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萝卜吗?

第388章

白涂爬上罗博的藤床,在里罗博三个人的地方坐下来,学着他摇晃腿。

“那个,人参,我二叔什么时候回来?”

罗博:“我的名字罗博,我也不知道那死鬼什么时候回来。”

白涂:“哦,好的人参,但你不是跟我说他很快就回来了吗?”

罗博:“我坑你的。而且不要人参人参的叫,我有名字的,你不喜欢我叫你人类吧。”

“……”好你个人参精,居然是骗她的!

【宿主,我们现在去做任务吧!】

白涂伸个懒腰,继续吃果子,“吃饱再说。”

……

【宿主,你吃饱了吗?】

罗博已经离开,白涂自己躺在藤床上,打了个哈欠,“吃饱了,先睡个午觉吧。”

626看看天,大早上的,睡什么午觉。

但白涂一闭上眼就睡着了。

……

【宿主你醒了吗?】

白涂睁开黏在一起的眼皮,声音细细小小:“嗯。”

【我们去做任务吧。】

626兴冲冲地开口,摩拳擦掌准备做任务。

白涂翻个身,一只手吊在床外,“先吃午餐。”

626难以置信,宿主居然在拖延时间!

【宿主,我觉得你比五十年前懒了。】

“嗯,毕竟我是能睡五十年的人。”

【……】

居然有点小骄傲?

面对越来越懒的宿主,626感觉生无可恋。

罗博抱回来一堆果子,抬头看见白涂白嫩嫩的小手在床外乱晃,问道:“小侄女,你中午想吃什么呀?”

白涂:“萝卜。”

“嗯?”罗博以为自己听错了,往后挪了一步,迟疑地问:“你要吃什么?”

白涂:“萝卜呀。”

等了良久都没有得到回应,白涂回过头,发现那一筐五颜六色的果子旁边空空如也。

白涂歪过头问:“人参?”

【他跑了。】

“嗯,为什么呀?”

【他叫罗博。】

“……好的。”

她就想吃个白萝卜,又不是吃人参精。

跳下藤床随手在竹筐里抄起一个果子啃,清爽甜美的汁液充满口腔,白涂享受地眯起眼睛。

“好吃。”

看着一筐果子半天然后把整筐果子收进储物袋,一边吃果子一边慢悠悠地去找罗博。

罗博躲在一棵树后,深呼吸一口气,默默抱住自己。

死鬼的侄女好可怕,居然要吃他,他可是云雾密林的王,她一个元婴后期,还是喊他叔叔的那种,怎么能吃他呢?!

他不就占了一下死鬼的便宜让她喊叔叔吗,不喊就不喊吧,怎么后面还要报复呢?

罗博在脑中疯狂脑补白涂要吃掉他的原因,越想越害怕,一头绿油油的头发抖得厉害。

白涂隔着老远都能看见那密林中的一抹亮色。

更别提他那一身黑乎乎的衣服,大中午的黑绿配十分醒目。

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狂抖的肩膀,“人参。”

罗博浑身一震,双手抱头不停地说:“别吃我别吃我,我一点也不好吃,吃了我会流鼻血的。”

说完,突然就冲了出去。

见他还想跑,白涂用力按住他的肩膀,盯着他惊恐的眼睛道:“我不吃你,我就想吃白萝卜,你们这没有种白萝卜吗,给我拔一根吃吧。”

“你……要吃的是白萝卜?”

“对啊,我没想吃你,虽然你是个坑,跟二叔不靠谱,但好歹也守着我五十年,我怎么可能吃掉你呢,想多了。”

罗博长舒一口气,拍拍胸口,然后整个人都不怂了,眼睛笑眯了起来,拍拍白涂的后背,声音温温柔柔:“我就说,你怎么会吃叔叔呢,叔叔对你那么好。”

说着,还把手搭在白涂肩上妄图跟她勾肩搭背,就跟和白疏相处一样。

感觉到那只凉凉的手看似轻松,实则力气十分大地拍着她的背,白涂差点把刚刚吃进肚子里的果子吐出来。

然后那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让白涂感到毛骨悚然。

一把拍开他的手挪到他十步开外,目光警惕,“说话就说话,又是拍背又是搭肩的,我可是有道侣的人。”

虽然长得好看,但也不能随随便便勾肩搭背,要是被人看见误会了怎么办?!

