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即使如此,伊芊从李厨娘这儿得到的消息也够用了。

至少她知道洛隐没有喜欢的人,虽然那个大长老的女儿近水楼台,但也没能摘下洛隐这个“月”。

又到了洛隐吃药的时间,伊芊去看煎药的小丫头把药煎好,自己就端着过去找洛隐了。

“……屠末已死,据说这个药王还有个女儿,也懂医术,但是她已经不知去向十几年了,恐怕已经退出了江湖,成婚生子了吧。”

这是连城的声音。

“没有了药王,那医仙呢?”洛隐的声音很冷淡,听不出情绪的起伏。

“医仙近日确实在林州城,但已经把我拒之门外两次了,属下打算……谁!”

声音忽然变得满是杀意。

伊芊扬起笑容推开门:

“咳,洛隐,该吃药啦!”

看到是她,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那属下先行告退,若是有消息,再来禀报门主。”

“嗯。”

连城与伊芊擦肩而过,临走时温和有礼的对她点头一笑,伊芊同样还礼。

“到吃药时间了,你趁热喝吧。”

伊芊嘻嘻一笑,就把药给洛隐递了过去。

洛隐伸手接过,却在拿过药碗时眼尖的看到伊芊的手红的厉害。

“手被烫到了?”他的眉头动了动。

“没事啦。”伊芊摆摆手,但洛隐却看到她的手瑟缩了一下。

药是刚刚煎好的,烫滚的厉害,她的皮肤那么娇嫩,一路端过来肯定很痛吧?

“这些事你不必做,自有下人来。”

洛隐看她,道。

伊芊摇摇头,“那怎么行,我得亲眼看着你喝呀,再说也不要紧的,过一会儿就好了。”

洛隐拿着药碗的手一紧,随后就仰头一饮而尽。

不像喝药,倒像是在豪饮酒。

“我给你上药吧?”伊芊在桌角拿起大夫配好的伤药,朝着洛隐晃了晃。

洛隐有些迟疑。

“怎么了?”伊芊眨眼睛。

他的面具虽然挡住了大半面容,但他的眼神却仍能透出来,而且此时他的唇抿紧,一看就是有心事的样子。

“伊姑娘,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但你不是我神隐门中人,况且与我这样……会对你闺誉有影响。”

他的声音硬绑绑的,“这是你要的八莲枝,我的门人刚刚送到,你可以拿它救你的亲人了,就当这是你救我的回报吧。”

他从枕边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对向伊芊。

里头放着一株品相完好的草药,正是伊芊苦苦寻找的八莲枝。

伊芊心中一喜,可随后却是有些慌张——

这家伙是什么意思?过河拆桥?

八莲枝一送到,就要赶自己走?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八莲枝固然重要,但我留下来的目的可是为了你!

还没有成功睡到你,我的任务完不成,我要怎么离开?

“没想到堂堂神隐门门主竟然这般小气!”伊芊是把八莲枝接了过来,可却有些忿忿,“你的性命难道就只值这个草药吗?”

“那你还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