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伊芊却不相信他真如表面这样单纯阳光无害。

药老为人这般古怪,又狠辣,肯定是有仇家的,但是他的毒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那些人以前拿他没办法,以后也一样,所以即使有仇也不敢上门寻仇,只能避而远之。

可前世药老的死太过诡异,修仙界根本没有传出有人寻仇之事,他就悄无声息的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药老只有一个信任的弟子,所以伊芊就不得不阴谋论了,觉得他的死,很有可能跟这个孟齐尘有关系。

如果一个人脾气古怪,又性子暴虐,那是很有可能对亲近的人也如此的,孟齐尘身为离他最近的人,想来就当了那个出气筒,所以杀人的理由也是有的。

“按照行程,得三日后才能走到茂液藤林,在这里不能使用飞行法器,就只能靠步行了,你的身体可以吗?”孟齐尘关心问。

在途中的时候,孟齐尘就和伊芊自报家门了,说他是一个散修的弟子,他的师父是个药师。

伊芊说自己是朝天门的一名筑基弟子,至于师父是谁,她也没说。

“好久没有走过这么多路了,有一点累,但还能接受。”伊芊勉强一笑。

孟齐尘看看天色,“天色已经不早了,如果你累,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明日天一早再赶路。”

如果让他走,他可以昼夜不停,不到两日便能到达药园,可是带上伊芊,两人的行程就慢了一点。

当然得慢点,如果走太快,那还怎么培养感情?伊芊暗暗想道。

修士露宿也很容易,找一个开阔的地方,随便眯一觉或者是打坐修炼就可以了。

“这是一些果子,你如果饿了就垫垫肚子。”孟齐尘递过来几种不同的果子。

“谢谢你,我尝尝……啊,好好吃。”

伊芊吃的很开心,看到她笑,孟齐尘也觉得心情无故变好了。

可是伊芊在吃到一颗紫色的果子时却是沉默下来,然后眼圈一红,竟然是似要哭了!

“怎么了?不好吃吗?”孟齐尘着急了。

伊芊摇头,哽咽着说,“不,不是,很好吃,我是……想到了小时候的事。”

孟齐尘一愣。

“我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家里常年吃不饱饭,我爹有时候上山狩猎,就会摘些野果子给我吃,酸酸甜甜的,还有一点点苦味,跟这个好像,我那时候觉得这就是无上的美味了,是我那些时候最爱的零嘴。”

伊芊低着头说着,声音有些发闷,不时抹着眼泪。

她的手紧紧攥着那个被咬了一口的果子,孟齐尘能看到不时有眼泪滴在她的手背上,可她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

他心中一疼,柔声问,“那你是怎么离开家的?是有门派去你的村子里招收弟子了吗?”

伊芊默默摇摇头,吸了一下鼻子,“不是的,村子有了灾难,所有人都死了,我爬在树上才活了下来,后来就……”

“对不起,我不该提伤心事的,你不要说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