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既然爷爷都取好了名,庞丹也懒得浪费脑细胞。她转头问庞父:“那另外一个要不就爸你”

突然,旁边的地面出现了奇怪的光文。

紧接着,朝父出现。

他依旧表情严肃,手持一个类似指南针的物件儿,指针朝着两个小娃娃的方向晃动。

不过,当他看到那个墨眼小娃时,立即努力挤出一个他自认为最和善的微笑。

事实上,庞丹觉得他还是不笑为好,这微笑看着就像恐怖片里的角色,为温馨的婴儿房平添了不少凉意。

“亲家公你好,我替我那不肖的小儿子朝云夕来赔不是。”朝父看着庞父手中的孩子,这可是他们家族长孙呐。瞧瞧,多像阿夕小时候啊。

朝父从有些颤抖的庞父手里抱过小男婴,掏出一个玉瓶:“来来,这是万年玉髓液,刚好喝了能洗筋伐髓,提升资质。”

男婴的奶瓶刚好空了,于是这个小吃货就接过了玉瓶,咕嘟咕嘟继续大吃起来。

这玉瓶似乎有些乾坤,小婴儿抱着瓶子一阵吮吸,居然一滴未漏。

“孩子刚好是海字辈,不如叫朝海平?”朝父一边问着,一边又瞄到了宰科特怀里的女娃娃,哎呦喂,这个也可爱,“”

“走错地方了吧。”宰科特抖着怀里的小女婴。孙女孙子都是他的,他刚给孙女取了名字,这就差了一点功夫,孙子就变成了别人家的姓氏?

这半路杀出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恩?”呵呵,他长这么大,还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朝父毫不胆怯地怼回去。

无形的精神力开始在空中碰撞、挤压。

在场的庞父庞母可就不太吃得消了。

“两位,有话出去谈可好?”庞丹两边都不好得罪,“这里婴儿房比较脆弱,不过研究所外面是沙漠,两位如果只是简单切磋可以尽兴。”

宰科特把孩子放回了摇篮里。朝父亦是如此。

然后二人一个撕开空间而去,另一个单脚一顿,地下又一次出现了金色的圆形阵法。

目送两位大神离开,庞父和庞母转头问庞丹:“小丹啊,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庞丹吧两个摇篮并排放到一起。

朝父面冷心细,给庞母也留了一个玉瓶。

“既然是一片心意,不如也给小飞喝吧。反正都是好东西。”庞丹拿过玉瓶,揭开瓶塞,刚才离得远了没注意。现在,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鼻中,沁人心脾。

应该是好东西。她将小云飞轻轻抱起,然后把玉瓶喂给她。

果然,小云飞也吃得很欢畅。

喂完两只小的。庞丹又打开终端,设计师的

建筑群主体基本已经完成,就差最后一步验收。

傅睿裕公司的工程队效率很高,加上现在的建筑业跟她前世大为不同,

设计好的楼体和内部结构只要运到目的地组装就好,

所以接下来只剩下一些软装。

庞丹干脆在摇篮旁坐下。打开终端开始挑选软装设计。

重黎在刚才两个长辈互怼时压低了存在感,此时,看她坐下来看图纸了。

又上前陪着庞父庞母继续逗弄两个小家伙。

一小时后,重黎收到了条消息。

“小熊猫。”他看着消息。

“怎么了?”庞丹抬起头。

“老头子和朝家老头子,好像打着打着,不小心砸出了一口温泉.......”

两位大神威武。

.........

熊猫街落成这天,连刚换好体的陈广阔都在傅睿裕的搀扶下坐上了观览车。

熊猫街是爹星的二次元主题街。

包括影院、二次元特色小店、相关工坊、设计工作室等等。

外围区域以动漫休闲体验为主。

影院是免费的,饮料吧里的饮料也是成本价,此外还有各种好吃又实惠的动漫美食、全息游戏舱、动漫品牌美容美妆店、COSPLAY服装店等。

这条街对外营业的小店就是给爹星的宅男们以及熊猫街的设计师们一个放松的场所。

而盈利点则放在了工作室的动漫影片制作、广告、虚拟偶像及游戏等等。

核心区则是各种小型设计、动漫工作室。每一个工作室都有单独的进出口。而且区分各种主题。

有森林主题的树屋式。

有吸血鬼主题的古堡式的、

还有希腊神殿式、

太空堡垒式、

神秘学主题的半空悬浮式、

海洋风的水族馆式、

野兽派的岩洞式、

还有学院风的考场式

........形形色色,五花八门。

不过,最漂亮的是一座带水池的花园式中式别墅。里面还建了爬满紫藤的长廊,以及葡萄架和秋千。

究竟谁能

爹星的空地够多,所以才能这样不计容积地奢侈设计。

“梧桐已栽,只等凤来。”庞丹看看建筑,感叹。

“没问题,第一批工作室已经入驻。到时候再搞个宣传片。”傅睿裕一副包在他身上的样子。庞丹跟他分析了二次元的收益,他才发现,自己以前搞什么建筑设计真是太辛苦了。

他曾经因为无聊设计出塞恩这款智能男友产品,现在想想,这款产品给他的纯利转换率已经超过了主营业务收入。

傅睿裕因此收购了几家颇有潜力的工作室,直接扔到爹星。

影院是免费的,饮料吧里的饮料也是成本价,食堂里提供跟学校一样公益价格的营养午餐。

车子一路行,设计师时不时地指着路边的建筑介绍。

途径一家中国风主题茶馆时,傅睿裕突然道:“停一下。”

“大家稍等。”

说着就拉着陈广阔进去。

“哎哎,你干什么呢?”陈广阔试图挣扎,却无奈还不能很适应新换上的身体。不得不被矮了大半个头的傅睿裕挟着走进茶馆。

“欢迎光临。”尽管有与真人无异的漂亮机器服务员妹子。

但陈广阔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人。

“小喵喵小姐?”

“你好,我是秦守兰。”秦店长伸出玉手与之一握。

体会到了手中的丝滑触感,陈广阔老脸一红,虽然嘴上花花,但他本质上上还是个未婚的纯情少男。

傅睿裕嘿嘿坏笑一声,把他往前一推:“秦店长,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看看,这家伙现在行动不便,就拜托你了。”

“无妨。”秦守兰微笑道。“我早就想听听陈先生的英勇事迹了。”

真人比星网上看,更有韵味些。

大概是原来都往可爱的方向装扮。

而如今,一袭旗袍加上素淡的妆容,将她本有的魅力展露无遗。

幸亏今天只是试运营,不然........

肯定会客满。

想想爹星的状态。

“哦,是。”瞧瞧陈广阔那样子,都快找不到北了。

傅睿裕出了店门,向庞丹他们挤挤眼睛。

早用精神力悄悄看八卦的庞丹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恩,看样子,陈二哥很快就能康复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