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九斤半宿没合过眼。

任务奖励,任务完成信息都没来顾得上查看专注于研究她妈的笔记本中是否藏有暗语。

盯着眼前光幕中的内容看了好一会儿后抬手合上笔记本页面,点了右上角的小叉叉。

“小心”

“小心”

“小心”

在重九斤第三次重复念叨这个词语的时候死导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小心什么?”

“对,我也想知道要小心什么。”

破译了,笔记本中前几页的内容中藏着的暗语就这两个字,是故意的或者只是记忆混乱后无意识留下的?

老妈是想要提醒她什么却不方便说,亦或者两种可能是同时发生的。

想不明白只能暂时放一放,抬头看了眼窗外,这都后半夜了,巫毒娃娃的主人应该很不好受。

重九斤随意拨弄了一下手边的巫毒娃娃,死神指骨碰上残魂轻轻滑动。

另一边在北寨的房内,长发男人痛苦的撑着地,不仅鼻血不断嘴里满是铁锈味,胸口疼痛不已。

怒斥的声音也极为虚弱“把娃娃找回来,立刻,马上”

重九斤松开握住巫毒娃娃的手指。

这巫毒娃娃体内分明还有一丝残魂不断,不属于那只怨灵的话这残魂的主人只能是控制无毒娃娃的人。

这种通过巫毒娃娃作为媒介全程控制怨灵的方法与亡灵巫术有一丝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在炎木林呆了那么长时间,重九斤了解到的亡灵巫术知识少到可以忽略不计,那些宝贵的知识在哈利·普尔曼接管督查会的时候便已经想方设法尽数销毁。

想想就可惜。

重九斤看着床边丑不拉几的布娃娃小声道,“再不来,我就只能自己跑一趟了。”

依靠这一丝残魂与本体的联系,直接找过去也不是不可能。

要不是想要只知道这巫毒娃娃是否和医院的工作人员有关,找到可能潜伏在三院的间谍,她也不会在这儿等着小鱼儿咬钩子。

“这些是名单?”

“对,这些人是接触过你并最有可能悄悄放置巫毒娃娃的人,上下几层楼的所有死灵口供我全部核对整理过,最后确认是这几人。”

“陆良医生,他是急诊科大夫,你两天前被送来之后一直由他负责检查治疗直至被送到住院大楼。

李妍晴等几人是护士,当时送你来的是你的校友,我不知道两人的名字,不过这是根据目击者的描述速写的画像,你辨认一下,还有就是医院的清洁工,曾经进过一次房间,还有......”

“你生前其实不是小混混是警察吧?”

田孝笑有些尴尬的抽了抽鼻子并不回答,环抱住胸口无意识的抖动脚尖。

重九斤看了名单捋了捋思绪,巫毒娃娃并不是在第一天就放进病房的,一来放置时间长了怨灵会受到三院磁场影响,二来第一天直接动手的话她很可能无法提前那么长时间结束任务,怨灵没准就附身成功,那此时她面对的可能就是另一种麻烦了。

住院的第二天,虽然她一直在昏睡毫无意识,但是三院有安管司和军方的人,潜伏在这儿的护士和医生应该是最方便做点什么的人。

这个人还会再来,巫毒娃娃中的残魂与外界尚有灵魂连接未断,那人竟然舍不得将这一丝残魂断掉,摆明了是舍不得丢弃,想要把东西收回去再利用。

肯定会再来的。

重九斤打开个人终端,找到张队的号码发了一则语音短信“有人要杀我,速来。”

既然已经报案了,接下来只要耐心等着就行了。

她只需要等着就好了。

就是不知道是这名单中的哪一个。

重九斤躺了十几分钟,哒哒两下敲门的声响后,病房门打开。

护士推着车子靠近病床,“重同学,重同学,我现在给你换药。”

大半夜换药,你糊弄谁呢?

重九斤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护士确认她没醒走到通风口位置,纤细的手向上忽然拉长径自探入通风口中摸索,摸了一圈竟然什么也没找到。

“你是在找个吗?”重九斤晃了晃手里握着的巫毒娃娃,死神指骨也随之用力捏紧。

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护士还搁在通风口的手僵在那儿傻愣愣的看着本应该昏睡一整夜此刻却双目灼灼有神看着她的女孩子。

那只长的过分的手还在通风口摸索也不知道是收回还是不收回。

等李护士想要收手离开的时候却愕然发现怎么也抽不回手,一股无形之力紧抓她的手不放。

太妃趴在通风口鼓起腮帮子两爪子用力抓住那只奋力挣扎的手,毛茸茸的后腿抵在通风口栏杆上,一不小心太过用力以至于啪叽一声那栏杆直接被踹了出去穿过长手直接打在林护士的脸上。

既然已经暴露毫无转圜余地,林护士的反攻丁点不含糊,右腿抬起猛地一踹,明明只有一米六五的身高,那一脚踹出腿长却生生延伸了一米五还多一点,从床尾直抵床头。

病床被踢穿裂成好几块。

重九斤灵活的侧翻躲过这一腿,在对方再次抬腿的一瞬一串灼热的小火球顺着那只弹簧一样的腿滚了过去蔓延至李护士全身。

张队长带人赶来一脚踢开病房门后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地上的李护士气息尚在,只是衣服被烧焦连头发都没了。

随后跟着进来的警察们都愣了愣,再抬头看看病床旁气定神闲的女孩儿,忽然有一种不知道谁才是受害者错觉。

重九斤看见一屋子警察叔叔进门立刻举起双手驾轻就熟的开口“是我报的案”同时不忘指认地上被火绳束缚捆绑的林护士“她想杀我。”

谁想杀谁?

躺在地上无力挣扎的李护士委屈的想哭。

这个人大概率是互助会埋在三院的暗线,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护士,在三院上班十年了,这样一个人竟然是互助会的人。

不仅是安管司,包括旧地执政部门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别愣着,把人带回去”

至于是去安管司还是去警局或是其他什么地方重九斤就不知道了。

张队等人都走了之后才转回重九斤的病房,关好房门,反复确认没有监听和监控之后才靠近重九斤。

仔细打量了对方好一阵长舒一口气,“睡了五天,整整五天,是五天”张队一个巴掌在空中挥舞,不断强调。

张队看了眼地上的焦黑痕迹,再想想刚才那护士的凄惨模样,心里疑惑“你之前真的是睡着了而已?”他不信。

“是吧,我听说有些人天赋技能进阶的时候身体会因为不适应昏睡几天几夜,我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进阶?’虽然他是这么猜的,可当亲耳得到确认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神奇。

“我也是下午醒来才知道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