心如死灰的626偶尔瞥见这一幕,好奇心上来了。

宿主虽然说自己是只颜狗,但好像每个世界都特别专一。

而且十分排斥其他她认为长得好看的男人的接近。

这是怎么一回事?

罗博听到她的话,目光怀疑,“是吗,可是我听死鬼说,你的道侣当年还是个情窦未开的小孩子,这都五十年了,说不定人家早就成亲生子了,真的会等着你吗?”

白涂:“……”扎心了人参!

密林里没有萝卜那种东西,但是有一种灵药味道外形和味道都很像萝卜。

那种灵药在密林外围比较多,罗博拎着白涂去拔“萝卜”。

罗博给白涂做了示范,拔除一个水灵灵白嫩嫩的灵药,清理干净泥土塞到白涂怀里。

“这一片绿油油的都是了,抓住叶子直接拔起来就好,这东西虽然外形和味道都很像萝卜,但是没有萝卜辛辣,汁水丰富特别甜,直接吃也特别好吃。不过这田里的东西怎么好像少了?”

看着秃了一小块的灵药地,罗博皱起了眉头。

一道女声在不远处响起,“就在前面,我上次过来看到了一大片,全都是白栗!”

白栗就是这类似白萝卜的灵药。

“是人类,我先躲起来,你顶着。”

罗博闻声,面上露出惊慌,化作一道绿光进入了白涂怀里。

白涂低头,看见白嫩嫩的“萝卜”旁边,还有一根粗大圆润根须丰富的罗博。

化为原形了,还挺胖了,跟市面上那些皱巴巴的人参完全不一样,就跟个小萝卜似的,怪不得取名叫罗博。

不过人类而已,有这么害怕吗,你可是密林王啊。

这么怂怎么保护自己的子民?

杂乱的脚步声接近,一道清冽的男声响起,“咦,这怎么有人?”

过来的是一群青年男女,身上穿着的衣服各异,但每个都神态倨傲,一副谁也看不起的样子。

说话的是一个青衣男子,在看清楚白涂容貌的一瞬间,眼睛划过亮光,忍不住往前又走了两步。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密林中,是跟自己的伙伴走丢了吗?”

男子心潮澎湃,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白涂的脸。

今天真是走大运气了,找到了一片的白栗,还找到这么一个美人儿,

无论这女子是走丢了还是一个人闯进来,他都能邀请她加入自己的队伍。

相信她知道他们的身份后,是不会拒绝的。

白涂抬头瞟了青衣男子一眼,又低头看自己怀里的大萝卜。

真有人参说的那么好吃吗?

【宿主,口水要流出来了。】

626捂住眼睛没眼看,宿主你都吃了一路了,怎么还流口水?

白涂装模作样地擦擦下巴,什么也没有。

青年见白涂一直垂头不说话,还以为她是内向害羞了,又大胆地上前一步。

白涂没有退开,他们的距离十分接近,青年能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草药的香气。

这又让青年欣喜之余直咽口水,看着她的目光灼热。

“姑娘,不要害怕,我们都是大门派的弟子,结伴出来历练,实力虽然不识顶尖,但在同辈人中也是极好的,这密林十分危险,不如姑娘你加入我们一起走吧。”

说完,青年和他的小伙伴们骄傲地昂首挺胸,等着接受她惊讶向往的目光。

然而得到的只有冷冷淡淡的一句嫌弃:“你身上好臭,离我远一点。”

说完,白涂又补了一句:“你们都好臭,不要靠近我。”

一群人脸色都不好看,青衣男子的和蔼的脸也黑沉下来。

他们一群人刚刚

但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他可是大门派的弟子,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白涂怀里的人参轻微地颤了颤,仿佛在憋笑。

青衣男子黑着脸沉声道:“你别不识好歹,我们让你加入,是你的荣幸!”

