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晚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客栈的,只是洛卿卿看见她这副模样,急得像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

“晚晚,你不要不说话,你不要吓我呀。”

洛卿卿紧张地看着云晚,看着她这副模样,她也忍不住有些难过。

想当年她被别人抛弃的时候,和云晚这个模样,极其相似。

可是那些负心汉就是负心汉,他们根本没有什么苦衷,他们就是想丢弃她们而已。

时间久了,对她也厌倦了。

也不想再演戏下去了。

根本不会管,她会不会难过,她会不会心痛。

“那种负心汉,你就当他死了吧,千万不要为难自己,我希望你好好的。”

洛卿卿抱着云晚,希望可以给她力量。

云晚慢慢的回神,眼中没有一滴泪。

是她自己先入为主,是她自己选择了相信他所说的话。

如今这样,也是云晚自己应得的。

“卿卿,对不起,让你担忧了。”

云晚回抱着她,两个人在床上互相安慰着对方。

良久之后,洛卿卿先起身拉起了云晚:“你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东西吧。”

云晚明明是神,可和人一样,一样有口腹之欲。

她如今没有了牵挂的人,那她洛卿卿就带云晚去吃好吃的,让她忘掉一些不该记得的人。

云晚坐在床上,仰头看向洛卿卿,洛卿卿就像一团火焰,给她生命里重新点亮一盏灯。

在这个未知的世界,她没有熟悉的人。

可面前的人,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认识的人。

白霄不可以再信任,可洛卿卿是可以值得托付。

“好,我们去吃好吃的。”

二人说好之后,就出了客栈,去逛了无泪之城的夜市。

这里人满为患,比之前凡人的夜市还要繁华几分。

洛卿卿还怕云晚不开心,就打算带她去别的地方看看。

毕竟这个无泪之城,是白霄之前和云晚约定要的地方。

留在这里太久,一定会让云晚一直不开心,那还不如去一个全新的地方。

云晚在酒楼里喝醉了,几乎把整个人挂在了洛卿卿的身上。

“晚晚,你好重呀。”

洛卿卿看着自己身边的云晚,无情的吐槽到。

云晚醉醺醺地点了点头:“嗯嗯,我好重,你千万不要把我摔在地上了。”

“知道自己重,还敢让我扶你,看来你是想让明天的自己鼻青脸肿。”

洛卿卿虽然这么说着,可还是紧紧地拉着云晚,一点也不敢松开。

云晚没有用法术去逼退酒意,而是估计让自己醉一场。

“卿卿,你无不无聊,我们去找点乐子好不好?”

洛卿卿一听这话,立即转头去看云晚:“你说的是真的?还是醉话?”

云晚摇了摇头,满身的酒气:“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不是醉话。”

云晚说完,扶出了街道上的墙壁,洛卿卿看见云晚的眼底,好像有一丝泪光。

看来云晚嘴上说着不在意了,心底还是难过的。

既然如此,那她就带她去这无泪之城最好的酒楼。

云晚是怎么到这风月楼的,她是记不得了。

只是记得自己说了一些话,洛卿卿就带她来这里了。

她们二人站在门口,云晚的酒意也渐渐被着夜风吹散了,她抬头看着那上面烫金大字,有几分疑惑。

“这里是哪里?”

云晚用手指着那三个字,转头去问洛卿卿。

洛卿卿还扶着她,正色道:“你不是想去找点乐子吗,我就带你来这里来了。”

云晚看着那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还看到了这楼上用手帕招揽生意的男男女女,云晚的眉头要打结了都。

“这……这是青楼?”

洛卿卿点了点头:“对呀,这的确是青楼,只是看不出,你既然也知道这里。”

云晚:“……”

这个几乎不用云晚去猜,她看着这场景,自然就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呀。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云晚还不想立即进入下一段感情。

洛卿卿好像猜出云晚在想什么,忍不住偷笑起来。

“你乱想什么,这风月楼有一种酒,叫千日醉,听说饮下一杯,便可以醉上千日,我看你那么想喝酒,还说找点乐子,我自然要带你来这里了。”

“千日醉?”

只是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云晚便有几分感兴趣了。

“对,不要浪费时间,我们现在就进去尝尝吧。”

此时的云晚已经没有了醉意,她倒是可以自己站好身子,跟在洛卿卿的身边,两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她们两人一进去,立即就有人上来迎接。

“两位姑娘想要些什么?”

“给我们准备一间安静的房间,再上些美食菜肴,最重点的是,我们要一壶千日醉。”

洛卿卿的吩咐,那人立即应了的下来,还带着他们二人去了一个安静的房间。

等菜上好之后,洛卿卿开启了结界。

“你需不需要找些美人相陪?若是不需要,就我们二人同饮。”

云晚现在也不想看见旁人,摇头道:“有卿卿在,哪里还需要别人。”

云晚说着说着,就为自己倒了一杯“千日醉”。

她也想知道,这杯酒可不可以让她醉上千日。

只是这么一喝,云晚的头的确就有些晕了,看向洛卿卿时,都看见了重影。

洛卿卿看着云晚一下又醉了,开口问:“这酒这么醉人吗?”

毕竟洛卿卿也没有喝过,她听过这酒,也是从别人口中知道的。

如今看到云晚这个模样,她心中也有些好奇,她想知道这就就这么醉人吗?

云晚想开口劝她别喝,可自己头一重,只需醉了过去。

洛卿卿手里面端着是刚刚到好的酒,可看到云晚这个样子,她立即已经把酒放了下来。

“看来我是一点也不能喝了。”

洛卿卿放下了酒杯,然后再把云晚扶到了床上休息。

做完了这一切,她有一些发呆的看着云晚。

“我的天呀,你该不会一直这么醉下去吧?”洛卿卿不敢往后面想下去。

难道云晚要像这酒所说,还要醉上千日?

那都是真的这样,那就是她害了她。

正当洛卿卿有些自责的时候,外面的结界被人一下子破开。

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黑影就从外面飘了进来,直接来到她的面前。

洛卿卿看清眼前人的面孔时,第一个想法就是逃,可是她哪里逃得掉。

“洛卿卿,你又要抛夫弃子逃跑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