃饱能穿暖了,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他?呵……”

轻笑一声,孟齐尘就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伊芊已经听出了神,早已经没有再哭了,她从孟齐尘怀里离开,不好意思的去擦脸上的泪痕,“那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呢,虽然以前苦过,但我现在还挺好的,师父对我不错,朝天门也是个好地方。”

孟齐尘勾了下嘴唇,却是没有说自己现在也很好这样的话。

伊芊看出了一些端倪,忽然道:“你也是筑基期,资质应该不错吧?听说当散修很苦,资源很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引荐呀,你也可以来朝天门当内门弟子呢!”

一般各门派收徒,都会在孩子十岁以前收,因为这样的孩子还是白纸,没有被浸染过,

可若等到年纪大了,哪怕资质修为都不错,即使想进,如果没有好的门路也进不了。

“不必了,我师父不会愿意的。”

孟齐尘摇摇头,“天色不早了,你也睡吧。”

“那你呢?”

“我修炼,顺便守夜。”

“那好,不过你要是困了就告诉我哦,我们可以轮值呢。”

伊芊没有修炼的意思,习惯了空间浓郁的灵气,在别的地方修炼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效率太低了。

这就是由奢入俭难吧。

孟齐尘却没有直接打坐,而是先拿出一个瓶子,在两人的周围洒了一些药粉出来,解释说这是防虫蛇的,这之后才坐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