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她负责,这怎么可能?

她只是只需要解决生理的母狐狸,干嘛要往窝里带蹭吃蹭喝的?

真搞不懂,来一炮他们也不吃亏啊,怎么楞想着做她后宫呢?

妈的!这只狐狸还是青丘的三公子,他不要脸了吗?

小狐狸可怜巴巴,我见犹怜。江若食指大动,可就是……想到青丘她不好交代。

这……真倒霉,如果不是青楼的太丑,味道太浊,她也不至于找这么嫰的。

可嫩的有一个不好处,就要她负责。

负责个屁。

转眼,她都是一万岁的老狐狸了,还是个处。

江若不开心的趴着,在想要不要当个采花大盗,虎王家的儿子也不错。

学小龙女那样,给人蒙着眼睛,谁知道她是谁?

江若把人放了:“你走吧。”

小狐狸唧一声哭倒了,趴在地上:“你对人家动手动脚,人家不纯洁了。”

“……”

“你们狐狸有什么纯洁?”江若烦的想打人“滚滚滚!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

“可是……我爹说了,如果哪个女人瞎了绑走我,一定要把她大腿抱好,不然我这辈子都是只没人要的老狐狸。”

……

“滚!”

“不滚!”

“滚!”

“要不,我免费给你滚,你滚完后,觉得不错再说?”

这话怎么听都是陷阱,江若拒绝。

养过一个江城,她这辈子不会再养第二个人。

这狐狸洞好好的,她自己不安稳待了,干嘛要给别人做牛做马?

哼!快滚!

“嘤嘤嘤……”小狐狸趴在她脚下就不走了,江若想一脚踩死她。

最后,决定藏起来,然后,丢回他们家。

可是……

当她去抓老虎家的儿子时,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事情有点太顺利了。

以至于,把人绑了,她又放了。

后腿却被人扯住了:“爹,快出来啊,有人睡了你儿子不负责!”

洞里面的虎王和狐王,算了!

再看看各个种族的王,齐齐叹息,这千变万化的儿子都是同一个人,所以……

算了,不管了。

江若气急败坏的:“你特么给我松手!”

我碰都没碰,怎么就要负责了?这妖界长相清秀的都有毒吧。

“哇……还有没有天理啊,狐媚睡了男人不负责啊。人家虽然是老虎,但是一只千年纯洁的小老虎啊。伤了人家的处男心就走,哇……狐媚不是人啊!”

砰……他终于被一脚踹开了。江若穿好鞋:“我本来就不是人。”

啪叽……小处男一下子趴在地上,看着绝情的身影。

没事,咱斗志昂扬。

江若往狐狸洞走着,觉得今晚真是晦气!

可是,走着走着,突然脚下踢到了什么。

低头一看,男人!

眉清目秀,但是,一看就很冰冷。

很好,衣服布料也不错,这种男人最受不的浪荡女人。

江若变出一座青楼,把人丢进去,想了想,咬了咬牙。

如果不睡个男人,她八辈子都改不了专情的本性。

可狐狸每到季节,要熬过去那个惨!

关灯……

江若睡完就走了。

心里空荡荡的,得了,第三个男人!

她这心这下不会不安了吧。

回窝睡觉,却不见,男人清醒,看着地方,一挥手,假象破灭。

而他就是江城。

狐狸是他,老虎也是他,书生还是他。

一开始他也以为江若死了,毕竟,连仙界的气息也没了。

整个世界,她仿佛真的消失了。

可后来,亲眼见到女儿被石头压死又活过来,他问怎么回事。女儿说,这是基本的生命法则。

于是,他就知道,她一定没死。

一开始这只狐狸他没在意,可后来,修行太快让他不得不在意,再后来,发现她一些特性和江若完全一样。

而且,她没钱的时候卖丹药根本不遮遮掩掩。所以,要发现她是谁再简单不过。

再后来,她成年了……可是被自己算计的整整单身一万岁。

他以为她还会喜欢以前那种死缠烂打,谁知道……她真的只是需要打一炮而已。

根本不在意,那个男人是谁?这种认知很窒息。

江城守着,再一次她出来找男人,他就受伤晕倒在她面前,她却没管,直接走了!

江若已经不习惯一个男人睡两次,事出反常,必有妖。

于是……她找了个新的。

乡下一户穷苦人家,丢下一百两银子,打晕他们的儿子扛着走了。

江城看着这一幕气的咬牙,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是真的发现江若荤素不忌了。该死的!

气的他变成小狐狸就跳出去:“你这狐狸精勾搭了我还勾搭别人。哼!”

江若看了他一眼:“滚!”

“你是我的仙侣,别想我轻易把你放开。要想给我戴绿帽子,没门儿。”

江若就笑笑不说话,她已经玩弄过别人了。

这辈子她再专情,就是她活该!

江城却死死跟着,突然一声大喊:“有妖精抓男人了!”

“啊……我的儿子!”有一个婆婆突然大叫,江若脸色铁青把男人丢下走人。

江城把人还回去,交代众人,说狐狸精练功走火入魔,每隔几个月就需要童男来镇压。让百姓们一定要小心,别丢了性命。

瞬间所有男人惊恐。

江若服气,特别服气。

她就是走火入魔!动物发起情来,压制的久了,根本不是她自己能控制的。

气恼回去,江城追进去:“喂,不许再伤害人类,他呢承受不了你的妖气的。”

哼!江若化作原型瑟瑟发抖,她的所有规则都给了江城了,唯独生命没有。

可这不代表她就一定健康。压制不住本身与生俱来的天性就是后遗症。

江若蜷缩着身体,全身发寒,或许再过不了几回,她就要死了。

到时候投胎去哪里她也不知道了。

冰冷的身体瑟瑟发抖,江城抱起她:“你怎么了?”

江若不说话,脑袋昏昏沉沉。

等她醒来,修为下降了,头发也白了一些。

算了!

江若窝在狐狸窝懒得出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江城看着她身体变化很是不明白,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等江若死了,小狐狸的尸体也消失了。

等江城离开后,却不见,原地不动的出现一只刚出生的小狐狸。

她目光清冷,安静在窝里窝着。

等到成年,做了同样的事。而这次,她的结果依旧一样,死了。

江城这次待在原地,看着她死而复生,却没了记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