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哪怕不能大办,也不能太过简陋,今天也太仓促了。

“是啊是啊,怎么也得一天的时间,哪能今天就草率的定了?这样太委屈你了。”君妍说道。

伊芊有些可惜,但也知道只能明天了。

不过还好,明天她还能活着,应该来得及。

只是说了一会儿的话,伊芊就觉得头疼欲裂,身上的力气也都用尽了,君少寒他们看到她累了,不敢打扰,让出空间给她休息。

伊芊这一觉睡的很沉,甚至还做梦了。

她梦到了几个片段,先是两天时间到了,可君少寒却悔婚跑路了,她的任务失败,白白少了一年的寿命。

又梦到君少寒没有悔婚,但是来的路上堵车了,错过了她最后的时间。

最后一个片段就更气人了,他来了,时间也赶上了,但是准备的礼物里没有任务物品!

伊芊在梦里都气的肝疼,她也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只知道被气醒时屋子里已经不少人了。

她睁开眼睛后愣了一下。

病房的上面全是一些悬挂的气球,粉的,紫的。

窗帘也被换成了粉色,而且摆放了好多的花,以及礼物。

“你醒了?”

君少寒松了口气。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眼看着天快要黑,可伊芊却没有醒的意思,他们都着急了。

医生对伊芊的病情不看好,说能活下来的几率不到一半,但他却没有放弃。

汉斯已经被遣回家了,而姚冰萱则因故意伤人罪被君家送到了监狱,她是何结局,全要看伊芊的病情是好还是坏,如果伊芊出事,那依君家的能量,她也得跟着赔葬!

病房里早就已经装扮好了,君少寒,还有其他所有的君家人全都出现在这里,君父也在。

除此外,伊芊的那个朋友圆圆也被邀请来了。

君家人曾想过请伊芊的舅舅一家人来,可最后还是作罢了,那一家人不是个好东西,请过来也是白生事端,不如不请。

可如果女方这边一个人也没有也显得不太郑重,最后还是君妍说伊芊有个叫圆圆的朋友,不如把她请来,也好当个见证。

一番调查,就找到了圆圆的信息,而此时的圆圆都是懵的,她没想到上次逛街偶遇的两人竟然就是伊芊男朋友的家人!

“少寒……”

伊芊满是感动的看向他。

她的头还有些昏,可还能勉强集中精神。

“芊芊。”

先把伊芊的床摇起来,让她半靠着坐在那里,接着君少寒就单膝在她病床前跪了下来,目光凝视着她,像是眼里心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我的希望,也是我的挚爱,我希望余生都有你的陪伴,嫁给我,好吗?”

虽然仓促,但求婚却必须有。

他拿出戒指,一枚漂亮的钻戒躺在盒子中。

“……我愿意。”

伊芊流泪点头,君少寒激动的把戒指给她戴上,手都在颤。

“好孩子,以后你就是我们君家人了,这个礼物送给你。”

君太太在伊芊紧张的心情中走上前,拿出一个古朴的盒子,打开,里头的镯子就露了出来。

碧绿的玉配上金色,不符合当下人的审美,可在伊芊眼中却是在发着光。

君太太拿起镯子亲自给她戴上,伊芊瘦弱的手腕很容易就穿了过去。

“谢谢,谢谢伯母,谢谢姑姑……少寒,我爱你。”

身体再也支撑不住,伊芊勉力说出最后一句话,就含笑闭上了眼睛。

(本位面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