“就是,这云雾密林是公认的危险,这地方也不算是外围了,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一个人闯到这,肯定是甩开了同伴自己跑了。”

“你可真是个恶毒的女人。”

“看你肯定也就是一些三流小门派的弟子,一点也不入流!”

那群所谓的大门派弟子,一个接着一个地骂白涂。

白涂仿佛听到了一群狗在乱吠,表情一点没变,完全没受到影响。

毕竟,谁会跟一群疯狗讲道理呢,那肯定是傻了。

她的目光近乎爱抚地扫过一地绿油油的叶子。

每一株植物下面,都是一个白白胖胖水水嫩嫩的“萝卜”,到底要怎么分辨哪个大哪个甜呢?

白涂若有所思。

青衣男子见白涂又神游了,完全没了诱哄的耐心,瞪着眼睛神手抓她。

他已经练气期后期,离金丹期只有临门一脚,所以这次才会跟其他门派的弟子结伴出来历练。

他觉得白涂看起来这么柔弱,实力肯定没有他强,背景也没有他强,所以毫无顾忌地伸出来魔爪,脑中甚至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让白涂在身下哭着求饶。

白涂本想避开,但感受到他那恶心的目光,改变了注意,避开之后反手给了他一拳。

咔嚓——

青衣男子脸色瞬间煞白,捂着胸口疾步后退,还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唔!”

与青衣男子一道的一个男子冲上来,将青衣男子扶起来,急切地问:“安哥,你怎么样了。”

青衣男子目光阴狠,捂着胸口一字一句地说:“我的肋骨,断了。”

胸口的疼痛让他说话越发艰难起来,心中对白涂的怜爱也完全磨灭。

好看不听话的女人,毁掉算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安哥哥好心好意邀请你加入我们,我们可以保护你安全出去,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还趁安哥哥不备打伤他,你怎么这么恶毒!”

白涂掏掏耳朵,弯腰握住一株绿苗苗,用力地将它从土里拔出来。

试了个清洁术清理干净,白涂对自己第一次拔萝卜的成果特别满意。

嗯,这个“大萝卜”真好看,一定也很好吃。

那群弟子见她无视他们,气得跳脚。

扶着安哥的男子抽出剑,直攻向白涂的面门。

白涂瞟了他一眼,学着二叔一挥袖子,一道灵力打出去,将男子直接打飞。

砰——

树被砸歪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打脸,这群名门弟子气急,纷纷拿出武器将白涂包围起来。

白涂挑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啊。

对了,五十年前那群净莲门的弟子不就是这么围攻她的吗,后来怎么了。

后来二叔从天而降救了她。

现在……

“怎么了,一大群人欺负我侄女?看我侄女瘦瘦弱弱好欺负是吗?”

白疏从天而降挡在白涂面前,惊呆了白涂和她怀里的罗博。

罗博身子疯狂颤抖,差点直接从白涂怀里跳到白疏背上。

死鬼,来的真是太及时了,要是再来玩一点,他可能就被抓回去泡成人参酒了。

白疏露了一手,把那些小朋友通通打跑,白涂捡起一把遗落在地的长剑掷出去。

正在被人扶着逃跑的青衣男子发出一身尖叫。

那柄长剑穿透了他的肩膀,几乎将他的手臂削下来。

若是不尽吃丹药修复,手基本上就废了。

就算来得及治疗,这痛苦也够他喝一壶了。

白疏转过身,满脸的狠厉瞬间变为和蔼可亲的微笑,看着呆呆的白涂,忍不住伸出手把她的头发揉乱。

嗯,这样看起来更呆了。

白疏舒服了,满意地点点头,“侄女,醒过来了?二叔回来了想不想我?”

白涂瞪他一眼。

“想你个狗头,你怎么不跟我说我会睡这么久?!”

白疏:“我也不知道你居然能睡这么久,肯定是你自己的问题,怎么能怪到我身上呢?”

白涂问出自己最关心也是最害怕的问题:“你老是在外面晃,有没有见到我家幸运啊?”

白疏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很快调整过来,歪歪斜斜地倚在树上。

“怎么你还想着他呢?我告诉你他现在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而且对人家用情至深,几十年如一日地深爱人家,别人根本无法插足。”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