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不上是碾压,但绝对拥有优势。

顾武、希兹克利夫、桐人、亚丝娜、克莱因以及艾基尔,还有两名所属于『血盟骑士团』的队长诺佛利、西拉斯特,这就是现在的阵容,也是取得胜利的阵容。

而作为攻略的对象,持有多种武器、十分小心谨慎的守卫天使根本没有做出有效的反抗,因为它的攻击大多数都被格挡、阻碍、招架,这之后便是顾武等人的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守卫天使的hp跟各项耐『性』都很高,然而这只能够让它多撑一段时间,不可能在劣势的情况下反败为胜。

作为此次战斗的参与者,其实顾武一直认为玩家取胜是理所当然的。

这些守层的怪物不过是ai控制的傀儡,它们的一切行动都有迹可循,显得死板而且没有变通;不仅如此,为了不让ai通过游戏数据来预测玩家行动,开发者肯定做了许多方面的限制。

说白了,ai怪物被制作出来的就是被击败,而非战胜所有的玩家。

至于玩家这一边,由于可以通过不断的战斗和失败来累积经验,再加上经验带来和装备带来的成长,比起一成不变的怪物,玩家们一直都在前进。

只是这次取胜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顺利,毕竟哪怕这个守卫天使徒有谨慎,却也有着高数值带来的高输出。

面对这样的对手,一次小小的失误都可能带来大问题,因此要尽可能让自己做到完美。

顾武一面这么思考一面盯着眼前的场景。

守卫天使已经被击败,它对场景的破坏也得到了修复,看来刚刚发现的房顶裂口并非什么可以交互的东西。

当然这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在于守卫天使之后,存在于道路尽头的boss房间。

首先根据远距离的观察来看,前方的确存在着一个boss房间,而且并不是那种会让误入boss区域的陷阱,能够直接看到隔离普通道路和boss房间的大门。

这扇大门不如出入口那么看起来威严,但也拥有同样的压迫感,因为看起来门后面就是boss存在的区域。

此刻就站在这里的顾武等人显然不打算直接进入里面,那是一种相当鲁莽的做法,不过一定程度的调查是必须的。

就算没有进入到里侧进行观察,也可以通过推开大门而站在外面的方式眺望。

在这个世界没有某些游戏那种‘一旦推开门就必须战斗’的设定,由于sao本身就强调‘自由的冒险’,因此是否愿意在开门后进入boss区域也可以选择。

顾武几个人目前的选择就是观察看看,一方面是因为人手不足,另外一个方面……这个理由只有顾武几个人清楚,那就是针对希兹克利夫的问题,还没有得出结论。

每个人都在寻求真相,若是没有真相,就可能一直处于一个危险的环境当中,没人愿意身处其中。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让我们来推开大门看看吧!!”

克莱因是个很活跃的人,哪怕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他也没有被苦闷的感情所束缚。

为此顾武走了过去,他和克莱因一同移动到了大门的两侧,把双手贴在冰冷的石门上面。

理论上这种沉重的石门哪怕拥有高等级的力量也无法推开,不过这是游戏世界,没必要在意这些细节问题。

“顾武小哥!我数‘一二三’,让我们一起推!一!二!”

克莱因是个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他在确认了要做的事情之后,立刻就会采取行动。

面对这个看起来十分热情的青年,顾武倒是保持冷静,他认真地盯着眼前的石门。

“三!!用力!!”

“在用力了。”

顾武把力量施加在眼前『摸』起来有些粗糙的冰冷石门上,随后脚下的地面开始轻微的晃动,幅度不算大,构不成什么影响。

当石门裂开缝隙的时候,比起众人所处的空间要明亮许多的灯光照『射』进来,倾斜的白『色』光线随着石门的推移而不断扩大。

跟着一股风从外面吹袭而来,顾武听着呼呼的风声,稍稍前倾的身子也削弱了力道,因为此刻的石门已经在自己移动,正逐渐掀开到最大的程度。

与顾武背后的空间不同,门外的空间广阔而且明亮,好似那种装潢过的厅堂……

只不过……这个厅堂已经没落,各处没有看到任何摆设,一些场景甚至是东倒西歪,彷佛经历了一次席卷这里的龙卷风一般。

而在这个空间的最后方,是巨大无比的boss,在它面前,要是对比一下的话,玩家们就和树苗一样,被boss这棵成长高大的树木笼罩,全身都被阴影所吞没。

即便是还没有进入里面,就可以感受到那种威胁到『性』命的气息。

这是比起以往的boss截然不同的存在。

如果说过去的boss只是lv5级别的敌人,那么这个就是lv20,甚至是lv50。

顾武记得在设定上,红玉宫的真正的最终boss是个多人副本,跟其他楼层那种几名、十几名玩家就可以攻略的敌人完全不同,拥有相当强悍的实力。

“那就是最终boss吗?”

“不太对吧!这个东西也大过头了!”

艾基尔和克莱因都认识到了这家伙的强大之处,哪怕还没有接触过也一样。

有些敌人,光看外表就可以意识到是否棘手,众人眼前的最终boss显然就是‘相当棘手’的类别。

“这……这个家伙真的可以击败吗?我们的攻击手段根本不可能对伤害吸收高的头部、胸口和脖颈造成伤害吧?”

“守卫天使的hp有六条,那么这个boss的血量肯定十分恐怖,而且……高血量的前提肯定是高防御,这就等于是直接提升了质量,恐怕战线会被拉得很长,一旦消耗完毕……”

『血盟骑士团』的队长诺佛利、西拉斯特二人是身经百战的玩家,而这样的他们也感受到了一丝绝望。

这个最终boss看起来就不是能够轻松攻略的怪物,搞不好身甚至会全灭。

“既然是安置在这个红玉宫的最终boss,那么肯定是可以击败的存在,不让这个游戏开发者就太不合格了。”

的确如此。

顾武认为一个游戏的核心不在于如何难倒玩家,而是在于给玩家创造出一个合理难度的关卡,可以高、可以低,但一定必须让玩家能够通关才行。

假设是个任何玩家都无法通关的游戏,那么这样的游戏对于玩家们而言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说出这番话的桐人知晓boss的强大,但也对攻略这个boss很有信心,也必须有信心。

走到现在的众人没有理由半途而废。

亚丝娜同样支持桐人的说法。

“我们站在的原因,就是因为挑战了一个接一个的不可能,所以说这次也一样,一定可以跨越过去的。”

玩家们也许不是被选中的英雄,必须在泥泞中『摸』爬滚打,但这些事情正是所有人走到这里的原因。

顾武倒是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一直在看着前方的boss。

拥有多个手臂,身形高大,可以使用自愈能力,能够进行远距离的攻击,反应速度倒是可玩家差不多,hp很高,各项数值必定有些很大的提升,抗『性』也很高,异常状态的累积估计需要很多时间,战斗会变成持久战……

碎片化的情报被顾武整理了一下,跟着一直沉默的希兹克利夫开口了。

“这就是我们应当击败的敌人,是时候回去探讨接下来的战斗计划了,我们的攻略作战可以休息几个小时候再开始。”

“好的,团长。”

两名队长欣然接受,他们也想要回去和自己的部下们谈谈。

最后的战斗啊……

顾武重复着这样的台词。

这里就是最后了……

过去所经历的一切对于顾武来说,好似走马灯一样一闪而过,但顾武可不会让自己陷入到用走马灯来回忆过去的危险局面,这只是他平常情况下的思考。

那么……

至今为止有什么事情印象深刻呢?

顾武还记得很多故事,不过它们大多被顾武放在了记忆的深处。

这不是因为要向前看什么的,只是因为顾武认为自己还有许多必须现在就去记清楚的事情。

这里的人、身边的事,还有某个人的祈愿,某个人的期待。

太多太多了。

“那让我们回去吧。”

桐人最后看了一眼最终boss,然后动身开始原路返回。

顾武也跟在桐人的身后,这一次……他们要实施计划了。

————

“顾武先生有什么想说的么?”

归途的通路上,桐人以发问的形式向顾武搭话。

“没什么特别要提及的事情……现在的我们情报还很少,再加上那家伙跟以往的boss不同,属于特别个体,肯定要用跟过去有些不同的战术。”

“不同的战术?我认为直接重复之前的行动就行了,因为比起去思考出其不意的手段,还不如实打实的完成自己的责任,对boss造成足够的威胁,然后再不断累积起优势。”

“这么说桐人君不打算切换战术了?过去的战术的确很好用,可以说是‘万金油’的战术,但要是什么都不改变的话,同样的战术只会把战线拉长,boss耗得起,我们可耗不起。”

顾武个人倾向于速战速决,可是桐人倾向于稳扎稳打。

“消耗战是个必须注意的地方,然而只要拥有充足的防御,就可以避免被攻击到,从而也不会消耗各种恢复道具。”

“桐人君,你那只是美好的假设而已。”

这就像是‘最强的战术就是躲开敌人的攻击,然后自己的攻击全部命中敌人’一样,看起来十分简单,是个笨蛋也懂的道理,问题是谁能够轻松做到那样的事情呢?

“顾武先生,我认为现在的攻略组有能力做到那样的事情,毕竟每个人都会拼尽全力的战斗。”

“拼尽全力的战斗和做得到是两码事。”

虽然这样的谈话对顾武而言毫无意义,毕竟他的目的是一个人去solo守层boss,但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刚刚我们击败守卫天使就是速战速决最好的证明。”

“那是守卫天使,接下来要面对的敌人是最终boss,肯定无法使用那种在特定情况下才可以用于战斗的计划。”

速战速决的确必须承担风险,可与之相对的,也会有很多的收获,这就像是炒股票一样,高风险、高回报。

两人谈到这里的时候,艾基尔在他们的背后『插』话了。

“分成两批人不就行了吗?负责速战速决全力进攻的人,然后是负责防御的人,一旦前者被高威力广范围的攻击锁定,就可以立刻藏身在后者的背后,规避掉风险后再做打算。”

一个计划不行,那就两个共行,这就是艾基尔的看法。

另外一边的克莱因倒是挺赞同顾武的。

“我觉得顾武小哥没错,我们越是浪费时间,就会越危险,那个最终boss肯定会在消耗战中取得巨大优势。”

事实的确如此,只要不找准机会破坏最终boss的恢复能力,就会被一直消耗,直到任务失败。

一直在沉思的亚丝娜在克莱因退去后,跑到了桐人的旁边。

“其实我认为不管作战计划如何,都必须以‘活下去’为优先,若是没了战斗力,不管多么巧妙的计划都会被失败,而且还没有周旋的余地。”

亚丝娜在这个方面就更加的现实了,想必这也是少女独有的温柔。

顾武沉默着点头,然后看到了前方的道路。

经过那里之后,再往前走就是连接着外面的阶梯了。

那么——

桐人放慢脚步,他把目光集中在了希兹克利夫身上。

“希兹克利夫先生,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谈什么?”

“关于至今为止的事情。”

希兹克利夫看到桐人严肃的模样,他也放慢了速度。

“不可以到了外面再谈?”

“我认为没有那个必要。”

“既然如此……”

希兹克利夫完全停了下来。

“你说吧。”

“这件事情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我也调查了一段时间。”

桐人盯着眼前的希兹克利夫。

“sao的开发者,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茅场晶彦,关于他的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最后的结果即将出来,而顾武做好了一切准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